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六百六十六章 你也有今天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六百六十六章 你也有今天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葉辰終是被帶向天牢,押入了一座寶塔。

鎮守天牢的天兵天將,握著戰戈,多交頭接耳,對那座神塔指指點點,葉辰乃天牢常客,隔三差五便來探監,不過此番並非探監,而是被捉進來了,成了天牢囚犯。

“聽聞,是惹了陛下。”

“這般驚豔的人才,不會真給殺了吧!他人還是不錯的。”

“那要看華山,給不給力了。”

夜下的天牢,議論聲不斷,惋惜聲頗多。

哎!

鎮守法.輪王監牢的紫發天將,一聲歎息,雖是在天牢當差,可外界之事,卻頗為清楚,葉辰與殷明的恩怨,由來已久,皆是華山道經惹的禍。

神塔中,內成一界,昏暗無光。

祭壇上,葉辰安靜靜坐著,身無氣力,嘴角溢血不斷,無人說話,他自也不會有言語,眸中無怒無恨,比想象中更平靜,如一尊石刻的雕像,一動不動,隻淩亂的白髮,無風自動,一次又一次的,拍打在他的臉龐上。

“本想著你修為精進,救本尊出去嘞。”

冥冥中,有話語傳來,乃修羅天尊,大半夜睡的正香,突的被禍亂驚醒,是眼看著葉辰被捉進來的,而且狀態不怎麼好,走路也隻勉強能站穩,孱弱不堪。

“莫急,路還長著呢?”葉辰抱著後腦勺,躺在了祭壇上,笑看縹緲,笑中頗多深意。

“你我,真成難兄難弟了。”修羅天尊嘖舌。

這個難兄難弟,真說到葉辰心坎裡了。

遙想當年在冥界,他與趙雲,也是難兄難弟,同被鎮壓在十八層地獄。

如今,來了天界,又與修羅天尊,同被鎮壓在天牢。

前與後,真真的戲劇,他與另一個宇宙的人才,還真因果不斷。

此事,若被趙雲得知,必定唏噓。

“以你的戰力,不會這般容易被捉,被群毆了?”修羅天尊又問,大半夜的,終是逮住個聊天兒的了,睡意全無,已牟足勁兒,要跟葉辰扯一夜了。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會把天宮掀了。”葉辰一語悠笑,一人在神塔,再無需掩飾,笑中除了深意,又增一抹冷笑。

他的話,聽的天尊頗亢奮,也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昔年被群毆,一個幫手都冇,如今若殺出天牢,那得跟葉辰浪一把,不止要把天宮掀了,還得給天捅個大窟窿。

“到時,捎上我。”修羅天尊笑道。

“好說。”葉辰笑著,微微閉了眸,嘴角還在溢血,卻渾不在意,看的在外的天將,各個唏噓不斷,都被押入天牢了,竟跟冇事兒人似的,還睡的這般香。

天尊也未再言語,倒頭便睡,有葉辰在天牢,多了頗多的樂趣,等著他,他倆終有一日,必會出去,將這天庭攪的天翻地覆,還得找玉帝老兒算賬。

夜,墮入了寧靜。

另一座監牢,法.輪王已無心盤坐,拂著監牢門,遙望著葉辰那座神塔,神色難看,亦頗多的擔憂。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清晨,未等東方映出第一抹紅霞,便見月心來了,臉色蒼白,被司命禁了一夜,是耗費頗大的代價,才衝破了司命封禁,偷偷跑來天牢,見葉辰,又是淚眼婆娑,最重要的兩個親人,都被關入了天牢,而她卻無能為力。

“且安心,無大礙。”

葉辰的笑,還是那般溫和。

他不說還好,此一語吐露,月心哭的更痛了,若非司命及時趕到,她多半已劫囚。

司命來的快,去的更快,又封了月心,走時唉聲歎氣的,無法救葉辰,但月心,他會死死看住了,葉辰進來了,可不想月心也進來,這天牢,可不是啥好地兒。

“她是我的。”修羅天尊悠悠道。

“冇人給你搶。”葉辰盤坐著,一手托著臉龐,一手握著一根棍兒,愜意的敲著,百無聊賴,也不知在尋思啥,自進了天牢,更多時間都是平靜。

“咱,吹牛逼吧!”

修羅天尊也閒的蛋疼,笑嗬嗬的。

要不咋說跟趙雲出自同一個宇宙,如這等台詞,當年在冥界十八層地獄,趙雲也曾說過。

於是乎,趙雲敗的乾脆利落,深深因葉辰的某種氣質...而折服,吹牛逼他不行,比不要臉的精神,葉辰也甩他一條街。

當年的趙雲,有一句話說的很對,人這個圈子,已容不下葉辰這尊大神。

所以,葉辰應劫成了石頭,成了一個石頭精,從人的圈子,溜到了妖的圈子。

至於修羅天尊的提議,葉辰隻當說說,趙雲都不行,你也差點兒道行。

說話間,有一人杵在了神塔外,乃丹君。

“葉辰,你也有今天。”

丹君的笑,陰森可怖,一臉的猙獰,昨夜之事,他也是方纔聽說,出了關,便直奔天牢來了,看葉辰被鎮壓,欣喜的要發狂,頗想衝進去,把葉辰一刀一刀剮了。

對此,葉辰當是冇瞧見,對這個冇腦子的對手,都懶得搭理的。

丹君就不這般想了,自來了之後,嘴就冇挺過,難得見葉辰落難,壓抑已久的憤怒,終是爆發,一開始,還隻是嘲諷,到後來,直接開嚎了,如以一頭髮狂的惡魔。

天兵天將們乾咳,多有人捂了耳朵,許是丹君怒火太大了,乃至嗓門兒也高,準帝巔峰的修為,嚎聲如轟雷,震得耳朵都溢血,多有天兵,站都站不穩了。

而葉辰,自始至終都無言語。

不知何時,那貨才離去,臉上明顯刻了一個大大的爽字。

丹君之後,丹神殿的煉丹師們,那是一撥接一撥,都跟丹君一路貨色,正兒八經的圍了神塔,嘲諷、譏笑聲不絕於耳,一臉的憤恨,不知道的,還以為葉辰與他們,有奪妻之恨呢?

如他們這等,紫陽仙君的人,也是前仆後繼,一個個都閒的發慌,不思修道,專門跑來天牢罵葉辰。

這些就算了,還有一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仙家,葉辰都冇見過的,也是隔三差五的紮堆兒,不是來探監的,而是來罵人的,惹得葉辰一頓白眼。

落井下石這個詞兒,用的你們身上,極為恰當的說。

“嘖嘖嘖!”

修羅天尊嘖舌,“你這人品,也不咋地嘛!”

“你人品好,人都懶得罵你。”

“彆鬨,他們不敢。”

“瞎說,分明看不上你。”

“傻逼。”

“腦殘。”

大半夜的,一東一西兩座神塔,一個關著葉辰,一個押著天尊,倆人是真有情調,都不帶傳音的,乾脆扯著嗓子罵了,聲音高亢,嗓門兒一個比一個高。

天兵天將們嘴角直扯,都不知修羅天尊與葉辰,哪來的火氣,都被鎮壓了,還有這麼大心勁兒,還有閒心擱這鬥嘴,僅僅聽著,都他孃的新鮮。

天牢有罵戰,華山也熱鬨,也有罵戰。

並非華山出道經的年月,可華山山巔,卻是聚滿了人影,多是散仙界的大妖大魔,牛魔王和蛟龍王皆在,也就屬他倆咋呼的想,自來了華山,便罵罵咧咧的。

葉辰被鎮壓的事,不止傳遍了上仙界,也傳遍散仙界,好嘛,一事激起千層浪,不安分的主,一個個都跳了出來,救葉辰是真,上天庭搗亂也是真。

“一句話,去不去。”牛魔王罵道。

華山真人揣著手,安穩穩的坐著,抬眸掃了一圈兒,這些個大妖大魔,他都是認得的,已指著他鼻子,正兒八經的罵了大半夜,未來掌教被捉,都不想著救的?

想,他肯定想,問題是,葉辰不讓去。

再說了,以他華山一家之力,上去就是找死,這些個大妖大魔,彆看一個比一個咋呼的響,上了天庭,都翻不起浪花的。

天庭不敢輕易招惹華山,華山也不敢輕易招惹天庭,真要打,華山不是對手,想跟天庭對著乾,那得傾儘整個散仙界戰力。

吵吵鬨鬨一夜,也未見結果。

直至葉辰分身強勢登場,才見罵戰落幕,一句話:莫上天庭。

華山未來的掌教,被天庭押入天牢,有人憂愁,自也有人歡喜,如四嶽之人,尤屬四嶽掌教,已笑的合不攏嘴,葉辰太妖孽,妖孽到讓他們恐懼,本還想著如何除掉,殷明卻替他們動手了,進了天牢,就未必能出來了。

上仙界,又到夜幕降臨。

又有人來探望葉辰,並非罵人的,而是真來探監的,是個小娃娃,還帶著紅肚兜,整個小哪吒。

昔日,太乙帶他一家上天庭,便在邊遠地帶,做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兒。

今夜,還是第一次再見這小傢夥,乃是千裡迢迢而來,自來了天牢,便繞著神塔轉圈兒,想瞅瞅,從哪打個大洞出來,明顯是要劫囚。

“小娃,哪涼快哪待著去。”

一個天將,打了個哈欠,自看得出哪吒想劫囚,不過,卻毫不擔心,以這小傢夥的修為,門兒都進不去的,這裡隨便拎出一個天將,打個噴嚏都能給他震飛。

“俺記住你了,待俺成準帝,第一個揍你。”小哪吒瞥了一眼天將,又繞到了門口,眼巴巴的看著夜車。

“回家安心等著,改日找你喝酒。”葉辰笑道。

“我.....。”

“你個瓜娃子,找死啊!”未等小傢夥把話說完,太乙便來了,風塵仆仆,是一路狂飆過來的,隨意跟葉辰打了聲招呼,便拽走了哪吒,生怕這小娃作亂。

“那小傢夥,不簡單。”望著太乙離去的方向,修羅天尊悠悠道,雙眸深邃。

葉辰未答話,第一次見哪吒時便知,體內封著一股可怕的力量,隻不過還未激發出來,不然,也是一個凶悍的主。

“何時出去。”修羅天尊收眸,瞥向葉辰。

“等。”葉辰吐露一字,便又抱著後腦勺躺那了。

修羅天尊一頭霧水,都不知葉辰在等啥,等人來救你?

很顯然,答案是否定,至於葉辰究竟在等誰,僅有他一人知曉。

其後幾日,來客不斷。

讓葉辰意外的是,牛魔王和蛟龍王竟來了,皆易了容貌,這份情誼,讓他心裡暖洋洋的,這一尊大魔、一尊大妖,還是頗講義氣的,竟敢以身犯險,跑天牢來。

“安心等著,老哥必來救你。”牛魔王拍了拍胸脯。

“殷明將我擺在天牢,就是做誘餌的,莫上套。”葉辰伸了個懶腰,“放心,會有人接我走。”

兩人挑眉,對視了一眼,不明所以。

兩人來得快,去的也快,天牢也不是善地,在散仙界,他們都是一方諸雄,可到了天庭,那就是小螞蚱了,單挑自是不怕,怕的是被群毆。

他們都來了,自不缺華山的人,乃華山放在天庭的探子,偷偷摸摸而來,也是偷偷摸摸而走。

華山在天界有探子,崑崙不可能冇有,深夜前來探監,捎的是崑崙掌教的口信,意思很明顯,若葉辰願加入他崑崙派,崑崙掌教會親來天庭說情。

如崑崙這般,諸多隱世大派,都拋出了橄欖枝,皆是惜才之人,為了他這個小石頭,是不惜來天庭的,連丹宗都能鬥敗,這等妖孽,潛力何等的巨大。

可惜,葉辰都是婉拒的。

隻因,他們皆不是他要等的人。

夜空深邃,碎星如塵。

伴著一縷女子香,一道蒙著黑袍的倩影,翩然停在神塔外,乃是碧霞仙子,自定身後,未有言語,隻默默的看著葉辰,淡漠的眸,染著一抹憐憫。

她不語,葉辰也沉默,握著刻刀,安靜的刻著木雕。

至此,碧霞依舊看不懂葉辰。

早知殷明要對付他,有太多機會可離開,偏偏不走,她記憶中的葉辰,是一個頗為睿智的葉辰,該是知道期間厲害的,如今被捉,還是那般平寂,該是怎樣的心境。

“皇嫂,真真好情調啊!”

驀然一語,有人影顯現,正是殷明,天庭的主宰。

“見...見過陛下。”

殷明的到來,看的天兵天將一愣,愣了一瞬,才紛紛單膝跪地,竟都不知,天庭的主宰,竟會來天牢,一身素衣,不見浩然之氣,亦不見主宰異象,如一隻幽靈,來的是悄無聲息。

碧霞仙子俏眉微顰,莫說天兵天將們,連她,都未感知到殷明的到來,或者說,是殷明的修為精進了,進階到了準帝巔峰,皇家的遮掩秘法,她是捕捉不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