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五百章 謎底

萬界神主 第兩千五百章 謎底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小竹林的夜,沐浴著星輝,甚是祥和。

眾準帝已走,竹林中僅剩四人,一為帝荒、一為葉辰、一為伏羲。

至於第四,也是個人,嗯...也就是地老了。

小竹林靜的可怕,恍似時間都凝固,無論帝荒亦或葉辰,都盯著地老,直盯得人家渾身發毛,頗有當場開遁的架勢,主要是帝荒威勢太強,任何一個眼神兒,都頗具威懾力。

不止他倆盯著,天界的道祖、地府的冥帝,也都挑了眉。

人王留下葉辰,他們理解,帝尊的輪迴身嘛!誰不在他都得在,但留下這位,就看不怎麼明白了。

帝荒不語,自地老那收了眸,隻看人王。

“天荒,乃指地名;地老,所指人名;彼岸花開,便是異象。”人王悠悠道,寥寥一語,道出了八字謎題。

此話一出,整個世界都靜了。

去看三大至尊,神情那叫一個精彩。

好一個天荒地老,彼岸花開,八字的謎語,困擾了他們十幾年,至今未解開,本以為帝尊留下的謎題,會很深奧,誰曾想,謎底就特麼在謎麵上,是他們,想的太複雜。

良久,才見冥帝和道祖笑著搖頭。

良久,帝荒也唏噓,無需人王再解釋,他已懂了。

所謂天荒,無人比他更清楚,乃月殤證道之地,亦是他當年獨戰五帝的地方,那片浩瀚星空,無限瀕臨宇宙邊荒。

所謂地老,很明顯,便是麵前這位:天玄門的地老。

所謂彼岸花開,不用說,便是指葉辰了,帝尊的第九世輪迴,也隻他的一念永恒,才能見彼岸花開之異象。

天荒、地老、彼岸花開,三者缺一不可。

“帝尊,你果是通天徹地。”

三大至尊,心境大起波瀾,暗道仙武帝尊的可怕,竟能在萬年之前,算到萬年之後,一個謎題,便是一個局,時隔萬年,才真正解開,連葉辰頓悟一念永恒,都在他預料中。

這等奪天造化之能,他三人,無人能做到。

也便是說,在萬年之前,帝尊便已設下禁製,在天荒、有地老、見彼岸花開,太古洪荒入口既現。

“啥意思。”

“啥意思。”

經久的寧靜,終是因葉辰與地老一語被打破,真真異口同聲,八字謎語雖解了,可這謎底寓意,他二人卻不懂。

“謎底便是太古洪荒入口。”人王淡道。

葉辰與地老齊齊愣了,各自對視一眼,難以置信。

“這地老,是指我?”地老試探性道。

“你說呢?”人王拎出了酒壺。

“這...這也太隨意了。”地老嘴角直扯。

人王不由笑了,“一萬年了,你都不知,你體內有帝尊之烙印?”

地老聞之,麻溜起了身,忙慌內視體內。

然,啥也冇找著。

“帝尊之烙印,若被你輕易尋出,豈不是很冇麵子。”人王瞥了一眼,繼續喝酒,“待到天荒,待見彼岸花開,烙印自現。”

比起地老,葉辰之神情,就深邃很多了,眉宇緊皺。

“那年之契約,乃記憶契約。”帝荒話語悠悠。

“晚輩早該想到。”葉辰喃道。

一個記憶契約,使他明白了太多事,如他當年沉睡說夢話,必因契約所致,還有紅塵與六道說夢話,也便解釋的通了,必也遭了波及,至於帝荒,該是觸犯了眸中記憶禁製。

這些他懂了,可八字謎語他卻不懂。

“八字謎語,便得自你之記憶,準確說,乃你第一世記憶。”帝荒又道,笑的搖頭,“但也僅隻這八個字。”

“先輩知我第一世?”葉辰下意識起身。

“仙武帝尊。”帝荒未再隱瞞,“你乃他第九世輪迴。”

“這....。”葉辰頓的懵了。

一個秘辛,真如晴天霹靂,劈的他頭腦眩暈。

這個訊息,太過震撼。

一瞬,他又懂了許多事。

難怪他與帝尊,生的一模一樣;難怪他在千年大楚,未看到第一世,帝斷萬古,能隔絕一切;難怪劍神、酒劍仙和眾神將,看他的眼神兒都怪怪的;也難怪女聖體篤定他知道太古洪荒入口,最後一尊進太古洪荒的帝,不知道纔怪。

如今得知秘辛,這一切,都不再是偶然。

他甚至懷疑,他昔年得仙火,也是冥冥中註定的。

一側,地老呆若木雞,比葉辰更懵,早知葉辰與帝尊關係匪淺,誰曾想,有如此可怕的背景,竟是帝的輪迴身。

比起他倆,人王就淡定了,好似早就知曉。

小竹林依舊寧靜,帝荒沉默,人王亦不言語,秘辛揭開了,總要給葉辰震驚的時間,還有地老那貨,一波還未反應過來,又來一個更震驚的,都不知帝尊是啥時種的烙印。

的確,他倆需反應一會兒。

特彆會葉辰,睿智如他,腦袋都一團漿糊,與帝扯上關係不奇怪,吊炸天的是,他就是帝,準確說,乃的輪迴身,在萬年之前,曾統禦萬靈,曾無敵寰宇,曾淩駕大道最巔峰。

再瞅瞅現在,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一大帝一準帝,天地之隔,第一世的一絲氣息,就足能碾死他八百回。

“得知此秘辛,是否覺得,自個造孽太多了。”人王揣起了手,樂嗬嗬的看著葉辰,那笑容,怎一個猥瑣了得。

這話,葉大少自聽得懂,狠狠揉起了眉心。

何止造孽,那是遭了大孽啊!他乃帝尊輪迴身,這般算起來,東凰太心和瑤池仙母皆他的兒媳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嘛!他倒好,懷中揣著的珍藏版中,有不少都是她倆的。

他該很慶幸,未去偷窺帝萱,不然,那才真的喪儘天良。

“他既是帝尊輪迴,那能否恢複第一世。”地老是反應過來了,瞅了瞅帝荒,又看了看人王,期望確定答案。

“理論上來講,可以的。”人王說道,“若他能再成帝,若能悟透輪迴,便可九世合一,屆時,他便是帝尊,帝尊便是他,不過,自古無聖體成帝之先例,這條路,不太好走,除非,棄了聖體血脈,化儘聖道元神,一切,從零開始。”

說著,人王還瞥了一眼葉辰。

葉辰收思緒,狠吸了一口氣,“紫萱曾言,這時代有帝道變故,帝都能開血繼限界,聖體為何不能打破萬古禁忌。”

“看好你。”人王伸手,豎了大拇指,而後手又揣了起來。

帝荒則微笑,無論葉辰與仙武帝尊何等關係,他都無條件相信,相信葉辰做的到,這個小聖體,締造了太多神話。

地老之神情,就頗有考究了,不知為何,總有一種要抱大腿的衝動,帝的輪迴身,可不是鬨著玩兒的,這若一不留神兒,是會成帝的,兩世為帝,這在諸天,絕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成帝!

葉辰的喃語,隻他自己知,寥寥二字,彷彿比生死還縹緲,縱他成準帝,依是這等感覺,他想象不到,他的第一世,是何等的人傑,能逆天證道成帝者,又是何等的功偉。

這一瞬,他會多一份執念,成帝的執念,既要證道,那便證道,修士的路,他要走到儘頭,要打破聖體不能成帝的禁忌。

夜,逐漸深了,帝荒走了,留了一道化身,是為護佑地老,這個節骨眼兒上,地老可不能出岔子,一切隻等紅顏渡過大聖劫,便起身去天荒,謎底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地老那個樂嗬啊!走路時,腰板兒都不由挺直了一分,多少年了,終於揚眉吐氣一次了,帝荒化身守護,何等榮幸。

人王也起了身,臨走前,還拍了拍葉辰,語重心長。

至於葉大少,還在眩暈中,久久都未平靜。

不知何時,才見有人進竹林,神將、皇者、劍神等人都來了,眸中刻著疑惑,看樣子,未能從地老那,套出有用的秘辛,非地老守口如瓶,是因帝荒,給他種下了禁製。

“若整冇用的,是要捱揍的。”聖尊坐下了,還不忘恐嚇一番,等了大半夜了,你得說點兒啥,可不能白等了。

葉辰不語,掃了一圈,目光定在了帝萱身上,默默看著。

帝尊的妹妹,便也是他的妹妹,該是那個時代,帝尊唯一的至親,此番看來,她不止生的美,還越發的親切了。

帝萱黛眉微顰,被看的渾身不自然,總覺葉辰今夜的眼神兒,有些不一樣,在某個瞬間,還讓她有些心神恍惚。

待轉眼看東凰太心和瑤池仙母時,那眼神兒,就多了一種名為慈祥的神情了,就像看自家的孫女兒,咋看都是可愛的。

東凰太心黛眉微挑,瑤池仙母俏眉微顰,這特麼什麼眼神兒。

葉辰依舊未說話,緩緩起了身,輕甩了衣袖,朝竹林外走去,正經不過三秒鐘,又恢複原來的尿性,那腰板兒,賊是筆直,那六親不認的步伐,也賊霸氣側漏,逼格已是漸入佳境。

冇辦法,帝尊的第九世輪迴,底氣不是一般的足。

眾準帝亦未言語,一窩蜂的全跟上去了,一句話不說還想走?

事實上,葉大少真走了,方出竹林便冇影兒了,飛雷神訣奪天造化,早在進天玄門之前,便已可好了印記,省的一言不合又捱揍,提前留了後路,捱打挨習慣了,人都聰明瞭。

大半夜的,一眾準帝臉色漆黑,真就讓那貨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