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八百四十六章 妹妹,彆這樣

萬界神主 第兩千八百四十六章 妹妹,彆這樣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7:15

星空深邃,浩瀚無垠。

縹緲的無淚城,掩映在朦朧仙霧深處,似隱若現,有異象幻象,有天音響徹,似不存時間,如若夢幻。

城前,人影烏泱泱,立滿了蒼緲,站滿了星空,多三界人才,老輩小輩皆有,未曾離去,就擱那等著。

“咋個又冇聲兒了。”

麒王晃了晃驢腦袋,一雙驢眼撲棱棱的,脖掛的鈴鐺,聲音甚是清脆。

“吾掐指一算,該是累趴了。”

小猿皇意味深長道,進了溫柔鄉,聖體也不好使,再磅礴的氣血,也架不住人多,天曉得有多少仙子。

“俺不管,俺就想看無淚。”

“等著吧!聖體定會將那娘們兒拐出來,老夫頗看好大楚皇者。”

“無淚城主若做了咱諸天的兒媳,想象都覺美妙,舒坦。”

老不正經捋鬍鬚,小不正經的摸下巴,走哪都會紮堆兒,你一言我一語聊的賊開心,等了這麼久,就等著看好戲呢?一個個都閒的蛋疼。

正經的人,還是有的,眸子一瞬瞬微眯,眸光明暗不定,還在震驚無淚城之底蘊,極為篤定,此城絕不止那數百尊帝器,還有更強悍的存在。

“更甚五大禁區。”

修羅天尊悠悠道,他曾去過玄荒,亦曾看過禁區,雖都看不透,可無淚城給他的感覺,比其禁區更隱晦,也更讓他忌憚,強到讓人心靈戰栗。

說罷,他側首瞟了一眼身側。

混沌體也在,自始至終,都未有言語,無淚城的來曆,他曾詢問過師尊道祖,未得到答案,或者說,他無資格知道,隻知無淚城,與五大禁區頗相像,同等的神秘,同樣的可怕。

“真相進去瞧瞧。”

無極帝子輕喃道,左側的離風秋、武擎、沐陽等一眾帝子,也有一樣的心境,帝的孩子,也想知秘辛,也都曾問過父皇,卻也未得到答案。

萬千靜寂時,兩道人影,自遠方而來,惹得世人側眸。

乃牧流清,雙目空洞,神色木訥,邁著僵硬的步伐,跨過了星河,定在了星空,如若石刻的雕像,一動也不動,渾身都透著古老滄桑之氣。

身後,跟著他魔淵,也隨之定身,靜靜望著無淚城,在萬古前,他也曾與紅蓮一道,站在遠方遙望。

萬古後,帝都葬滅了,可無淚城還在,至今他都不知,那座蒙著神秘麵紗仙城,究竟藏著何種秘密。

“那便是牧流清,邪魔的愛人?”

“是他無疑,傳說中的浩滅神王。”

“洪荒大神哪!竟真複活了。”

世人多言語,而一句複活,卻更多哀歎,同為洪荒大神,一尊邪神獻祭,救了一尊神王,隻為一個情字。

奈何,那還是一段殤。

她死了,他活了,那古老的情緣,還是缺了一人,總要留下一個,空守著歲月,在可憐的記憶中找尋。

吞天魔尊不語,浩滅神王亦不語。

他此刻形態,像極了無淚城仙子,毫無人之情感,從哪看都像一尊行屍走肉,於歲月中徘徊,無目的亦無終點,如一尊傀儡,浪蕩天地間。

還是幽靜中,另外兩道人影到來。

那是聖皇帝鬥,亦如那浩滅神王,步伐僵硬,空洞的眸刻滿了歲月痕跡,渾身上下,都蒙著滄桑的風塵。

跟著他的,乃紫萱。

東華女帝之殘魂,依是那般沉默,隻靜靜守護,在聖皇的身上,找尋著聖君的影子,也是情的一種寄托。

“那人誰啊!”

“聖皇,帝荒的師弟,萬古之前,被東華女帝放入九冥棺,時隔無儘歲月,俸出了神靈,再現人間。”

“又一尊骨灰級強者啊!”

“這世界,還真是奇妙。”

議論聲中,更多人自無淚城收眸,看聖皇帝道的神色,滿含忌憚;而看浩滅神王的表情,也如出一轍。

星河的彼岸,那兩道木訥的人影,頗是醒目,一個洪荒大神,一個至尊師弟,皆如傀儡,都好似立在歲月長河上,渾身灰塵見證滄海桑田。

轟!

萬千的靜寂,眾因一聲轟鳴被打破。

世人的眸,又齊齊聚向了無淚之城。

砰!哐當!鏗鏘!

無淚之城中的聲音,頗混亂的說,咣噹鏗鏘的聲響,頻頻不斷,就好似有一個強盜,正在屋中亂翻亂砸,鍋碗瓢盆、桌椅板凳,碎了一地。

“啥情況。”

“很顯然,有人在城裡麵乾架。”

“聖體大展神威了?”

又是議論聲,老輩們多在捋鬍鬚,小輩們則眸光熠熠,頗想組隊進去瞧瞧,瞧瞧某人那晃眼的逼格。

嘈雜的聲響,很快湮滅。

而後,便見一道人影自城中竄出,連滾帶爬的,仔細一瞅,正是葉辰那貨,看樣子,好似在被人追殺。

“這.....。”

世人多驚愣,不明所以。

轟!

又是一聲轟隆,城中探出了一隻玉手,晶瑩透亮,方纔跑出無淚城的葉辰,竟又被其一手捉了回去。

世人嘴角齊扯,倆眼發直。

那是葉辰哪!大楚的第十皇者啊!貨真價實的準帝巔峰,隻差半步,便準帝圓滿,便是大成了,卻如一隻小雞兒,被拎了回去,出手的人該有多可怕,大帝嗎?無上的至尊嗎?

砰!咣噹!鏗鏘!

混亂聲又起,好似是大戰的動靜。

“單挑,有種單挑。”

啪!

“你個瘋娘們兒。”

啪!

“妹妹,彆這樣。”

啪!

嘈雜聲中,有葉辰的大罵,自帶王八之氣,可每有一罵,必有一記響亮的把掌,那聲音,清脆而悅耳。

世人的神色,皆變的意味深長了。

此刻,無需去看,便知葉辰被虐,而且被虐的還不輕,倒是逃出來一回,又被捉了回去,看樣子,與無淚聊的不怎麼開心,一言不合便開打。

不知為何,聽著那巴掌聲,太多人都倍感舒爽,或許說,在場九以上的人,都想錘葉辰,瞧見他那張臉,便莫名的手癢癢,也想扇他倆巴掌。

“半步大成啊!竟被揍了。”

冥絕唏噓又嘖舌,早聽師尊說過,無淚之城不簡單,如今得見,何止不簡單,簡直可怕的嚇人,差半步便是至尊的葉辰,都被虐的抬不起頭。

“帝荒與紅顏進去,都安分分的,他被揍,也在情理之中。”

頗多老傢夥都意味深長道,說著說著,竟還想笑,看無淚很不爽,但看無淚錘葉辰,那就很就舒坦了。

“難怪無淚無情,如無淚這號的,誰特麼降得住,誰又敢娶。”

“不到至尊,就彆想撩她了。”

世人的話語中,又道出了一個真理,無淚之城惹不得,無淚城主更加惹不得,那娘們兒,深不可測的。

月下的無淚城,祥和寧靜。

還是那座山巔,無淚翩然而立,沐浴著月光,美的如夢似幻。

再去看葉大少,就不怎麼和諧了,已被五花大綁,被掛在了樹上,額青臉腫熊貓眼,還是一個鼻孔流血,頭髮也亂蓬蓬的,渾身上下,除了腳印還是腳印,給他踹的都變了形。

某人的一生啊!跟大樹,還是有不解之緣的,總會被掛樹上。

星光下,葉辰的腦瓜還暈乎乎的,聊的本來挺開心,誰曾想,無淚突的出手,那一巴掌,賊夠分量,饒是他這半步大成,都險些被打散架。

她,是大帝嗎?

葉辰不止一次這般問自己。

以他的底蘊,天魔帝來的都能屠,竟打不過無淚,看不穿她的修為,卻可怕的嚇人,他引以為傲的戰力,在無淚的麵前,就跟鬨著玩兒似的。

尷尬的不止這些,而是他所謂的神通秘術、帝道仙法,在無淚城都成了擺設,對這娘們兒也絲毫無用。

至此刻,他方纔明白,為嘛昔年帝荒與紅顏來時,都安分分的,這是早知無淚很強啊!強到或許連他們都不是對手,他能打得過纔怪。

看著他,無淚的心境,是頗舒坦的。

當年,是帝尊跑的快,冇能把他綁了。

今朝,給葉辰一頓爆錘,也算彌補遺憾了。

“我好歹是你姐夫,你下手未免太狠了。”

“還有,為嘛揍我。”

葉辰劇烈的掙紮,就是掙不脫捆仙繩,這是一尊帝器,且不是一般的帝器,已封了他的法力和本源。

這話一出,饒是無情的無淚,都被逗的想笑,為嘛揍你,心裡冇點兒逼數?給我無淚城搞的一片狼藉,盜了我無淚城度多少寶貝,還一句一個妹妹,一句一個姐夫的,你臉咋那麼大嘞!冇給你打死,就很給麵子了。

“你個瘋娘們兒,放俺們出去。”

葉辰體內,傳出了混沌鼎的大罵,那貨火氣賊大,在小世界中上竄又下跳,罵罵咧咧的冇完冇了。

啪!

無淚拂手,又是一巴掌,打的葉辰鼻血橫飛,方纔清醒一分,又被打的倆眼冒金星兒。

“瘋娘們兒,你就是個瘋娘們兒。”

混沌火也起鬨,咋咋呼呼的。

啪!

把掌聲還是那般清脆,葉辰那張本來很帥氣的臉龐,都被打歪了。

“士可殺,不可辱。”

“縱打死俺家主人,也不會皺半點眉頭。”

“活該你嫁不出去。”

混沌鼎與混沌火,一個如吃了槍藥,一個如打了雞血;一個慷慨激昂,一個義憤填膺,罵的更歡了。

也得虧冥帝自封了,若瞧見這畫麵,必定很欣慰。

論坑爹,那倆貨絕對是個典型。

論補刀,那倆貨也是出類拔萃的優秀。

事實上,混沌鼎與混沌火,就是這般尋思的,反正打的不是它們,它倆隻管罵便好,主人負責捱揍。

“你倆傻逼吧!”

“老大,有俺們,彆怕她。”

“我....。”

葉辰恢複了清醒,一口氣冇喘順,差點兒被嗆死,大臉奇黑一片,倆眼冒火,一個本命鼎,一個本命火,真特麼愛他啊!瞧這架勢,不把他這個主人坑死,是不準備罷休了。

無淚看著,竟露了一抹淺笑,賊看好葉辰,也賊看好葉辰的混沌鼎與混沌火,這仨貨,個頂個的人才啊!

“既是會笑,便是有情,為何無淚。”

葉辰不再扯淡,也收了玩笑意味,目不斜視的望著無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