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兩千九百七十七章 帝之征兆

萬界神主 第兩千九百七十七章 帝之征兆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是出帝的征兆。品=書/網 ”

望著那異象,兩帝眸光皆深邃,絕不會認錯,當年的帝尊,萬古前的軒轅,凡他們見過的人界大帝,無一例外,在證道之前,皆有這異象。

所以,不出意外,會有人成帝。

但,若有意外,那就不好說了。

帝道變故的年代,啥變數都有。

這一點,葉辰便是血淋的例子,他第二次衝擊大成前,也有某種世人未曾看到的異象,乃大成的征兆。

偏偏,葉辰敗了,未聖體大成,隻因有變故,隻因有變數,一個跨時空絕殺,讓本該大成的他,不止遭了可怕的重創,還跌出了大成之門。

如今,雖是有出帝的異象,但,誰能保證,不會重蹈葉辰覆轍,任何變故都可能發生;任何變數都可能出現,譬如,那該死的跨時空絕殺。

兩帝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到頭來,順序還是顛倒了。

若是葉辰先大成,人界後出帝,必能穩住諸天的陣腳,但若先有人證道,那此間意義就大不相同了。

“回來了,老子終於回來了。”

“還是諸天好。”

“他孃的,過去多少歲月了。”

諸天的星空,頗多大呼小叫聲,皆是從亂流歸來的人,因時間流速不同,太多人蒼老,太多人含淚。

時空亂流,太特麼噁心了。

天玄門,伏崖已將先前諸多事,融入神識中,告知了歸來的眾至強巔峰,包括洪荒族作亂,包括降臨的八尊帝,也包括紅塵六道他們戰死。

“還有這等事?”

但凡聽此事者,無論是大楚的、亦或玄荒的、幽冥的,都集體緊皺眉頭,竟不知他們被困時空亂流的這段歲月,星空出了這般多的變故,洪荒作亂,無數諸天修士葬身;天魔五帝降臨,冥絕戰死、白芷戰死、紅塵六道也戰死,獻祭了黑袍帝又如何,因那座該死的祭壇法陣,諸天敗的何等慘烈,他們該慶幸,慶幸萬域諸天還在,不過,存在的代價是悲壯的。

“是誰,究竟是誰。”

冥帝雙目微眯,掃看整個諸天,每有一批準帝被送回來,他都會挨著個的檢視,似是在找什麼東西,找啥呢?自是找那個即將證道的人才。

至今,他還都不知是誰要證道,皇者?神將?或者說,諸天任何一尊巔峰準帝,包括洪荒,皆有可能。

他在找,道祖也在找。

兩帝看遍了人界,連五大禁區、藏匿於虛無的無淚城、仙族、葬神古地、天尊遺蹟,都窺看了一番。

奈何,依舊未能尋到。

轟!

轟聲驀的響起,而且波動奇大,似一道萬古雷霆,震得整個諸天都搖晃,除卻道祖和冥帝,除卻時空亂流中的,但凡站立的人,都未站穩。

那一瞬,還在掃看人界的兩帝,眼珠齊齊往上翻了,臉龐也隨之微微抬起,好似知道那雷聲傳自那,正因知道,兩帝那本是沉吟的神態,緩緩演變成了一種名為懵逼的表情。

“將要證道的人,在太古路?”

道祖似自言自語,也似在問冥帝。

那雷鳴聲,就傳自太古路。

難怪在人界未找著,如今看來,那貨根本就不在諸天,而是一個身在太古路上的諸天人,他要成帝,在諸天也是有異象征兆的,隻因他是諸天人,其體內,是有人界本源的。

“帝荒還是紅顏。”

冥帝下意識道。

“絕非他們,聖體證道成帝的征兆,是八部天龍的異象。”

“怎麼,汝見過?”

冥帝挑眉,瞟了一眼道祖。

“未見過第二脈聖體證道,有幸見過第一脈聖體成帝,她,曾給吾看過那古老的畫麵。”道祖悠悠道,“同為荒古聖體,成帝的異象,顏色或許不同,但形態必定一樣,第二脈聖體證道的征兆,必也是八部天龍。”

冥帝未語,知道鴻鈞口中的她,是指古天庭女帝,既是她傳的古老畫麵,那必是真的,他無條件相信。

“不是帝荒和紅顏。”

“太古路上,還有第三個諸天人?”

“兩種可能,第一,是帝尊當年百萬神將中的殘留;第二,那人出自太古洪荒,去了太古路。”

“英雄所見略同。”

兩帝你一言我一語,將某事拎了個門兒清,其都在暗自鬆氣。

即將成帝的人,不在諸天也好,如此,人界便還有喘息的機會,這期間的歲月,便是一段寶貴時間,等葉辰大成,等諸天真正穩住陣腳,再出新大帝,這順序,纔是最完美的。

轟!轟隆隆!

說話間,虛無出帝征兆的異象,已然消散,證明太古路上的那人,已惹出了帝劫,隻雷鳴聲在響徹,至於他能否證道,還要看造化,能成帝最好,也能給帝荒和紅顏減輕壓力。

兩帝猜的不錯,惹來帝劫的人,的確在太古路上,也的確不是帝荒和紅顏,而是那個無頭的諸天人。

轟!轟隆隆!

此刻太古路,不是一般的熱鬨,漫天滿地,都是遁逃的人影,包括天魔、厄魔、第一脈的大成聖體。

自然,也包括帝荒和紅顏。

不怪他們如此,隻因那無頭人,也在漫天滿地的竄,他來回溜達冇事兒,可怕的是他頂著帝劫雷海。

亦如多年前,他依舊渾噩不堪,依舊神誌不清,不過,卻有一種極為上進的潛意識,那就是,哪人多往哪湊,他走哪,帝劫雷海便跟到哪。

“該死。”

天魔帝咬牙切齒,打的正熱火,那個無頭諸天人,稀裡糊塗就開了帝道神劫,那可不是一般的天劫,誰特麼敢硬抗,太多天魔被劈死,其中還有一尊天魔帝,被劈的帝軀崩滅。

“該死。”

厄魔帝也怒吼,打著打著,他孃的就開掛了,這麼多人,紮了個這麼大個堆兒,你也好意思開帝劫?

“劫後,必斬你。”

第一脈大成聖體,臉色也猙獰,普通的天劫,他們是能硬抗的,但帝劫就不一樣了,他們不是不能在下麵溜達,但那是一種禁忌,專屬第一脈的禁忌,挨多了帝道神劫,血繼限界便會被劈滅,永遠都無法再開的。

相比他們,第二脈並無這等限製。

所以說,兩脈聖體是互有長短的。

“真意外之喜。”

紅顏乾笑,遁法雖是奪天造化,卻也狼狽不堪,聖軀多雷痕,皆是被帝劫劈出來的,每一道血壑,都縈著帝道的雷息,能化解聖體本源,且極難癒合,她也不敢硬抗那等劫雷。

帝荒未言語,神色卻極為尷尬。

那個無頭的人,他們的好戰友,神誌不清,也便六親不認,真見誰劈誰,天魔、厄魔、第一脈大成聖體遭了秧,他與紅顏,也好不到哪去,先前的大戰,他們可是混在一起的。

那個逗逼,招呼都不打一聲的,上來就開帝劫,都措手不及。

再看無頭人,反正冇腦袋瓜子,也不知他是啥個神情,但多半是木訥的,冇頭顱的他,也是一個吊炸天的主,拎著他的漆黑戰斧,頂著帝劫雷海,竄來竄去,哪人多往哪湊。

由此可見,當年的他很有活力,必是一個能搞事的人才,就算在渾噩中,也不忘乾坑人的勾當,那潛意識中,其實藏著一顆極不安分的心。

噗!噗!噗!

轟隆聲中,多血霧洶湧。

天魔他們頗淒慘,大帝能走脫,大成聖體能飛遁,但帝之下的魔兵魔將們,可就冇他們那般好運了。

可以這麼說,無頭人一路走過,除了大帝和大成聖體,基本已冇活物了,大帝和大成聖體都不敢硬抗帝道神劫,更莫說那些個蝦兵蟹將了。

這波乾得漂亮。

遠方天際,帝荒與紅顏已定身,含蓄如帝荒,都想整這麼一句話,自來了太古路,自碰見無頭人,他仨基本都被是被追著打,還是無頭人出類拔萃,終揚眉吐氣一回了,那麼多大帝,那麼多大成聖體,愣被他一人追的漫天竄,那畫麵不極其的養眼。

唏噓歸唏噓,希冀還是有的。

無頭人不是帝,都能屠戮至尊,這若證道,那還了得,搞不好,能重塑出頭顱,他們處境必會好一點。

前提是,他能在帝劫下活命。

轟!轟隆隆!

太古路熱鬨,諸天星空也熱鬨。

因那帝劫,整個星空都在搖晃,此番動靜,比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浩大,頻頻不絕的轟隆,如一聲聲的喪鐘,莫說小輩,連至強巔峰都聽的心悸了,心靈隨之一次又一次震顫。

“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人王喃喃自語道,望看著蒼緲,奈何冥冥有限製,他看到的僅一片朦朧,萬事通的他,也成睜眼瞎。

如皇者、如神將、如閻羅他們,都有踏入星空,算是巡視,今日的轟隆太反常,搞不好還有帝降臨。

去看浩瀚星空,畫麵有些糟糕,因轟隆的震動,頗多星空崩塌,時而搖晃,走著走著,便一頭栽倒了。

“總覺有不好的事要發生。”

“星空這般混亂,冇厄難纔怪。”

“扯淡,還能不能安生了。”

星空多人影,議論聲此起彼伏,近些時日的諸天,越發不正常了,某種不祥的預感,也愈發濃烈了。

“莫把太古路劈壞了。”

冥帝喃喃道,雖望不見太古路,卻能想象那畫麵,帝道的神劫毀天滅地,那本就斷了的太古路,多半會因此變的支離破碎,崩潰也說不定。

太古路毀了,去太古洪荒的路,那也就斷了,若再想接續,若再想重鑄,可就難了,那等技術活,不是大帝、天帝能做的,起碼得準荒帝。

武帝仙尊葉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