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 再送機緣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 再送機緣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殺!

混亂的洪荒大軍,齊聲嘶嚎,聽著族皇之令,湧撲南楚城牆,不理劍神和紅塵,一心隻想攻破那座雄關,而後踏平大楚,屠儘諸天生靈,以消心頭怒火,暴虐嗜血展露無遺。

戰!

諸天人的嘶吼,亦震顫九霄,拋頭顱灑熱血,已忘卻生死,死守南楚城牆,無數先輩,無數後輩,前仆後繼。

轟!砰!轟!

轟聲頓起,攻上城牆的洪荒人,如螞蟻那般,黑壓壓烏泱泱的,被殺滅一片,便又另一片攻上,諸天人亦如此,戰死一個,便又下一個補上,雙方皆戰到了發狂,要不死不休。

戰爭太慘烈,打的南楚城牆滿目瘡痍,城樓一座座的轟塌,崩飛的青磚瓦片、炸裂的法器碎渣,每一塊都染著生靈的血,一具具死軀,堆滿了城牆上下,真真正正的屍骨成山。

轟!砰!轟!

城牆大戰慘烈,洪荒大軍後方,已血霧洶湧。

那是紅塵與劍非道,兩人雖渺小如螻蟻,卻造了滔天陣勢,可怕的餘波,聚成了一層層寂滅光暈,無限蔓延八荒。

噗!噗!噗!

血花傲然綻放,寂滅光暈所過之處,不知多少洪荒人葬身,連普通準帝,都不敢貿然上前,也知巔峰準帝纔有資格。

可以得見,劍神之戰力,弱了紅塵一籌,他之巔峰劍之道,於紅塵眼中,真形同虛設,而紅塵之攻伐,雖眼見平淡無奇,卻崩天滅地,比帝道仙法還可怕,不止一次重創劍神。

這等畫麵,縱女聖體見了,也不由顰眉。

要說紅塵,並無霸道血脈,也無鬥戰意誌,就是一個渾渾噩噩之人,如此一尊行屍走肉,竟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葉辰,未來的你,是有多強大。”女聖體喃語。

此刻,無需葉辰告知辛,她也已猜出了秘辛,所謂的紅塵,便是未來的葉辰,所謂的六道,便是未來的紅塵,他二者,皆逆轉時空的人,之所以這般可怕,是因對無上大道的參悟,已超脫了世間,至少,他是淩駕在劍非道之上的。

她並不知,紅塵六道逆轉時空的緣由,但必牽扯萬古秘辛,而這個秘辛,必與小若曦有關,她也能猜出兩三分。

噗!

她輕喃時,劍非道喋血,被紅塵一指洞穿,還未等定**形,洪荒的準帝便到了,劍芒、刀影、掌印、殺陣漫天皆是,將其淹冇,強如諸天劍神,也險些被當場給圍殺了。

幸好,劍神底蘊足夠強,施了逆天遁法,登天而走。

紅塵不語,緊追不放,如影隨形。

洪荒準帝冷哼,自四方圍殺,雖不知紅塵與劍神,有何恩怨,亦不知紅塵與葉辰,又是是何關係,但卻知這尊渾噩的人,強大無匹,既是這般追殺劍神,洪荒自是求之不得。

劍非道神色淡漠,不與之硬抗,隻以玄奧遁法保身。

帝尊的徒兒,非說說那般簡單,坑人的絕技,也溜的一逼,把移天換地的神通,用的出神入化,坑了一尊尊洪荒準帝,連他都非紅塵對手,更遑論洪荒,基本皆是被紅塵秒殺。

說到紅塵,他心境是駭然的,絲毫不弱六道,若單打獨戰,在這個時代,也隻女聖體堪與之匹敵,而且勝負不知。

說話間,紅塵又到,一手遮天,掌印重如山嶽。

噗!

絢麗的血花爆裂,一尊洪荒準帝,瞬間被碾成血霧,肉身與元神同寂滅,到死都是鬱悶,都不知哪跟哪,就被秒了。

這都歸功於劍神,在紅塵掌印臨身的那一瞬,與其置換了空間,他雖遁走了,可那尊洪荒準帝,就隻被滅的下場了。

洪荒準帝震怒,無數準帝兵升空,封印了空間。

然,他們封不住劍非道,更封不住紅塵,如他兩人這級彆,冇有極道帝器,誰也封不住,再多準帝兵也枉然。

“道,莫強求。”南楚城牆上,正與洪荒準帝鬥戰的東凰太心,傳了縹緲話語,可見其靈澈的美目,滿是擔憂。

比起若曦,她更在意劍非道,而她之傳音,目的極為明顯,是要讓劍神,棄了若曦,不然,劍神很可能被滅,要知道,追殺劍非道的,可不隻是紅塵,還有成千上萬的洪荒準帝,這等可怕的陣容,縱他乃諸天的劍神,也難得善其身。

“無事。”劍神微笑,又如神芒,直插天宵。

紅塵如仙光,直追入虛無。

自我感覺良好的,乃洪荒準帝,呼啦啦一片,殺上去了幾千尊,總覺自己個戰力不弱,也想上去湊湊熱鬨。

彆說,這熱鬨湊的著實好。

之所以說好,是因大戰,真的很火熱,轟隆聲中,總見洪荒準帝喋血,自虛無墜落,還未著地,便化了飛灰,一尊接一尊,也不知是被滅的,還是自己撞上去的,死相極慘。

殺!

戰!

去看南楚城牆,雙方鬥戰纔是真的血腥,那是諸天的防禦戰,也是洪荒的攻堅戰,更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消耗戰。

比起北方戰火,南楚邊荒依舊平寂。

葉辰還在,盤坐如老僧,寶相莊嚴,有道之外相環繞其身,似隱若現,乃混沌的異象,萬物叢生,寂滅中輪迴。

羽化仙王也在,如雕像,靜靜佇立。

不知何時,仙王淡漠的眸,才閃爍了驚芒,眉宇微皺的盯著前方,那方空間扭曲,有一道人影走出,緩緩而來。

那是一女子,七彩仙衣聖潔,衣袂飄搖,如似畫中走出的人,通體縈繞仙霞,連一縷縷青絲,也染著神華,不是人間煙火,如夢似幻的美,雖在近前,卻恍似比夢境還遙遠。

她仙顏絕美,卻神色木訥,美眸雖靈澈,卻木訥空洞。

如她這等人,像極了一尊傀儡,毫無情感的行屍走肉。

“九天玄女。”仙王喃道,眉頭又皺,似認得正走來的女子,蓮步翩躚,神姿曼妙,可他記憶中,這女子早已葬滅。

仙王的眸,微眯成線了。

恍惚後,他堪破了端倪,那女子,的確是他記憶中的九天玄女,也的確已葬滅,之所以再現人間,是有人控製了她。

而那個人,便是誅仙劍。

可他,並未瞧見誅仙劍,不在九天玄女體內,該是以秘法控製,目的很明顯,要想讓九天玄女將他拖住,而它誅仙劍,則去誅滅葉辰,隻需滅了葉辰,這場大戰諸天便是敗了。

事實證明,他之猜測是對了。

伴著一縷清風拂來,九天玄女終是開攻了,一步踏碎淩霄,晶瑩玉手隔天拍來,掌心可有古老神紋,融有七彩的仙芒,乃誅仙劍加持的神秘力量,掌還未落,乾坤便已崩壞。

仙王不語,掌心演化道法,一掌推出。

兩掌碰撞,頓有轟鳴,那片蒼天登的炸滅,強如羽化仙王,竟也被打的後退半步,本就緊皺的眉頭,又多了一絲凝重,九天玄女有多少斤兩,他是知道的,活著時,遠非他對手,之所以這麼強,是誅仙劍加持了戰力,已淩駕在他之上。

葉辰雖在悟道中,卻能清晰望見。

如今的九天玄女,像極了當年的牧流清,被誅仙劍施法控製,若非造化神王和邪魔,那一戰,他與人王已被滅殺。

未及多想,他當即化出了聖戰法身。

“老大,安心悟道。”聖戰法身一聲鏗鏘,瞬間化出道劍,立身本尊一側,環看著四方,以防誅仙劍突的殺出。

轟!砰!轟!

蒼天上,羽化仙王與九天玄女已開戰,他二人該屬同時代,皆有蓋世風姿,出手皆帝道仙法,每次碰撞,皆天崩地塌,也得虧仙王早在葉辰身側刻下法陣,不然,必遭波及。

錚!

大戰正酣,突聞劍之錚鳴,乃該死的誅仙劍,自葉辰身後突的殺出,一劍貫長虹,劍尖縈著幽芒,直攻葉辰元神。

聖戰法身冷哼,瞬身而至,一劍斬翻了誅仙劍。

誅仙劍倒是溜,一擊未絕殺,瞬間消失,連法身都尋不出蹤跡,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而誅仙劍,便屬這類存在。

磅!磅!磅!

金屬碰撞聲,時而響起,誅仙劍詭異至極,總在悄無聲息下殺出,毫無征兆可言,而且,出手便是絕殺的大術。

其目標,還是悟道的葉辰。

法身頗是敬業,使命便是護道,每逢誅仙劍殺出,他都會在第一瞬間趕到,守護葉辰本尊,不計代價,一次次擊退。

為此,他也付出了代價,幾次被斬中,鮮血淌流。

“你,護不住他。”

縹緲的話語,響徹在虛無,忽東忽西,飄忽不定,形似女音,又如男音,不知是誰說,卻載著讓人無法抗拒的魔力。

下一瞬,誅仙劍又出。

此番,它竟化成了一道虛幻的倩影,七彩籠暮,能見其容顏,嘴角勾動著邪魅的笑,妖異的美眸,更具可怕魔力。

“楚楚萱?”聖戰法身看的一怔。

“楚你妹,那是障眼法。”悟道的葉辰,一聲冷哼。

錚!

葉辰話還未落,便見誅仙劍開攻,的確是障眼法,楚萱虛影已散,露的乃一柄七彩仙劍,一劍刺來,乃絕殺一擊。

噗!

法身避之不及,僅一瞬的恍惚,便被誅仙劍一劍刺穿。

“你他.媽的。”法身眸射寒芒,雙手緊攥誅仙劍,不讓其抽身而走,又調動了本尊本源,加持封禁之術,竟將誅天劍,封在了他體內,以此,來為本尊爭取寶貴的悟道時間。

但,他小看了誅仙劍,縱有聖體本源,也難封住。

破!

隨著冥冥中一聲輕叱,法身聖軀爆滅,頓然消散。

噗!

悟道的葉辰,一口現需噴出,按說法身被滅,並不波及本尊,奈何,斬法身的乃誅仙劍,卻有波及,那等傷,能從法身那,渡傳到本尊身上,怪隻怪,該死的誅仙劍太詭異。

這等千載難逢的機會,誅仙劍怎會錯過,一劍刺來,速度太快,快過驚芒,饒是葉辰,都來不及躲避,已被誅仙劍鎖定,連刻在四方的輪迴印記,也被隔絕,難施飛雷神。

“該死。”與九天玄女鬥戰的仙王,欲脫身救援。

可惜,九天玄女不讓,將其死死堵在了虛天。

錚!

誅仙劍的錚鳴刺耳,人聽了靈魂也會痛,這一劍太強。

葉辰聖軀巨顫,雙目凸顯,眼見誅仙劍劍尖,於眸中無限放大,閃著末日的幽光,還未被刺中,便覺元神真身要寂滅,一瞬,隻需一瞬,他便會被誅仙劍絕殺,身毀神滅。

然,就是這生死一瞬,他有了頓悟。

“生與死,有多遙遠。”

他心中這般問道,又驀的憶起了黃泉路的彼岸花,花是生,葉是死,花開無葉,有葉無花,花葉生生世世不相見。

或許,也曾有過那麼一瞬,花會見葉,生會見死。

而那一瞬,便是永恒。

而這一瞬,他捕捉到了,那份永恒,來自一念。

他之心境,頓的昇華。

一念間,他之混沌道中,開了彼岸花,一朵朵皆傲然綻放,一朵朵皆有花有葉,嫣紅似火,刻出了那一念永恒。

這一瞬,成了永恒的瞬間。

而刺來的誅仙劍,距他眉心僅隻一寸了,卻定在了那裡。

或者說,它這一劍,被定在了永恒中。

“生死的瞬間,一唸的永恒,時間法則?”帝荒是試探性道,望著誅仙劍定在那,他這大成聖體,都不免驚異了。

“如你所說。”冥帝猛猛吸了一口氣。

兩大至尊的眸中,何止是欣慰,皆已成駭然,時間的法則,何其玄奧,一尊大成聖體,一尊大帝,都未曾觸及過。

偏偏,一個小小大聖,竟在那一瞬,悟出了一唸的永恒。

“當真逆天了。”帝荒喃喃道。

“比第一世的他,悟性更高。”帝荒唏噓嘖舌,已有些懷疑人生,悟了輪迴法則還不算,又多時間法則,那個小聖體,走的真不是尋常的道,混沌道中,飽含的皆逆天法則。

磅!

兩至尊震驚時,誅仙劍翻飛了出去。

同一時間,葉辰也起了身,混沌大界中,一朵朵嫣紅的彼岸花,閃爍著火紅的光,給界中的萬物,賦予了生靈。

嗡!嗡!

百丈外,誅仙劍嗡動,它的顫動中,夾雜著憤怒,也多了一抹茫然,連它都不知,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同樣疑惑的,還有與九天玄女鬥戰的羽化仙王,本以為葉辰會被絕殺,誰曾想,竟出現這等詭異畫麵,至強級巔峰準帝,眼界何等毒辣,也未看出那一瞬間,究竟出了什麼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