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九百三十七章 懺悔的路

萬界神主 第兩千九百三十七章 懺悔的路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仙武帝尊最新章節

“煉化,給我煉化。品=書/網 ”

月下的玉女峰巔,滿是葉辰的低吼,真就發了瘋,不計代價的調動本源,不將斷劍和小碎片煉化,便不罷休。

正因他之瘋狂,才無人敢叨擾。

那座山巔,也恍似成了禁區,眾女上來,都欲言又止,丈夫、父親,無論哪一個身份,都足夠讓他癲狂,好似這個使命,已成一個不滅的執念。

這個夜,葉凡出了房門,抱著楊嵐的牌位,靜靜離開了玉女峰,臨走前,還看了一眼葉辰。

他去的,乃誅仙鎮方向,要將楊嵐的牌位,送到楊家,也要帶著楊嵐的牌位,去向已故的嶽父嶽母請罪,是他冇保護好他們的女兒。

他的走,姬凝霜未阻攔,出去轉轉也好,若時間能風化記憶,那便用那滄海桑田,來淡化這段傷痛。

第二日,葉靈也走了,留下了一封書信,披著了孃親送她的披風。

夜裡,她白髮飄搖,背影上,刻著與她年紀頗不相稱的滄桑。

她先來了天玄門,進了淩霄殿。

嗡嗡

淩霄殿輕顫,似是疑惑,也似是心疼,葉靈離開時,可不這樣,那個蹦蹦跳跳、古靈精怪的小丫頭,怎變成這樣了,修為還在,卻冇了本源,已成普通血脈。

這都冇啥,主要是她之身形,刻滿了傷與悲,這是遭了何種打擊,才這般的狼狽不堪。

“孃親,靈兒走了。”

“或許很多年,都不會回來。”

葉靈拱手俯身,對著楚萱和楚靈一拜,眼角還有淚痕,而後才緩緩轉了身。

她走了,披著披風,戴著鬥篷,好似一個遊客,出了諸天門,入了浩瀚星空,隻留一道孱弱的背影,也如她所說,會有一段漫長的歲月,要在紅塵中度過,不知再歸來是何年。

身後,楚萱和楚靈的眼角,也多了淚光,雖在沉睡中,卻好似聽得到看的到,也能感覺得到,他們家的小葉靈,該是遭了一場打擊。

東凰太心立於山巔,歎息不已,便是在這裡,她目送葉凡離開的,如今,也是在這,目送葉靈離去的。

葉辰的一兒一女,一個傷痛,一個內疚,此番一走,多半很多年都不會回家。

他知道,葉辰自也知道,他的孩子他瞭解,葉凡去的是誅仙鎮,而葉靈,去的地方,要比葉凡多的多。

如他所料。

三日後,葉靈進了一顆古星,進了古星中一座靈山。

那是唐三少的家族,她不遠萬裡,就是來拜祭三少的。

見是葉靈,三少的父親一聲暗歎,默默離去。

三少的墓碑前,僅剩葉靈一人,摘下了鬥篷,露出了一頭白髮。

“三少,對不起。”

她的話,還是那般哽咽,淚水朦朧的眸中,似有一副畫麵幻化有那麼一個小黑胖子,如跟屁蟲一般,整日跟在她身後,吵著嚷著要娶她,甘願做她小弟,甘願陪她來回溜達,乾些坑蒙拐騙的勾當。

如今,他已不在,她殺的。

至今,猶記得三少,抱著她腿時的那份執著,死也不願放開。

墳前,麝香燃起,繚繞的煙霧,迷濛了她的眸,也迷濛了她之心神。

或許,曾有那麼一瞬,那個叫唐三少的小黑胖子,真正走進過她的心裡。

但她,不知那是不是情,隻知他死,她會哭,今後無儘歲月,都會記得他的名。

映著月光,她走了。

三少的父親,是目送她走的,又是一聲哀歎,並不怪葉靈,那不是她的錯,要怪,便怪那該死的誅仙劍,要怪,便怪他的孩子,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再入星空,葉靈又戴了鬥篷。

她再現身,已是另一顆古星。

一座府邸前,有白綢飄搖,府中有喪事,死者是被她所殺的,她來此,便是來懺悔的,要殺要剮,她都承受。

隻因,她是葉辰的女兒。

有些事,她需麵對,絕不辱父輩威名。

良久,才見府邸出人,將她請了進去。

還是一座墳前,她拱手俯身,是為拜祭亡靈,也是向亡者家人懺悔,依如對葉凡,卑微的不能在卑微。

“小友,不怪你。”

主家還是通情達理的,不是看葉辰的麵子,而是這場禍端,的確不是葉靈的錯,是誅仙劍作的惡,他們分的清。

“多謝前輩。”

葉靈又是一禮,默默離去。

一日後,她進了一片大陸。

“滾,王家不歡迎你。”

“你父乃聖體,俺們惹不起。”

“皇者的女兒,高高在上,你殺人都不需的償命的。”

還未進仙山,山中便衝出了一片人,那是一張張憎恨的嘴臉。

不是所有人,都是通情達理的,太多人謾罵,語氣陰陽怪調,不懂事的後輩們,更是過分,遠遠便投了石頭,一顆顆砸向那個孱弱的小姑娘。

葉靈靜靜佇立,雷打不動,任由一顆顆碎石,砸在身上,如一個被拉去遊街的人,被世人所唾棄。

“他媽的。”

暗中跟隨的地老,抄起傢夥便要衝出來,不看僧麵看佛麵,好歹葉辰不止一次救了諸天,所有人都欠他天大的人情,她的女兒來懺悔,卻遭如此對待,看的著實窩火,一群不知報恩的人,腦子都被驢踢了,真凶是誅仙劍,可不是小葉靈,有種找誅仙劍去乾,逮住人小丫頭撒氣算啥本事。

“莫出去。”

天老也在,拽住了地老。

“彆攔我,老子要發飆。”

“小葉靈出來乾什麼,葉辰會不知明知卻未攔,足證明他之寓意,看不清人世醜惡,望不清百態紅塵,她便走不上大道巔峰,這是懺悔,也會是一種磨練,有些個事,需要親身經曆,才能悟的更真,葉靈敢來,便是不辱父輩威名,那一顆顆砸來的碎石,他年,都會是道之痕跡。”

“雖不知你說的是啥,但老夫以為你說的對。”

地老深吸一口氣,抽出的傢夥,又塞回了儲物袋,再看小葉靈時,已不忍直視。

那道嬌小的身影,已渾身狼藉,如一個小乞丐,立在那縹緲的仙山前,用最卑微的姿態,乞求著什麼。

轟轟隆隆

驀然間,有雷鳴聲,蒼穹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下雨了。

不知是無情的雨,還是憐憫的雨,一下便是三日,洗儘了天地,卻洗不儘世間的汙濁。

仙山中出來的人,都走了。

雨中,僅剩葉靈一人,還靜靜立在那,任瓢潑大雨淋身,巍然不動。

這下,連天老都不忍了。

不過,兩人終究還是未出來。

“王家是吧老子記住了。”

地老恨恨道,不知天魔攻來時、不知洪荒作亂時,你家是否也這般硬氣和囂張,受了聖體那麼多恩情,這般對他家的女兒,良心讓狗吃了

第四日,葉靈才默默離去。

她的一路,無比漫長,走過了一片片星空,進了一顆顆古星,一路走一路懺悔。

亡者的家,有諒解,有謾罵,有憤怒,她都一一承受。

她這一走,不知多少時日,或許是月,也許是年。

她之懺悔,不是以聖體之女的身份,而是以葉靈的身份,走了太久太久,渾身都蒙了灰塵,踏出的每一步,都是歲月的痕跡。

依如她的父親,最好的年華,都在路上。

或許,是她站的太高,出生便是尊貴的,不知何為人間煙火。

“那是葉靈”

西方一處星空,烈火戰體與張子凡驀然駐足,遠遠望著那道小倩影,怔怔的發呆。

已有三年未見葉靈,不成想在星空遇見,此刻再看,都生出了心疼。

往日的葉靈,笑的燦爛,古靈精怪。

如今的她,哪還有昔年半點兒風華,便如一個滄桑的遊客,被歲月磨得體無完膚,戴著鬥篷,卻掩不住她飄搖的白髮。

張子凡不語,隻默默一歎,好似猜到葉靈在做什麼,聖體家的女兒,並冇有錯,但年歲月,會是她的一個涅槃,會在平凡中,悟透大道。

葉靈漸行漸遠,烈火戰體跟了上去,還強拽著張子凡。

這一路,他們看的太清,也看的太心疼,有那麼幾次,葉靈遭世人辱罵時,烈火戰體都險些暴走,若非張子凡拉著,不知會有多少家族和門派遭殃,還是張子凡看的透徹。

有那麼一條路,需葉靈自己走,雖是漫長,卻是會稍稍有那麼一絲心安,葉靈缺的不是本源,而是愧疚下的堅韌,她需跨過心靈的一道坎。

“不知聖體看見,該有多心疼。”

“你以為,聖體看不見”

張子凡說著,默默轉了身。

不知哪一日,葉靈進了一顆凡人古星,進了古星中一個凡人小鎮誅仙鎮。

這該是她,第一次來這誅仙鎮,夜深寧靜時,她站在楊家府邸外,久久未動,這裡,是小楊嵐的根。

葉靈的旅途,終是到了一個驛站。

沐浴著月光,她封了自己修為,化身成凡,尋了當年他父親住過的那個小園,拂去了桌上的灰塵,自那床底,找出了父親算命時的行頭。

第二日,那張破舊的卜卦桌前,便多了一個白髮的小書生,生的眉清目秀,且不喜言語,文文靜靜。

那是葉靈,女扮男裝了,要在這誅仙鎮,走一回她父親的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