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九百二十五章 遺蹟再開

萬界神主 第兩千九百二十五章 遺蹟再開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轟!砰!轟!

星空震動,轟隆聲中,載著哀嚎。

洪荒族又被清了一撥,諸天大軍跟著葉辰,走一路殺一路,不知多少種族被滅,血色逐漸籠暮了星空。

“帝之眼界,果是霸道。”

遠遠跟在葉辰身後,天老地老皆唏噓,曾聽人王說,都還不信,如今真真信了,平日尋不到的洪荒,如今一找一個準兒,其中還有帝道傳承。

“我就說嘛!法則身不會平白無故的消失。”

第五神將拎著仙劍,滿臉笑容,葉辰的存在,便是心靈的慰藉,至少,他們在特定時間,能從葉辰的身上,尋到帝尊的影子,如此便足夠了。

“坑蒙拐騙,他樣樣精通。”

“找俺們頂包,是他常乾的事。”

“做他的神將,經常被坑的。”

第六神將就有情調了,跟在帝萱身邊,一路都唧唧歪歪的冇完,把帝尊當年,乾的那些個不正經的事,都給拎了個門兒清。

帝萱尷尬,又何需神將說,既是自己的兄長,她能不瞭解?那個秉性啊!跟葉辰真一樣一樣的,偷看人仙女洗澡,都家常便飯的。

可惜,他那逗逼的哥哥,到了都冇給她領個大嫂回來。

這一點,葉辰是絕對碾壓他的,瞧瞧葉辰家的媳婦們,生的都跟花兒似的,個頂個的漂亮。

轟!砰!轟!

殺戮,在持續,屍山血海。

這一走,便是三月。

至第四月,這場清掃,才暫時告一段落,並非不找了,是找不著了,諸天何其大,縱大帝,窮儘一生多半也難踏遍,葉辰雖漸漸有了帝道的眼界,但他畢竟不是帝,想把洪荒挨個找出來,那得找到死才行。

諸天的大軍,終是踏上了歸途。

歡聲笑語自是有,有一尊半步大成坐鎮,能撐住諸天門麵。

至於洪荒族,自不敢冒頭,縱有望成帝的老傢夥,也都安分了,葉辰的話,可不是說說那般簡單,神蟻王便是血淋淋的例子,一隻腳都踏入帝門了,愣是被葉辰給拽了出來,自身葬滅不說,還連累整個族落。

“自封吧!”

太多的族皇,下了這等命令。

有葉辰在,其後無儘歲月,洪荒都難再翻盤了,他們能做的,便是等待和躲藏,等世間再無葉辰,等洪荒真正恢複元氣,纔有機會再殺回來。

不得不說,他們躲藏的本事,還是頗玄奧的,星空浩瀚,星辰無數,任何一粒沙塵中,都可能藏著洪荒族的祖地。

這,也正是葉辰未再尋的原因,大海撈針,是頗為耗時的,有那個時間,悟道來的更實在。

不知從哪一日起,去大楚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拜訪者不少,送雷電的亦頗多,再不藏著掖著了,都想助葉辰,融出混之沌雷,都想大楚第十皇,在最短的時間內,封位大成。

對此,葉辰來者不拒,他的天雷,自也樂嗬,融了一道又一道,無限逼近了混沌雷,但所有人的都知,欲要出混沌,需太初神雷與之相融。

遺憾的是,太初神雷油鹽不進。

玉女峰的夜,寧靜祥和。

葉辰他們拜祭了狐仙,又坐在了老樹下,用元神之力,滋養著北聖的靈,幾月時間,如米粒般的火苗,已變得如指甲那般大,更多的靈滋生。

第二日,葉辰便走了,再入黑洞。

接下來,又會是一個十年。

這個十年,無比漫長。

十年間,他從未出來過,在空間黑洞,是找天魔厄魔,亦是悟道,走上了劍尊的路,尋那份孤寂,在黑暗中參悟,時而會駐足,久久不動。

十年間,諸天並無太大事發生,休養生息的年代,唯一的大動靜,便是老輩們引帝劫,無一人能證道,一尊接著一尊的倒在帝路上。

有時,世人會在想,神蟻王為嘛能闖過,若無葉辰,他多半已證道成帝了,換諸天人渡劫,一個比一個死的慘,留了太多的遺憾與不甘。

“真是傳說中的人品問題。”

不少人都這般問。

很顯然,不是的。

成帝看己身,亦看機緣,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昔日的那尊神蟻王,多半是命運眷顧的寵兒。

還是玉女峰,沐浴星輝月光。

今夜,玉女峰上多了一道倩影,那是九黎慕雪,十年的歲月,十年的養靈,終是成元神,重塑了肉身。

一死一涅槃,今朝的北聖,遠非昔年可比,淨世仙力聖潔,喚醒了太多潛藏的力量,修為一路攀升。

“日後,這裡便是家。”

南冥玉漱淺笑。

九黎慕雪笑的嫣然,死而複生,如若做夢,幾十年後再回人間,心境可想而知,望著玉女峰,望著這裡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倍感溫暖,這該是她嚮往中的聖地,隻因有一個叫葉辰的人在此,死前未曾完成的那個夙願,如今,她終是達成所願了。

“他若在,必定欣喜。”

柳如煙輕語一笑。

眾女多仰眸,仰看蒼緲。

那個他,自是指葉辰,又走了一個十年,他這一生,基本都在路上,肩負著某種使命,一路風塵。

夜,逐漸深了。

老樹下,僅剩姬凝霜與北聖。

一個東荒第一美女,一個北嶽第一美女;一個在刻木雕,一個在繡手絹,木雕為他而刻,手絹為他而繡,月下的兩人,恬靜而聖潔。

“瑤池,你不會恨我吧!”

九黎慕雪驀的一語。

“莫說傻話。”

姬凝霜一笑,是北聖救了葉辰,感激還來不及,怎會恨,葉辰有多少女人,她不在乎的,活著便好。

一夜,悄然而過。

清晨,未等東方映出第一抹紅霞,便聞玉女峰上有飯香飄溢。

“目測,那貨回來了。”

隔著老遠,熊二便嗅到了,肉呼呼的鼻子聳動,葉辰那廝的廚藝,還是不錯的,在諸天,堪稱一絕。

再瞧瞧他,熬了一鍋粥,都成漿糊了。

的確,葉大少回來了,未驚醒任何人,還真是個居家好男人,去天玄門,看了楚萱她們,迴歸恒嶽的第一件事,便是為妻兒做早餐,好似也很享受這等平靜,安逸到讓人感動。

吱呀!

很快,房門開了,北聖第一個走出,眸中是有淚的,自複活後,這是第一次見葉辰,以妻子的身份。

“過來,切菜。”

“好。”

一語簡單的對白,兩人都笑了,無需太多言語,有種情,自有牽絆。

吱呀!

房門頻頻打開,一個個美人兒伸著懶腰出閨房,多是嗅到了飯香。

灶台前的一幕,還是很溫馨的,一人掌勺,多人幫忙,看的那些個老傢夥啊!羨慕不已,打架葉辰是一頭人才,拱白菜,也是一把好手。

一份平靜,自今日拉開序幕。

足三年,葉辰未走,每隔三日,必去看楚萱和楚靈她們,夜晚拜祭狐仙,清晨為妻兒做飯,霸天絕地的荒古聖體,已遠離了塵世的喧囂。

人,都是貪婪的,葉辰也不例外。

這份平凡,來之不易,有一種溫柔鄉,讓人不捨離去。

無人打攪,特彆是那些老傢夥,無特彆的事,是不會跑來溜達的,自也不會提醒葉辰入黑洞,這個年紀千歲的小聖體,是該好好歇歇了。

第四年,葉辰墮入了沉睡,毫無征兆。

為此,至強巔峰們多有來。

“帝尊法則身。”

人王一語中的,一眼看出端倪,葉辰沉睡,並非悟道,皆因帝尊法則身的融合,並無大礙,至於何時才能醒來,他並未給出確定答案。

第五年,瑤池沉睡了。

與葉辰不同的是,她是入夢悟道。

“來,同床共枕。”

夕顏頗懂事兒,將兩人放在了一張床上,一個沉睡,一個悟道,對外界無感,還真就是同床共枕,若非南冥玉漱拉著,夕顏多半還會給兩人脫.光了,兩口子嘛!睡覺穿啥衣服。

第六年,悄然降臨。

轟!

寧靜的夜,一聲轟聲響徹星空,太多夢中人被驚醒。

夜裡,不少人出古星,跑去轟聲的源頭檢視。

遠遠,便見一片混沌海,氤氳朦朧,海中杵著一座巨門,有神秘力量流溢,古老滄桑,大氣磅礴。

“天天尊遺蹟?”

世人驚異,以為看錯了。

“八百年纔開一次,時間未到啊!”

看著那邊傳來的影像,身在天玄門的天老,挑了一下眉毛。

“帝道變故的年代,啥事都有。”

人王的回答,毫無毛病,萬事通的,推演已失靈,有些個詭異事,解釋不通的話,便搬出帝道變故。

彆說,眾準帝都信了,這個年代,充滿了太多變數,八百年開一回的天尊遺蹟,提前開啟,也並非不可能。

這個夜晚,諸天熱鬨不少。

聽聞天尊遺蹟再開,頗多人紮堆兒,其內殘存太多意境,尋之便是機緣,搞不好,還是逆天的造化。

當晚,便有人進去了,小輩居多。

如大地之子、太陰太陽、九幽魔體、紫府仙體、先天道體、張子凡、小蠻王、烈火戰體他們,一個個都進去了,都還冇進過天尊遺蹟呢?

“目測,裡麵要熱鬨了。”

老傢夥們捋了鬍鬚,那幫小兔崽子,可不能湊一塊,一旦紮堆兒,必定乾架,這些年,一言不合就開練。

“俺們就不進去湊熱鬨了。”

遠方,日月神子、東周武王和眾帝子,都拎著酒壺笑了笑。

猶記得上回進去,與洪荒大族,正兒八經的乾了一場,那一戰,洪荒損失慘重,葬身雷劫的無數。

自然,諸天也有傷亡,如東神瑤池,便是葬在天尊遺蹟門前的,被誅仙劍殺的,惹得葉辰震怒,屠了洪荒頗多帝子,險些給洪荒包圓了。

“洪荒多半不敢冒頭,亦無誅仙劍。”

無極帝子笑道,進去的,也有他家的後輩,冇必要進去護道了,當是一種曆練,都諸天自家人,切磋少不了,不會有不死不休的血戰。

“天譴與天煞也來了。”

天缺帝子一語,惹了眾人目光。

星空的一方,葉凡與楊嵐聯袂,郎才女貌,咋看都是般配的,一同進了天尊遺蹟,是為尋機緣,也都想看看父輩們當年走過的那條路。

“進去老實點兒,人外有人。”

“切磋可以,莫殺人。”

“若遇洪荒人,當場誅滅。”

四方星空,人影如溪流,多少一個老輩,帶著三兩個後輩,在做著臨行的囑咐,天尊遺蹟機緣與厄難是共存的,進去的人都門兒清的。

小輩們多有不耐煩著,話都冇聽完,便集體跑開,如一道道神芒,飛入了天尊遺蹟,看啥都是新奇的。

混沌體也來了,帶了一個少女。

那小女娃,該是她收的徒兒,血脈不一般,天賦也不低,不過比起葉凡,就差了不止一星半點了。

與他人不同的是,混沌體看天尊遺蹟的眼神兒,有些複雜,無人能猜得出他的心境,太上老君他們也不例外,自天界來時,混沌體也是帶著使命的,也隻他一人知,道祖也隻告知了他一人,看樣子,與那遺蹟有關。

“咋不見那小黑胖子。”

杵在天尊遺蹟前的老傢夥,都在摸下巴,那麼多後輩妖孽,都進去湊熱鬨了,該有唐三少纔對。

說起唐三少,正趴在淩霄寶殿前的一塊石頭上睡大覺,乍一看,那就是黑黑的一坨,仔細一瞅,才知是個人。

嗡!嗡!

因他,淩霄殿還時而顫動,許是納悶,這貨咋長這般黑嘞!納悶兒歸納悶兒,深意還是有的,能看出小黑胖子體內,潛藏著血繼力量,也便是說,那黑黑的一坨,能隨意開啟血繼限界,如此,那就是人才一頭了。

伴著一絲微風,殿中的葉靈醒了,閉關足夠久,狠狠伸著懶腰。

“孃親,我出去溜達了。”

小丫頭嘻嘻一笑,看了一眼楚萱和楚靈,便跑出了大殿,閉關二三十年了,著實憋壞了,混世小魔頭嘛!

“呀!你醒了。”

唐三少爬起,倆眼雪亮雪亮的。

“還是外麵舒坦。”

葉靈伸了懶腰,頗是愜意。

“快快快,天尊遺蹟開了。”

空中,有不少人劃天而過,多是天玄門小輩,聲音嘈雜,或是三人一組,或是五人一群,直奔星空。

“天尊遺蹟?”

葉靈摸了下巴,摸著摸著,便看了一眼唐三少,那小黑胖子,也在摸下巴,兩人四目對視,又來了默契。

天尊遺蹟嘛!去的人肯定不少,這若一個個都打劫了,又能賺不少錢,敲悶棍這事兒,倆人以前常乾。

“搞事情。”

倆人也登天了,奔向了天尊遺蹟。

“目測,遺蹟中會更熱鬨。”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眾老傢夥語重心長道,聖體的寶貝女兒與唐三少湊一塊,基本冇乾過好事兒。

隻是,他們並未察覺,離開大楚的那一瞬,葉靈身上,有一絲七彩光閃爍了一下,也隻驚鴻一現。

那是誅天劍。

葉靈閉關二三十年,它也恢複的七七八八,此番天尊遺蹟一行,它會給葉辰,備一份大禮,若是將諸天的新一代,全部斬滅,該是很美妙。

ps:今天兩章。

(2020年1月22日)

多謝大家的一路支援和鼓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