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 第一脈的門票

萬界神主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 第一脈的門票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葉辰的龍吟聲,更多一抹威嚴,道龍本就龐大,又開血繼限界,霸氣側漏。

吼!吼!吼!

聖魔的一百三十一尊烏黑道龍,方纔化成人形,又因葉辰,重入龍態,葉辰直入九霄,他們便追著入了九霄。

毀天滅地的大戰,又一次開啟。

轟!轟隆隆!

太上天混亂了,不止空間混亂,法則也混亂了,有星辰映現,轟然炸滅,有驕陽幻化,瞬時崩毀,電閃雷鳴中,演出無數毀滅異象,映滿末日之光。

“你這開了光的嘴,就是好使。”

日月神子仰望太上天,抽空還瞟了一眼東周武王。

“是他給麵子。”

東周武王深吸一口氣,說的語重心長,有一種逼格,已漸入佳境。

“倒是忘了,他叫葉辰。”

相比世人,冥帝緊繃的身體,就鬆懈了下來,眸中再無擔憂色,不知從哪摸出一個煙管,塞滿了菸絲,吧嗒吧嗒抽著,煙霧繚繞中,如似在修仙。

道祖的神態,與之差不多。

冇錯,那個賤人叫葉辰,誰死他都不會死,天生就是小強的命。

“躲開。”

諸天的老輩多嘶吼,卷著自家的後輩,又遁出老遠。

大戰動靜太大,聖血如雨傾灑,成一道道雷電,每一道都有毀滅之威,劈的星空炸裂,碾的星穹崩塌,強如曦辰與帝萱,都不敢妄自硬扛,隻因太上天上鬥的太凶。

噗!噗!噗!

有血繼限界撐著,葉辰一樣是挨錘的那一個,誰讓對方人多,也都不死不滅,一路追著葉辰打,霸烈也葉辰,也不敢硬戰。

都有血繼限界,那可是一挑一百三十一。

撐過冥冥中的時限,方為正道。

吼!吼!吼!

伴著龍吟聲,一百三十二頭巨龍,又齊齊迴歸了人形。

那一瞬,世人的眸光,都是璀璨的,一雙雙眸子,都鋥光瓦亮。

不怪他們如此,隻因一百三十一尊聖魔,都褪去了血繼限界。

而葉辰,卻還在不死不傷的狀態。

大戰,有那麼三兩瞬的停歇,聖魔未攻伐,對麵的葉辰,則在狠狠的扭動著脖子,先前無血繼限界,從開打便一直在逃,有那麼幾瞬,都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有那麼幾瞬,還險些徹底葬滅,不止一次被逼的發狂。

此番不同了,雙方的形態,調換了一下,他有血繼限界,對方冇了,風水輪流轉,換他有不死不滅了,那這場天劫,就得換個打法了。

嗡!

伴著一聲嗡隆,他化出了一根棍子,傳說中的道棍,加持了輪迴之力、時空之力、空間之力、時間之力、血繼之力、本源之力多種力量融聚,這根棍子嗡嗡的,連他的手,都被震得巨顫,其威力之強悍,可想而知。

“老夫掐指一算,聖體要大展神威了。”

不知哪個老傢夥,捋了捋鬍鬚,一語說的意味深長。

“怕是有些難,縱無血繼限界,對麵也有一百三十一尊聖魔。”

“一挑一百三十一,陣容還是被絕對壓製。”

“那可不好說,聖體的威勢,還在漸漸增強。”

不少人插嘴,身體依舊緊繃。

“你可有發現,此番葉辰的血繼限界,與往日有些不同。”

“嗯,總覺強了不少。”

世人多言語,小輩嘰嘰喳喳,老輩雙目微眯。

天地人三帝的神態,也多深意。

如諸天修士所言,葉辰此番開的血繼限界,與往日的確不怎麼一樣,力量更純粹,更有冥冥中一種神力加持,讓葉辰,更顯魔性,更顯霸道。

轟!

議論聲中,第九聖魔首先開攻,一步踏碎虛無,一掌拍來。

嗡!

葉辰不退反進,滔天魔煞洶湧,狠狠揮動了手中道棍。

噗!

烏黑的無光,一瞬乍現,晃的看客們心神一陣迷離。

畫麵,比想象中更讓人駭然,第九聖魔竟被葉辰,一棍打爆了。

轟!砰!噗!

未等看客們晃過神,這等聲響便頻頻響起了。

大楚的第十皇,大展神威了,真真吊炸天,拎著他的道棍,橫衝直撞,一通胡亂砸,毫無章法可言,每有一棍掄出去,必有一尊聖魔爆裂。

咕咚!

不知多少人吞口水,那是聖魔啊!與葉辰同級的聖魔,先前那般霸道,如今咋這般脆弱,除了有限的幾尊聖魔,貌似無人能扛住葉辰的一棍。

太上天上的一幕,有些無法無天了。

好似,冇了血繼限界,聖魔真就脆弱了不少,一尊尊衝上去,一尊接著一尊的挨棍子,或橫翻出去,或聖軀爆裂,冇有最尷尬,隻有更尷尬。

轟!砰!轟!

因大戰,轟隆聲也越發強橫。

葉辰被錘的很慘,一百三十一尊聖魔,被錘的更慘。

葉辰站不穩,一百三十一尊聖魔,同樣站不穩。

他的打法,很好的詮釋了何為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有血繼限界撐著,他是真的瘋了,披頭散髮,沐浴著鮮血,毫不防禦,有的隻是攻伐再攻伐,走到哪打到哪,如一尊戰神,也如一尊發了狂的魔神,聖軀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吞吐著血繼的力量,好似將他燃成了一朵火焰。

也得虧眾聖魔隻是法則身,若有神智,若能開口說話,必會罵娘,這不是大戰,這特麼是天劫,一人拎著棍子,肆無忌憚的開掄,誰來誰尷尬。

噗!

血光乍現,葉辰聖軀炸滅了半邊,驚得世人心頭直跳。

就這,那廝也視若無睹,僅剩半個聖軀,僅剩一隻手,還在漫天掄動他的道棍,一棍接一棍,一棍更比一棍霸道,一邊重塑肉身,一邊大戰聖魔。

下方,已無言語,一個個觀戰者,都看的雙目發直。

“好奇怪的天劫。”

至強心境如帝萱,都忍不住喃語了。

奇怪這個詞用得好,看客們除了三尊帝,基本都是這感覺。

如這等天劫,哪個渡劫之人不是漫天遁逃,以撐過冥冥中的某個時限。

這位倒好,一挑一百三十一,還帶正麵硬剛的。

“我都替聖魔尷尬。”

小猿皇搔了搔猴毛,火眼金睛璀璨,那個渡劫者,已不是他家的老七,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有血繼限界撐著,打的那叫霸絕無雙。

“葉辰強了,聖魔弱了。”

立在虛無的姬凝霜,喃喃自語了一聲。

這話,是對的。

天冥兩帝看的更真切,自冇了血繼限界,每一尊聖魔法則身,威勢都在漸漸跌落。

有意思的是,聖魔氣勢弱一分,葉辰氣勢便強一分。

這,是一個此消彼長的過程,聖魔哪會那般脆弱不堪,皆因他們戰力都在下跌。

而葉辰之戰力,卻在持續增長。

所以說,自葉辰開血繼限界的那一瞬,聖魔便很難再有翻盤的機會了。

除非,聖魔能重開血繼限界,如此,消散的力量,或許會復甦。

“第一脈的天劫,真讓人捉摸不透。”

冥帝笑了,不知是冷笑,還是欣慰的笑,冷笑是對無情的上蒼,欣慰是對葉辰,那貨雖不怎麼要臉,但畢竟是絕地涅槃了,硬生生扭轉了乾坤。

這場天劫的詭異變化,他是搞不懂的。

他搞不懂,道祖亦搞不懂,隻因如這類天劫,他們也是頭回見。

也許是隔著天冥屏障,兩帝看的不再那般透徹。

時間久了,東荒女帝的美眸,卻多了深意,她在諸天,她在天荒,無屏障隔絕,在不經意間,尋到了一絲端倪。

與其說聖魔弱一分,葉辰便強一分,倒不如說,聖魔丟掉的某種力量,都加到了葉辰身上,丟一分便加一分,他們丟的越多,葉辰加的便越多。

轟!砰!轟!

萬眾矚目下,葉辰打的更歡實了,也更霸道了,一棍子一個。

相比他,聖魔卻越來越弱。

此刻,莫說天地人三尊帝,連觀戰的諸天修士,都看出蹊蹺了。

不知何時,轟聲才湮滅。

大道太上天上,再無轟隆,聖魔停了,一個個聖軀殘缺,未再重塑,都在一寸寸化作飛灰,天劫的時限,該是到了,未再時限內誅滅葉辰。

正中間,葉辰拎著殘破的道棍,踉蹌一下才站穩。

至此,他的血繼限界,才緩緩消散,聖軀是染血的,略顯暴虐的眸,更多清明色。

伴著血風,聖魔一尊尊化滅。

臨走前,他們都多了一絲神智,看葉辰的眼神兒,並非欣慰,而是猙獰和陰森,有那麼幾尊,眸中還有鬱悶色,特麼的,這麼多人,冇打死他一個?

“還會不會有其他天劫。”

世人仰看,都目不轉睛,就這吧!彆再來了,到此為止,已功德圓滿。

“你彆說話。”

日月神子看了一眼東周武王,嘴開過光了,就少吭聲。

“嗯。”

東周武王也上道,隻輕嗯一聲,已被驚了一回,這等橋段,再不想看第二次。

“成了。”

姬凝霜輕語一笑,帝之眼界頗高,看得出,天劫已過。

她的話雖輕微,世人都聽得見,懸著的心,終是落地了,帝都說了,那自是不假。

轟!轟隆隆!

太上天嗡顫,轟聲不斷,皆因葉辰之威壓。

渡過了天劫,他已是一尊真正的大成聖體,通體金輝籠暮,光芒四射,如一輪驕陽,光明普照世間,古老的異象,頻頻顯化,混沌大界異象,也比先前更多靈性,奧妙的大道天音,響徹諸天,更襯的他,如一尊神明。

葉辰並未下來,微微閉了眸,如一尊雕像,靜靜立在那,一動也不動。

世人不解。

下一瞬,葉辰豁的開眸,本是深邃的眸,又成了兩個黑窟窿,黑白相間的長髮,也隨之化作赤紅色,周身多了滾滾魔煞,傷口淌溢的血,也成了黑色。

“又開血繼限界?”

“逆天了,一日間連開兩次血繼限界。”

“不儘然吧!我咋覺聖體,能自由掌控血繼限界了。”

“彆鬨,那是聖魔的專屬。”

議論聲中,葉辰的血繼限界,又散了。

前後不過一瞬,他又開了,驚得太多人都冇站穩。

東荒女帝俏眉微顰,也不免意外。

冥帝與道祖對視一眼,又齊齊望向葉辰,都在捋鬍鬚,眸光深邃。

再無人言語,隻看葉辰擱那變戲法。

所謂變戲法,便是秀他的血繼限界,一瞬開啟,一瞬消散,一瞬褪去,一瞬再入,正常狀態與血繼限界狀態,來回變換。

此刻,已無人再問,傻子都看得出,葉辰能隨意開血繼限界了。

所以,他們才震驚,才駭然。

常人開一次血繼限界,何其艱難,強如巔峰準帝,到死都未必能開一次。

可葉辰,竟掌控了血繼限界,不死不傷,不死不滅,那可是神級掛啊!

本身就足夠逆天了,再來這神級掛,豈不是要瘋。

“一場厄難,一場造化啊!”

冥帝唏噓,道祖也笑的樂嗬。

就說嘛!第二脈渡劫,第一脈卻死皮賴臉的跑來湊熱鬨,但這熱鬨,可不是白湊的,是要交門票的,而這門票,便是血繼限界,葉辰撐過了,那血繼限界,便是冥冥中戰利品。

“你這把牌,打的不怎麼好啊!”

曾有一瞬,兩帝都仰了眸,仰看了縹緲,不知是在對誰說,可那語氣,卻略帶些幸災樂禍,葉辰的天劫,明明已渡過了,你丫的偏要插一腳。

這下好了,未誅滅葉辰,反送了他一場機緣,把一尊本就逆天的聖體,整的更逆天。

人界太上天,葉辰已不在變戲法。

他怔了許久,才莫名的笑了,越笑越開心。

他乃渡劫者,他最清楚。

先前爆錘聖魔時,便有某種覺悟,非聖魔不如他,是他的力量在增強,是聖魔在不斷虛弱,那段時間,有一股股力量,在源源不斷的湧入他體內。

他知道,那些力量,是來自一百三十一尊聖魔。

天劫落幕,那力量便消散了,或者說,是凝成了血繼限界。

他能自由開啟血繼限界的了,聖魔專屬的神級掛,他也有了。

自然,這血繼限界可不是白開的,是以消耗壽元為代價的,而且,一次比一次消耗的更多,與當年仙輪眼施展天照時,是一個道理。

說到壽元,他這一步,就冇怎麼站穩了,散了血繼限界,頭髮卻全白了,能清楚感受到壽命的流逝,壽元本就無多,這麼一整,極其有限了。

他不再笑了,也笑不出來了,隨手拎了儲物袋,挨個的挑,挑續命的丹藥。

s今天兩章。

(2020年2月26日)

多謝大家的一路支援和鼓勵!!!

武帝仙尊葉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