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五百八十八章 火樹銀花

萬界神主 第兩千五百八十八章 火樹銀花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神子出關了?”聽聞話語,太多弟子仰首。

“看吧!那妖孽按耐不住了。”眾華山真傳弟子揣著手道,皆屹立山峰,眺望封天台,眸光雪亮,有大戲看了。

“意料之中。”不少長老捋了鬍鬚,對華山神子挑戰葉辰,絲毫不意外,葉辰未來華山之前,華山神子乃華山最驚豔的弟子,冇有之一,如今,突的冒出一個石頭精,將他風頭搶了個精光,能服氣纔怪,這一戰,自開始便無可避免。

“能一指彈飛華陽,不知對上神子有幾分勝算。”

“神子不比第一真傳,可不是一根手指,就能解決的。”

“多事之秋,大事不斷哪!這一戰,必然驚豔。”

清晨的華山,本該寧靜祥和,因這場戰約,惹的軒然大波,各個山頭都在議論,每一條山間小道,也都有人影,多已聚向封天台,會有一場美妙絕倫的大戰,豈有不看不理。

“他家的神子,不地道啊!”

赤焰峰上,太白金星撇了撇嘴,自是見過華山神子的,在這散仙界雖為聖人修為,實則,乃是一尊被壓製修為的準帝,這般挑戰一個新晉的小聖人,明擺的欺負人哪!

“誰勝誰敗,未數可知。”

比起太白,太乙之神情就頗多深意了,更瞭解葉辰,對道的參悟極高,此番來華山,聽的儘是他之傳說,道經認主、帝蘊分離、一日破四境、一爐出八丹,締造的可都是神話,先前能一指彈飛華山第一真傳,其戰力絕對不是蓋的。

葉辰已放下刻刀,一步步扶搖直上,直奔一方。

看其背影,已是逼格漸滿,在壓製修為的下界,他無懼任何人,縱被壓製到聖人的是大帝,他也照打不誤,彈一閃不好使,那便試試他的大摔碑手,一掌給你送到九霄雲外。

“小石頭,走錯了方向了,封天台在那邊。”下方有弟子呼喚,遙指了一方,把某人的逼格,整的一塌糊塗。

葉辰一聲乾咳,一個急轉彎,變了方向。

“快快快。”弟子們前呼後擁,一片接一片,朝封天台而去,連諸多的長老,也都揣著手過去了,要做忠實的看客。

“哪能少了俺們。”太乙太白捋著鬍鬚,懷揣著道經過去了,比起悟道,看熱鬨纔跟重要,華山的熱鬨最好看。

“以神子之心性,定不服他。”乾坤峰上,華山仙子輕語道,未去封天台,以她眼界,站著山巔便望得見。

“叫他吃些苦頭也好。”

華山真人淡道,倒是清閒,在悠悠的煮茶,無需去看,便知神子非葉辰對手,能一指彈飛華陽,葉辰做得到,神子卻做不到,這一點,便是極好的證明,何需開打,已分勝負。

封天台,已人山人海,四方皆聚滿了人影,山頭和雲端,也皆人應烏泱,有弟子亦有長老,已擺好了看戲姿態。

此台,並非所有人都有資格上,能上此戰台者,起碼的真傳弟子級彆,而普通弟子切磋鬥戰,都是去風雲台。

台上,一道紫衣身影翩然而立,微閉著雙眸,倒揹著雙手,道袍飄搖,黑髮如瀑,一絲絲一縷縷,皆染著光輝,通體籠暮仙光,映的他如一尊神明,伴著古老異象的神明。

他,便是華山的神子了,同一代中,他在散仙界,乃至整個天界,都能排的上名號,乃華山內定的下一任掌教。

然,葉辰的出現,卻打破了這個規則,下一任掌教已是個未知數,華山真人的一係列舉動,便已昭示了一切。

“比當年,更可怕。”真傳弟子唏噓,滿眸皆忌憚,能讓他們這般的,也僅神子神女了,連第一真傳華陽也不例外。

“能一指將你彈飛,我倒不信。”華山神女也在,輕語聲清靈,生的容顏絕世,神姿曼妙,如九霄仙子,聖潔無暇。

她這一話,乃是對華陽說,華山弟子中,論戰力,華山弟子排第一,她排第二,身為第一真傳的華陽,便排第三,一個新晉的小聖人,一指彈飛第一真傳,她如何敢信。

“未與他真正戰過,便不會知道他有多可怕。”華陽一笑,輸得起也看得開,提起葉辰的名,眸中還多了一抹敬畏。

華山神女俏眉微挑,能清晰望見華陽眸中的敬畏,她還是第一次見華陽,露出這等神色,縱在神子和神女麵前,也從未有過這等敬畏,這讓她對葉辰,又提了一抹興趣,究竟是何方神聖,竟能將她華山的第一真傳,嚇成這樣。

“道經認主、帝蘊分離、一日破四境、一爐出八丹,他可不是一般的妖孽。”一個女真傳弟子意味深長道。

“那真得見識一番了。”華山神女笑道,幾年的閉關,出關之後,真驚喜不斷,整個華山,都在傳說小石頭精,她自是震驚的,隻因葉辰所做之事,華山從未有人做到過。

“來了。”華陽驀然一語,深吸了一口氣,眸子深邃了一分,也響亮了一分,他等這一日,也等了很久了。

萬眾矚目下,葉辰踏天而來,落在了封天台上,氣蘊渾然天成,不見修士氣息,如若凡人,道經雖不在他這,但卻有大道天音響徹,那是他自身的道,能見道則似隱若現。

“果是不凡。”華山神女喃喃,並非被葉辰氣勢懾到,而是被他之道蘊驚到了,那小石頭對道的參悟,已淩駕她之上,一個新晉的聖人,能有此成就,不震驚都難。

“等你很久了。”華山身子淡道,豁的開了眸。

登時,便見兩道恍若實質的神芒,自他眸中迸射而出,洞穿了空間,神眸演儘了道蘊,肆無忌憚的窺看著葉辰。

三年的閉關,他對道的參悟,更上一層,自認整個華山弟子,都非他之對手,也自認下一任華山掌教,非他莫屬。

然,他的出關,卻被一個個傳說所淹冇。

一個名為葉辰的小石精頭,道經認他為主、分離了帝道神蘊、一日破四境、一爐出八丹,一個個神話,將其推上了最巔峰,華山掌教極為器重,賞了令牌與山峰,給了珍寶與神鐵,這般的厚待,目的昭然若揭,要傳他華山的衣缽。

這等事,他怎會服氣。

他乃華山神子,華山史上最驚豔的神子,無人能蓋過他的光輝,又如何能忍一個小石頭精,淩駕他之上。

所以,纔有了今日這場戰約。

他會當著整個華山的麵,戰敗葉辰,以向華山掌教、華山眾首座、華山長老會昭告,他纔是下一任掌門的最佳人選。

他之眸光犀利,可對麵的葉辰,眼神兒就頗奇怪了。

“竟是紫府仙體。”

葉辰輕喃,語氣詫異,看的出華山神子血脈,乃逆天的仙體,他諸天也有一尊,但卻是年輕一代,未曾想,天界竟也有紫府仙體,而且,還是華山的神子,難怪這般囂張。

對麵,華山神子已抬手,豎起了三根手指,寓意很明顯:三招之內打敗你。

見他豎手指,在場的弟子與長老,感覺都怪怪的,尤屬第一真傳華陽,頗是尷尬的說,當日,他挑戰葉辰時,也曾豎起手指,而且比華山神子更尿性,豎起的是一根。

而後,小石頭就教了他做人,一個彈一閃,霸天絕地。

如今,華山神子豎起三根手指,下場多半一樣。

再看葉辰,就淡定從容了,與華陽鬥戰不同的是,他並未豎起手指,並非無自信在三招打敗華山神子,而是不想太招搖,先前之事,已夠招搖了,還是低調些好,未到透露真正實力的時候,他自有他的算計,一切皆為去天庭做準備。

華山神子嘴角微翹,未曾攻伐,隻見他仙軀一震。

旋即,便見整個封天台,便也隨之一顫,戰台裂開,有一棵棵小嫩芽拔土而出,火息縈繞,以肉眼可見之速度,生出了樹乾與枝葉,一朵朵銀色的花朵,繞著仙輝,傲然綻放。

世人矚目下,戰台長滿了參天古木,真真的火樹銀花。

觀戰者眸光璀璨,分明未見華山神子結印,亦未見他施神通,竟是勾勒出了,這麼一副美妙的畫麵,若換做他們,決然做不到,華陽他們也一樣,這便是真傳與神子的差距。

但,那並非一般的樹,是陣法亦是異象,有封禁與化滅之力,華山神子的道便是陣腳與意境,道困肉身,意化元神。

“三年閉關,你果是未虛度。”華山神女笑了,自知這神通的可怕,昔年封天台上,她便在此仙法中,吃了大虧。

“好玄奧的道。”太白金星不免唏噓。

“時隔三年,又見神子顯火樹銀花。”弟子們的眸,熠熠生輝,已有不少人去了記憶晶石,刻印此等景象。

“小石頭該如何應對。”長老們捋了鬍鬚,望向葉辰。

葉辰儼然而立,淡定悠然,已覺有兩股力量,封禁了他肉身與元神,若是一般的聖人,必難擋這神通,會被極儘化滅,華山的神子,果是有幾分道行,放在諸天也是一頭人才。

可惜,他並非一般的聖人。

“好一個火樹銀花。”

葉辰一笑,並未動彈,亦未見他結印,隻心念一動。

登時,乾坤共顫,一朵朵火紅的彼岸花,綻了嫣紅的花瓣,有花亦有葉,開滿了封天台,每一朵都是他的道。

“那是...彼岸花?”弟子們驚異,未親眼見過真正的彼岸花,隻在古卷中看過記載,相傳,那等嬌豔的火,隻長在黃泉路上,有花不見葉,有葉不見花,生生世世都錯過。

“好美的花。”不止女弟子,連女長老們,也都看的美眸迷離,彼岸花生的太嬌豔,暗淡了世間芳華。

“這小石頭,見過彼岸花?”暗中關注的華山仙子,俏眉微顰了,也被嫣紅的花驚豔了,她也隻聽過,也未曾見過。

此刻,連煮茶的華山真人,都不由側目看來,很顯然,葉辰是見過真正的彼岸花的,不然,又怎能演出此等異象。

華山神子微眯了雙眸,葉辰的彼岸花,竟比他的火樹銀花,還更玄奧,自帶一種極為神秘的魔力,無法抗拒。

浩大的戰台,因彼岸花,又添一抹絢麗,勾勒出的美妙畫麵,如夢又似幻,是花與樹的對抗,亦是道與道的爭雄。

果然,華山神子的火樹銀花敗了,銀色的花朵,一朵朵的凋零;一棵棵火樹,一顆顆的枯萎了下去,道蘊湮滅殆儘。

整個戰台,也隻彼岸花,還在綻開花朵,似真又似幻。

“小看你了。”華山神子一聲冷哼,瞬身消失,再不秀技能,親身攻伐,再現身,已是葉辰身前,掌刀淩天而下。

葉辰不語,一個側身躲過,翻手一掌拍向華山神子,未全力對敵,速度稍慢一分,賣了一個破綻給對方。

有破綻,華山神子哪能放過,遁身避過,一指給葉辰身上,戳出了一個血洞,看樣子,還想再拍葉辰一掌。

尷尬的是,葉辰的拳頭更硬,捱了一指,自會還回去,一拳轟的華山神子肩骨炸裂,不想太招搖,不代表不揍你。

一擊對抗,各有勝負,許是速度要快,眼界低的弟子,都未看清的,隻長老們眼光毒辣,看的眸子鋥光瓦亮。

“兩招了。”地元真人揣著手道,

兩招了,他知道,華山神子自也知,臉色多了一抹凶狠,真小看了葉辰,不止破了火樹銀花,連這身法,也極為詭異。

未及多想,一縷紫色的仙氣飛出,纏繞了其身。

乃紫府仙體的紫府仙氣,亦為先天道氣,極其的霸道,連連荒古聖體的聖軀,都能切開的,不是一般的可怕。

“這就動紫府仙氣了?”太白金星挑了眉。

“說的三招,若是做不到,多丟麵子。”太乙啃了一口靈果,對華山神子之舉動,頗為不齒,你特麼真好意思?

有啥不好意思的。

這,絕對是華山神子的回答,為了在三招之內打敗小石頭,已不顧什麼臉皮了,動紫府仙氣,冇理由打不敗葉辰。

霎時間,紫府仙氣飛出,化了一片紫色仙海,吞天滅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