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好學的皇者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七百一十章 好學的皇者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這麼整,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葉辰一路嘀嘀咕咕,總覺對不起崑崙老道,辛辛苦苦攢了大半輩子的材料,被他一窩端了,老道若想不開,保不齊,真會找根繩子上吊。

“日後會補償你。”收了心緒,葉辰登天而走。

這人哪!不要臉的事兒乾多了,總有心虛的時候,但為了成就一段美好姻緣,臉是可以不要的。

歸途,他的腿腳甚是麻溜,本該半個時辰的路程,他愣是用了一刻鐘。

再回華山,他一縷流光,落在了華山神女的山峰上,出山打了個劫,一路火急火燎而來,可就是趕著看香豔的畫麵嗎?

可惜,他註定看不到,一個華山神女,一個崑崙神子,正聚在老樹下,一個做模特,一個提筆作畫。

“這就完了?”葉辰挑了眉,一臉的遺憾。

半個時辰而已,未免太快了,這若換做他,能三天三夜都不帶停的,這麼一想,這崑崙家的神子,床上功夫不行啊!

崑崙神子瞥了一眼葉辰,神情有些奇怪,怪隻怪,葉辰說話太特麼有學問,有些深奧。

葉辰抹了一把汗水,優哉遊哉的走來,看了一眼華山神女,才取了一個小包,偷偷塞給了崑崙神子,真真的大楚特產,丹聖獨家秘方。

皇者是多善解人意啊!你這持久力不行,那得改改,一兩回冇啥,日子久了,你家媳婦會抱怨的嘛!

“這是啥。”崑崙神子好奇道。

“寶貝。”葉辰說著,拎出了酒壺,還不忘遞給崑崙神子一個,“日後就是一家人,哥罩著你。”

“你可就得罩著我嗎?”崑崙神子灌了一口酒,笑嗬嗬的。

猶記得,第一次見葉辰時,葉辰還隻是一個小聖人,這纔多少時日未見,竟已準帝二重天了,縱開了神級掛,也冇這麼神速吧!

這都冇啥,最主要是戰力,去了上界一趟,給人鬨的雞飛狗跳,洶湧的血霧,都蔓延到散仙界了。

若論這個時代的英雄,論這個時代的妖孽,非葉辰莫屬了,連當年的修羅天尊,都望塵莫及的。

“好說。”葉辰抿了頭髮,逼格已漸入佳境。

“畫,趕緊畫。”對麵的華山神女,有些不耐煩了,見這倆貨嘀嘀咕咕、唧唧歪歪,肯定冇好事兒。

“繼續。”葉辰說著,扭頭走了。

崑崙神子放了酒壺,又捋起了袖子,畫了那麼兩筆,感覺有點兒口渴,又拎了酒壺,一通猛灌。

不知咋回事兒,這酒是越喝越口渴,越喝越燥熱,熱的他連外衣都脫了,乾脆**著著臂膀,古銅色的皮膚,乍一看還略顯通紅。

華山神女挑了眉,就畫個畫吧!還能累成這熊樣兒?

在她注視下,崑崙神子更加躁動了,上衣脫了,褲子也想脫了,忒特麼熱了,熱的腦子都眩暈了。

此刻,他看媳婦的眼神兒,也有些怪了,充滿了某種,無比強烈的**,那是越看**越強。

“不舒服?”

見崑崙神子神態異樣,華山神女起身了,一步走來。

她這不說話還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她那清靈話語,就自帶一種魔力了,讓崑崙神子無法抗拒。

終究,崑崙神子還是放下了畫筆,猛地一步上前,未等華山神女反應,抱起來便走,又直奔了閨房。

“啊。”

很快,又是女子一聲嬌吟。

但凡聞之者,無論是悟道的、喝酒的、下棋的、撩妹的,都齊齊側了眸,一個個的表情奇怪,這特麼剛那啥過,咋又來一回?

這,都歸功於葉大少。

他先前給崑崙神子的酒,頗有講究的說,放了點兒作料,嗯也就是故鄉的特產,無色無味,最主要的是,藥力賊猛,準帝都罩不住。

彆說,喝了他的酒,用了些大楚特產,崑崙神子可謂雄風大漲。

遠遠望去,小閣樓一晃一晃的。

“葉辰,你個賤人,啊。”

不多久,便聞閣樓中,傳出了罵聲,還帶著一抹嬌喘,罵人者自是華山神女,嬌喘的也是她。

此刻,縱腦子再不好使,也看出了端倪,必是那壺酒,崑崙神子便是喝了葉辰的酒,才變得這般獸性,肆無忌憚的,發泄著某種**。

夜幕降臨,才見閣樓裡消停。

繼而,便見華山神女,拎著棒槌出來了,美眸冒火,的臉頰,滿是亂竄的黑線,要找葉辰算賬。

崑崙神子本也想一塊來,奈何大楚特產藥力太猛,一天不帶停,腿腳發軟,站都站不穩了,不過,感覺還是不錯的,臉上刻滿大大的爽字。

至於葉辰,早跑的冇影兒了。

華山神女氣急敗壞,尋遍了整個華山,也未找著那個叫葉辰的賤人,氣的直跺腳。

天色,徹底昏暗。

葉辰終是冒出了頭,偷偷回了赤焰峰,笑的頗是樂嗬。

赤陽峰上,有一幕,還是頗為浪漫的。

他到時,月心正坐在老樹下,坐姿優美,嘴角掛著一抹淺笑,如一座冰雕,一動不動,乍一看,像個模特,仔細一瞅,還真就是在做模特。

至於化她的人,自是修羅天尊,支了一個花架,握著畫筆,一筆一劃,都頗具神蘊。

他,也是一個畫工極高的大師,把月心的神姿,在畫中,演繹的栩栩如生。

“喝酒不。”葉辰過來了,很自覺的拎出了酒壺。

“你的酒太烈。”修羅天尊一邊作畫,一邊回道。

白天葉辰那一撥操作,他是看的賊清楚,他可不是崑崙神子,可不會這麼容易著道。

而且,他心中還有一個決斷。

日後,但凡葉辰給的東西,無論是美酒,還是仙果,他都不能隨便吃的,有媳婦的還好,若冇媳婦的,那就造大孽了。

“這一點,你跟趙雲,就差太遠了。”葉辰意味深長道,“就這膽量,活該你打光棍兒。”

“我這暴脾氣。”修羅天尊不乾了,一手奪過了酒壺。

葉辰見狀,哎呀?激將法有用。

在他目視下,修羅天尊猛灌了一口,但並未嚥下去,而是咕嚕嚕的漱了漱口。

再然後,這一口老酒,便全噴了葉大少臉上了。

月心掩嘴一笑,那一幕太滑稽了。

葉辰乾咳,若無其事的抹了一把臉,激將法有冇有用他不知,隻知修羅天尊是故意的。

比起趙雲那廝,天尊這貨,貌似更頑皮,咋就打了個光棍兒嘞!

“這酒,不怎麼好喝。”修羅天尊說著,隨意扔了酒壺,方纔那一口酒水,噴的那叫一個霸氣側漏,你丫的,還想坑我,門兒都冇有。

“看出來了。”葉辰瞥了一眼,自感冇趣,轉身晃悠悠走了,暗中尋思著,怎麼著也得坑這貨一次。

修羅天尊不以為然,繼續作畫,看月心的眼神兒,飽含溫情,那張女子容顏,好似載著某種魔力,時時去看,都會看的心神為之恍惚。

月心眸子垂了一分,臉上多了一絲紅暈,至今猶不知,這修羅界出來的天尊,為何對她這般好。

這邊,葉辰已上山巔,扯淡歸扯淡,正事兒還是要做的。

然,山巔也有人,乃太乙、太白和司命,正揣著手蹲在地上,頭頂個頭,不知在看啥,隻知眸子都鋥光瓦亮,連笑容,都是猥瑣的。

許是看的太入迷,乃至葉辰走過來,三人都渾然不知的。

待走近,才知他仨在看啥,地上放著一部古卷,準確說,是一部珍藏版,其內的畫麵,不是一般的香豔,有一男一女,正在床上,做著一種很有意義的事兒。

葉辰一瞧,眸光也亮了。

珍藏版中的兩人,可都是熟人,乃三太子殷陽和碧霞仙子,都不知這仨貨哪整的,本事未免太大。

“誒?啥時來的。”

三人齊抬眸側首,神色愕然的看著葉辰,看的正熱火,身側突的多了一人,整的他們都措手不及。

“來得早,不如趕得巧。”葉辰說著,一手一個拎起,從山巔扔了下去,這般有趣的珍藏版,那得一人偷著看纔有意思。

“你特麼有病吧!”

山下,傳來了三人的大罵聲,看就看唄!要看一塊看,給俺們仨扔下來,是不是過分了。

葉辰置若未聞,蹲在地上,抱著珍藏版看的津津有味,真小看那仨了,如這等珍藏版,竟都搞得到。

於是乎,本要悟道的他,儼然把正事兒,拋在了腦後,隻兢兢業業的研究珍藏版,看的鼻血橫流。

太乙三人的老臉,瞬時黑了個透頂,已到關鍵時刻,已到精彩地方,卻扔下了山,憋了一肚子火。

“還好老子有複製。”太白捋了鬍鬚,使了個眼色,仨人又勾肩搭背的走了,在不去赤焰峰了。

“白,真白。”

赤焰峰上,葉辰又抹一把鼻血。

驀然間,他身上綻起了仙光,融有神秘力量,乃借法的仙光,不用說,又是人王借法,又想他了。

可惜,他看得太入迷,毫無察覺。

伴著一縷清風,他驀的消失。

天玄門地宮,他再次現身,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動作,蹲在地上、抱著珍藏版、埋著腦袋瓜子,儼然已是一個,刻苦上進的好學生。

寧靜的地宮,瞬間多了異樣的聲音,珍藏版未開靜音,其內傳出的女子嬌吟,頗是悅耳的說。

眾準帝聽之,嘴角齊扯,尤屬女準帝們,一雙雙美眸,已燃起了嬌豔的火苗,咱大楚的第十皇,在天界的日子,過的很有情調嘛!都特麼回家了,竟渾然不知,還擱那看呢?

“來來,我來。”

“都站遠點兒,免得濺一身血。”

“小兔崽子,不學好。”

地宮熱鬨了,天老扒開了東凰太心,地老扒開了帝萱、人王扒開了仙母,伏崖扒開了月皇、造化神王扒開了邪魔、聖尊扒開了帝姬。

這一眾男準帝,清一色的老傢夥,一個個都格外上道,把眾女準帝扒拉到了一邊,他們卻一窩蜂的湧了上去,本在後麵站著的他們,愣是把一眾女準帝,擠到了最外圍。

再去看時,看書的葉大少,已被他們,裡三圈兒外三圈兒的,圍了個頂透,都看不見葉辰的。

“這倆人,瞅著咋這般麵熟嘞!”人王摸著下巴,看著葉辰手中的珍藏版,眸光不是一般的雪亮,也曾在天界應劫,也有應劫前的記憶,自認得三太子殷陽和碧霞仙子。

“怎麼,你認識?”

“這娘們兒還揍過我,差點給我打死。”

“這姿勢,嘖嘖嘖!”

一眾老不正經的男準帝,你一言我一語,聊的賊開心,倒是把葉辰圍了,卻未動手,一個個揣著手,看著珍藏版,倆眼珠子都瞪的圓溜。

皇者揉了眉,劍神也揉了眉,眾女準帝,則美眸冒火,暴脾氣如東凰太心,已拎出了傢夥,把我們扒拉到一邊,你們卻擱那看,說好的收拾葉辰呢?不要臉。

啊!

很快,慘叫聲便響滿了整個天玄門,自帶王八之氣的說,也隻大楚第十皇,才能嚎的這般霸氣。

他是看的真入迷,回了家鄉都不知的,待回過神兒,劈頭蓋臉的都是腳掌,差點兒給他踹散架了。

較為正經的準帝如楚皇,看葉辰的眼神兒,頗是有深意。

前幾次借法,葉辰哪次回來,不是帶著傷的。

這次借法,真是個例外,渾身上下不見傷痕,卻抱著一部珍藏版,驚呆了一眾小夥伴,身上冇傷不要緊,踹兩腳就有了。

“你家這女婿,真是個人才。”戰王笑了。

此話,乃是對玄皇說。

再看玄皇,隻顧拍腦門兒,神色極為尷尬,都不知他的寶貝女兒,咋就看上這不要臉的貨了。

講真,就葉辰這號的,看的他這做老丈人的,都想上去補兩腳了。

慘叫聲,不知何時湮滅,眾準帝們,都回了座位,男準帝都拎出了酒壺,女準帝們更悠閒,一人握著一麵小鏡子,能對著鏡子搭理秀髮。

至於葉辰,還擱地上趴著呢?闆闆整整一個大字,渾身上下,能望見的都是腳印,時而見身體蠕動一下,口中還吐著血沫。

再說那珍藏版,已然不見,先前場麵一度混亂,也不知是哪個人才,趁亂把珍藏版順走了。

不過,無論是誰,殷陽和碧霞都註定要火了,要從天界火到諸天萬域了,以這幫老傢夥的尿性,不等過了今夜,便會人手一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