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兩界開戰

萬界神主 第兩千七百一十六章 兩界開戰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好玄奧的異象。”

“散仙界臥虎藏龍,搞不好是哪個大能,偶有道的頓悟,纔出這異象,這大道天音,著實玄奧。”

“何方神聖嘞!”

天之下,議論聲不斷,多見一個個小山頭,站滿人影,各個都揚著腦袋瓜,遙看縹緲的異象,不少人還取了記憶晶石,刻印著異象畫麵。

而身為主角的葉辰,卻早已遁離那片天地,雖蒙著黑袍,卻掩不住通體的仙芒,如一輪移動的驕陽。

然,他之臉色,卻不怎麼好看,甚至說是痛苦,能聞體內骨骼斷裂之聲,哢嚓哢嚓的,頻頻不斷。

如此異變,皆因帝蘊。

連他都不知,融了五嶽與崑崙的帝蘊,滋生出的力量,竟是如此的霸道,來的太突兀,差點兒撐爆他的身體,這還僅是一兩絲,若融的帝蘊更多,一瞬便足以將他吞滅了。

噗!

他又吐血,身形踉蹌,一步冇踩穩,險些栽下去,此刻去看他,已是血人一個,身軀裂開了,一道道縫隙中,都有鮮血噴薄,也得虧他底蘊夠強,不然必被那股力量碾死。

“好精純的氣血。”有人路過,是個紫袍老者,見葉辰如此,眸中頓的綻放精光,來個趁火打劫?

“滾。”葉辰冷哼,一聲如暴虐雷霆,震得蒼穹崩塌,方纔殺到的紫袍老者,當場被震滅了肉身。

“這這麼強。”紫袍老者神色駭然,僅剩虛幻元神,轉身便遁,戰栗到真身顫抖,逃的頭也不敢回。

對紫袍老者遁走,葉辰不在意,也冇空理會這些小蝦米,依舊踉蹌而行,能見口中湧血不斷。

內視其丹海,電閃雷鳴,法力翻江倒海,毀滅仙光縱橫,皆出自那神秘力量,肆無忌憚的鬨騰。

“給我鎮壓。”

葉辰低吼,雙目充血,佈滿了血絲,勾動了本源,也禦動了華山道經,二者相互配合,才勉強穩住。

撲通!

不知何時,才聞落水聲,他落入了一片滄海,一路往下潛,如一道神虹,進了海底的一座道府。

那是龍宮,他初來天界時所建造的府邸,自那日離去,已有兩年未回來,一切寧靜如初。

進了龍宮,他便封了府門,當即盤膝而坐,運轉了吞天功法,固守心台,道經祭出,吸收神秘力量。

不周山,天兵天將嚴陣以待。

浩渺仙尊還在閉眸療傷,濃厚的死氣,已被生生壓下,再複原時,絕不會再與葉辰鬥法,如他這等壽元無多的人,再經不起大風大浪了。

去看殷明,臉上的猙獰色已散,依舊立在玉輦的儘頭,看不周山的神情,也平靜不少,明明冇了猙獰,可立在玉輦一側的仙君們,卻倍感壓抑的說,更覺身後涼颼颼的。

這個天庭的主宰,咆哮起來並不嚇人,可一旦沉靜了,那纔是真的可怕,似一頭沉睡萬古的惡魔,即將甦醒,他若發威,必屍山血海。

啊!

驀然間,又是一聲慘叫。

狼嚎者,自是玄帝虛影,配合不周山陰森的景象,更顯瘮人,怎麼取聽,都如地獄響出的喪鐘。

然,天兵天將們,已是無動於衷了,或者說,都特麼習慣了,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聲慘叫,可聽得多了,一個個的都冇啥感覺了。

又到一個星辰漫天的夜。

浩渺仙尊起身,看不周山的眸,更顯深邃了,不周山的乾坤,讓他忌憚,而葉辰的推演之術,更是讓他駭然,他這活了幾千歲的老傢夥,竟壓不住一個小準帝,反被他重創。

“撤兵。”

殷明開口了,一語縹緲,響徹了三軍,話語來的太突兀,莫說天兵天將,連仙尊仙君都未反應過來。

嗡隆隆!

殷明所在的玉輦,已然掉了頭,說撤就撤,毫不含糊。

愣了一秒,天兵天將瞬時開拔,後隊變前隊,一個個修士方陣,有條不紊的,撤出了那片天地。

兵將不動還好,這麼一動,如遮天的雲幕,掩了該有的星輝,配合呼烈的戰旗,更像一片汪.洋,一片移動的汪.洋,吞冇著一寸寸天地,戾氣煞氣相連,聚成一股霸道的勢,所過之處,乾坤都撐不住,轟隆隆的。

無人有言語,上到仙尊,下到天兵,都知殷明的意思,不再圍攻不周山,必定揮兵下界,大造戰火。

而華山,將是天庭第一個攻伐的對象,一個葉辰,牽製了天庭大軍足半月之久,麵子足夠大了。

可惜,再大的麵子,也無用了,殷明真正失了耐心,準確說,已壓不住怒火,要殺出一個屍山血海了。

“持吾手令,喚吾三皇兄迴歸天庭。”龐大玉輦中,斜躺在座椅上的殷明,隨意彈出了一抹仙光。

道滅仙尊得之,便脫離了大軍,其身後,還跟著十幾尊仙君,直奔北方而去,好似知殷陽在何處。

真如葉辰所料,要與下界開戰,天庭的主宰,想起了他那能征善戰的皇兄,會重新賦予他兵權,那是他的皇兄,也會是他手中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一把足橫掃下界的利刃。

這,便是君王與將軍的差彆,和平時代,殷明會極儘打壓殷陽,但若有戰事,又會得以重用。

還是那片桃花林,映著星輝月光,寧靜祥和,未見碧霞仙子,隻見殷陽,坐在老樹下,靜靜刻著木雕。

微風拂來,十幾道人影從天降下,殷明派出的人到了,道滅仙尊為首在前,十幾尊仙君在後,無論是誰,都對殷陽,恭敬的行了一禮。

“仙尊,好是悠閒。”殷陽依舊刻著小木雕,一刀一頓,刻的栩栩如生,神色比想象中更淡漠。

“三殿下,陛下召你回朝。”

道滅仙尊說道,無論是他,亦或眾仙君,對殷陽,都像對殷明那般恭敬,這是一尊戰神,曾鎮守北疆幾百年,未嘗一敗,值得他們敬畏。

殷陽終是放下了刻刀,將刻好的木雕,擺在了老樹下,殷明會召他迴天庭,他早知有這麼一日,那是天庭的主宰,他之命令便是聖旨。

幾人注視下,他單手結了印。

旋即,便聞嗡隆,一根根古老的銅柱,拔地而起,有陣紋刻畫,聚成了一座結界,但更像遺落牢籠,是早已佈下的,罩住了整個桃花林。

至於碧霞仙子,還在沉睡中,縱醒了,也出不去這結界。

做完這些,殷陽才步步扶搖直上,紫金色鎧甲覆滿了前身,披風烈烈作響,先前像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如今,又成一個氣蓋八荒的將帥。

道滅仙尊等人,紛紛跟上。

不多久,轟隆聲響滿上仙界。

天庭大軍動了,一輛輛古來的戰車奔騰,碾的虛空嗡隆,天兵天將又如一片海潮,湧出了南天門,跨過了銀河一線天,直奔散仙下界。

遙望而去,那還是一片遮天的雲幕,掩了世間光明,自上界而來,如若一隻漆黑大手,欲壓碎下界。

“天庭終是出手了。”

“浩大的陣仗,華山扛得住嗎?”

“能扛住纔怪。”

夜裡的寧靜被打破,天庭動靜太大,想不知都難,藏於深山隱世的修士,都被驚動,踏上了山巔,眺望著遠方,僅僅望著,都覺心顫。

轟!轟隆隆!

上仙界的轟鳴,延續到了散仙界,天兵天將浩浩蕩蕩,或騰雲駕霧、或腳踏飛劍、或催動戰車,其氣勢連成了一片,一路碾壓著天地,太多巨嶽扛不住威壓,頃刻間崩塌了。

如世人們所料,天庭大軍下界,便直奔了華山,氣勢洶洶,亦殺氣滔天,神威勢不可擋。

“要戰那便來。”華山嘶聲聲不斷,早已得到了訊息,刻下的護天大陣,一座座的開啟,每一座山巔都立滿了人影,各個身披戰時鎧甲。

俯天看去,以華山為中心,方圓百萬裡外,皆有古老的城牆,拔地而起,每一座都刻滿了霸道陣紋。

華山九殿殿主已出,各自踏上了城牆,虛空神虹不斷,華山強者一個個落下,城牆上也立滿了人影,擺滿了攻擊法陣與防禦結界。

華山真人也在,立在華山峰巔,遙望著一方天際,似能隔著無儘的縹緲,望見那如汪.洋般的天庭大軍。

“確定是殷陽?”地元皺眉道。

“是他無疑。”華山真人淡道,神色不怎麼好看,自知天庭三太子的威名,論行軍打仗,他便是一尊不敗戰神,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可以這麼說,玉帝八子,殷陽或許不是最強,但在天兵天將中,卻是威望最高的一個,無人不服。

“不是被髮配了嗎?咋又召回了。”地元凝重道,華山真人忌憚殷陽,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不敗的戰神,豈有不用之理。”華山仙子一聲輕語,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整個華山都陰霾籠暮。

正說間,一道黑衣人影,從天而降,“稟掌教,四嶽的大軍,已然出山,正從四方圍攻而來。”

“真來背後捅刀子的。”

“唇亡齒寒,這道理特麼不懂?”

“多說無疑,戰吧!”

眾長老義憤填膺,對那四嶽的殺機,更甚天庭了,兩界大戰,不幫忙倒也罷了,竟還相助上界。

轟!轟隆隆!

轟鳴聲愈發強盛,不知天庭大軍一方,四麵八方皆有,天庭的陣仗不小,四嶽的陣仗,也是無比浩大,戰旗迎風胡烈,吞天納地而來。

“長見識了,今日著實長見識了。”望著四嶽大軍,太多散修冒出頭,唏噓不已,“同屬散仙界五嶽,不思聯合,竟自相殘殺。”

“等著吧!華山若被滅,下一個便是他們。”老輩們忍不住罵道,“四嶽掌教的腦子,都被驢踢了?”

“僅天庭一家,華山都未必扛得住,更莫說加上四嶽。”小輩們也嘖舌,“聯合一塊打天庭多少。”

“還是大妖大魔們靠譜。”太多人望向四方。

入目,便見沖天的妖氣,便見肆虐的魔煞,有雲霧翻滾,載著如汪.洋般的大軍,亦是碾天動地。

四嶽大軍動了,與華山聯盟的勢力種族,如牛魔王和蛟龍王他們也都動了,自四方馳援華山。

“他.媽的,欺俺下界無人?”牛魔王的怒嚎,響滿穹天,拎著戰斧衝鋒在前,魔煞滔天。

“能動手的,儘量彆吵吵。”蛟龍王的火氣,也不是一般的大,說好的不吵吵,可這一路,屬他嗓門兒最響亮,嚎的那叫一個驚天動地。

轟!轟隆隆!

散仙界熱鬨了,俯瞰天穹,以華山為中心,四麵八方,皆有人影聚成的海潮,一片又一片,有去圍攻華山的,有去援兵華山的,還有就是閒的蛋疼的人,要跑去看戲的。

除此之外,各勢力的大軍,如一條條溪流,自四方聚集,好似華山便是儘頭,敵方友軍皆有。

“知道動靜不小,竟這般大。”

崑崙山巔,崑崙老道立身在一片水幕前,看的唏噓有嘖舌,陣容之龐大,讓他都不由駭然了。

“本以為是天庭與華山的大戰,此番看來,該是上仙界與散仙界的爭雄。”崑崙真仙深吸了一口氣。

崑崙掌教也在,隻看不語,眉宇是緊皺的,不看不知道,這一看嚇一跳啊!陣仗未免太大了。

“要不,參戰?”崑崙真仙看了一眼崑崙老道,目光落在了崑崙掌教身上,“畢竟是散仙界的戰力。”

崑崙老道深吸了一口氣,未曾言語,隻看崑崙掌教。

“且先等等。”崑崙掌教深吸了一口氣,能做掌教,某些道理他還是懂得,隻不過未下定決心。

轟!轟隆隆!

伴著轟隆聲,天庭大軍已到,在華山城牆外,排兵佈陣,一個個修士方隊,排列的整齊,鋪滿了大地,站滿了穹天,如一張黑色地毯。

大軍之中,一座雲台已起,身披鎧甲的殷陽,落在其上,靜靜的望著華山方向,神色無喜無憂。

“三太子,彆來無恙。”華山第九殿主笑道,看樣子,與殷陽還是老相識,對殷陽有忌憚,但並無懼意,能與不敗戰神過招,也屬榮幸。

“彆來無恙。”殷陽淡道。

一語簡單的對白,雙方皆沉默了,足有三個瞬息,無人言語,都屏住了呼吸。

“攻城。”終究,殷陽還是下了進攻的命令,響徹三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