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裂縫儘頭太古路

萬界神主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裂縫儘頭太古路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最新網址:

轟!

天魔天帝定了身,一腳踩的星域崩塌,極道帝威滔天,漆黑魔煞洶湧翻滾,淹冇乾坤,天音頗魔性,響滿了四海八荒。

“這是諸。”

錚!

天帝話都還未說完,便見毀滅的一劍,自遙遠星空斬來,帝軀險被生劈,方纔穩住身形,便被東荒女帝,捲入太上天。

“小小大帝,也敢攻吾?”

天魔天帝震怒,顯了帝道魔像。

轟!砰!轟!

而後便是轟隆,兩帝於帝道戰場開戰,大戰動顫宇宙星空,抬眸仰看,多見末日異象,大道太上天都撐不住至尊威壓。

冥帝雙目微眯,能見天魔天帝的周身,環繞有時間法則,非後天所悟,是先天自帶,映著烏黑魔光,也蒙著毀滅色彩。

很顯然,那不是一般的天帝。

不過,諸天的東荒女帝,也不是蓋的,證道成帝已有一千多年,已非當年的小女帝,對禁忌法則的參悟,亦奪天造化。

道祖看的乃蒼緲,正是先前裂縫之地,裂縫已癒合,葉辰已無蹤影,不出意外的話,他能從那裂縫,逆向殺到太古路。

天玄門,天庭女帝已走出,俏眉微顰,神色不怎麼好看,太古路不是想象中那般簡單,葉辰獨自一人去,很可能被滅。

自那方收眸,她也直入太上天。

“你。”

見女帝殺上來,天魔天帝驟然色變了,似是認得天庭女帝,猩紅的帝眸中,還多了恐懼之色,本就落下風,天庭女帝殺上來,徹底被壓製,被打的站都站不穩。

噗!噗!噗!

漆黑的帝血,如雨傾灑。

啊!

在諸天,這尊天魔天帝,顯然不夠看,獨戰不行,更莫說被群毆,兩尊女帝比他想象中更可怕,一次次將他帝軀打爆。

轟!砰!轟!

不止諸天有轟隆,蒼緲也有傳來。

“到太古路了?”

道祖輕喃,極儘目力仰望,自聽得出,蒼緲傳來的轟隆,乃大戰的波動,多半就傳自太古路,搞不好是葉辰大展神威。

道祖猜的不錯,但隻猜對了一半。

太古路上的確有大戰,卻非葉辰而起,而是帝荒和紅顏遭了群毆,足幾十尊天魔帝,各個神威滔天,打的是天崩地裂。

再說葉辰,還在裂縫通道中。

此通道光怪陸離,無時間和空間概念,有時空之力、半時空之力飛溢,與時空亂流有些相像,時而還交織出毀滅之力。

葉辰緩步而行,帝道神識窺看著八方,霸道的帝軀,被莫名的力量,劃出一道道血壑,也僅是血壑,遠傷不了他根本。

他曾施法,欲刻輪迴印記,想以此施飛雷神回諸天,可印記方纔刻下,便被瞬間抹去,還有夢迴千古,也一樣被隔絕。

不知何時,他纔出裂縫。

入目,便是昏暗的天地,上方陰雲密佈,且雲中電閃雷鳴,下方焦土一片,浩瀚無疆,以他帝道目力,都望不見天儘頭。

這裡,冇有白天黑夜,亦無星輝月光,有的儘是昏暗,好似有一層雲幕,遮了該有的光明,走到哪,都是傍晚的天色。

“是太古路。”

葉辰心中這般說道,雖是第一次來此,卻極為篤定,隻因繼承了第一世的些許記憶,看這昏暗天色,瞧這混亂乾坤,肚皮極為相像,多見空間扭曲,朦朧氤氳的迷霧之中,還能見時空的光暈似隱若現。

對此,他並不意外。

太古洪荒涉及時空,通往太古洪荒的路,自也涉及時空,正因如此,他才驚歎天庭女帝的手段,這得多大的神通,才能鑄出這麼一條路,他自認是做不到的。

“前輩。”

“小紅。”

葉辰邁開了腳步,走一路,呼喚一路,欲尋帝荒、紅顏和戰神刑天。

可惜,未得到迴音,更無大戰波動。

“老大,遁甲天字。”

正走間,突聞混沌鼎一聲咋呼。

“瞧見了。”

葉辰說著,輕輕抬手,將一顆飛過的金字捉了過來,的確是遁甲天字。

太古路上會有此字,葉辰也不意外。

相傳,遁甲天字出自遁甲天書,而遁甲天書,也與太古洪荒有關,至於何種關係,他尚還不知,傳承的第一世記憶中,也無這方麵的秘辛,隻知遁甲天書很神秘。

轟!轟隆隆!

驀的,轟聲乍起,震得乾坤晃盪。

葉辰側眸,一步登天,直奔昏暗深處,能精確地尋到轟聲源頭,聽聲響,該是大戰波動,而且,還是一場帝道大戰。

“撐住。”

葉辰眸光如炬,很本能的以為,是帝荒、紅顏、或戰神刑天,多半遭遇了外域的至尊,隔著無儘蒼緲,能嗅到天魔之氣。

讓他皺眉的是,並無三人的氣息。

遙看天邊,虛無上兩道人影大戰正酣,其一乃天魔的至尊,大帝級;其二乃諸天人,身披古老鎧甲,手提淌血仙劍,壓竟是一尊準帝,論級彆,該是至強巔峰。

“九天神王。”

葉辰帝眸微眯,認得那身披鎧甲的人,名九天,為九元天體,號九天神王,乃戰古大帝座下第一神將,他雖未見過其真人,卻見過其雕像,曾造過不朽傳說。

看來,戰古大帝當年,也曾帶著神將,入太古洪荒,九天神王之所以在這,該是與戰神刑天,揹負著同樣的使命,那便是回諸天搬救兵,無奈,太古路已崩斷。

噗!

他看時,九天神王喋血,被天魔帝一矛洞穿,古老的神軀,險些被強拆了。

“死吧!”

天魔帝獰笑,淩天一矛砸了下來。

九天神王身形搖晃,已站都站不穩了,戰甲殘破不堪,渾身血壑,通體每一道傷痕,都縈著帝道殺機,非他不夠強,是修為絕對壓製,對方是帝,他隻是準帝。

轟!

葉辰一步跨過虛無,一掌掄了過來。

天魔帝驟然色變,都未瞧見出手者是誰,隻見一隻金色的大手,攜有毀天滅地之威,掌印還未到,心靈便忍不住戰栗。

電光火石間,他祭了帝道異象。

尷尬的是,他帝道異象的守護,脆弱不堪,被葉辰一掌打的崩毀,連帶著他的帝軀,也一併被打滅,隻剩一道虛幻的帝道元神,但也在墜落中,一寸寸化作飛灰。

到了,他都未瞧見是誰,隻見遠方一道金光人影,極為刺目,看不清真容。

九天神王神色怔怔,滿目的難以置信,那特麼是一尊帝啊!不受壓製的帝,竟被人一掌打滅,那出手之人該有多強大。

他下意識回眸,入目便見葉辰。

“聖體?”

“成帝的聖體?”

神王的眼界,還是不低的,一眼洞悉。

正因看出了,所以才震驚,縱觀整個諸天史,大成聖體有不少,證道成帝的聖體還是頭回見,難怪能一掌打滅一尊帝。

說話間,葉辰已從天而降,未有言語,手掌放在了神王肩膀,施了神力,替其抹滅了殺機,也幫其癒合了殘破的神軀。

僅一眼,他便看透了九天神王,體內潛藏有神秘力量,能屠大帝的那種,該是得自太古洪荒,但不能永久長存,用一分則少一分,此刻,那力量已所剩無幾了,若非如此,那尊天魔帝也未必是神王對手。

“後生可畏啊!”

九天神王笑的疲憊,也笑的欣慰。

“前輩,太古洪荒究竟出了何等變故。”

葉辰當即問道,繼續灌輸神力。

“不知。”九天神王輕搖頭,聲音沙啞不堪,“大帝隻讓吾等回諸天搬救兵。”

葉辰不由皺了眉,得了神王準確答案,便印證了先前的猜測,太古洪荒的確有大變故,前是戰神刑天,後是九天神王,皆準帝級,足證明一件事,那便是身在太古洪荒的曆代大帝,都無暇他顧,因騰不出手來,纔會派各自座下的神將回諸天。

看九天神王悲涼的神色,便知一同出來的神將,並非他一個,至於其他的,多半已葬身太古路,便如他當年的第一世。

“前輩可曾見帝荒、女聖體和戰神。”

葉辰問著,又祭了帝道本源。

“帝荒還活著?”

“女聖體?”

“刑天也活著?”

九天神王思緒被打斷,可神情卻驚異,他記憶中,帝荒為護月殤成帝,早已葬滅了;還有女聖體,荒古聖體還有女的?什麼鬼;刑天那廝命也夠大,竟也活著。

葉辰微笑,九天神王不知,也在情理中。

他傳了神識,將諸多事告知。

九天神王讀之,唏噓不已,竟不知後代諸天,發生了這麼多有趣的事,他該是錯過很多精彩的劇目,譬如帝荒和紅顏。

“未曾見過他們。”

良久,才聞九天神王迴應。

葉辰默然,又皺了眉宇。

“此路毀壞的程度,遠比我等想象更嚴重。”九天神王緩緩道,“吾用了幾千年纔看明白,太古路崩斷,斷的可不止三兩處,斷開的太古路,首尾是不相連的。”

神王這般一說,葉辰瞬間懂了。

太古路不知斷了幾截,之所以未尋到帝荒三人,多半是他們不在同一截上。

而他,所進的裂縫,通往的恰巧是這截太古路,或者說,因裂縫通道時間和空間的錯位,本不該到這截,卻到了這截。

這一點,很好解釋。

先前,那道裂縫跌出了一尊天魔天帝,顯然不是從這裡跌出去的,先前若有天魔天帝在這截太古路上,那九天神王不可能還活著,大帝都戰不過,更莫說天帝。

所以說,從哪跌出去的,再從那道裂縫進來,不一定還是原來那截太古路。

至於搬救兵,這個本身就很難做到的,太古路已崩斷,隻天庭女帝能接續,無論從太古洪荒中出來多少神將,都註定回不去諸天,至少從太古路是回不去的,若恰巧遇見了裂縫,便有機會回去,但也得瞄準才行,能跌到諸天三界,同樣能跌到外域,若一不留神到外域,會死的很慘。

事實證明,跌回去的機率,小的可憐,這麼多年來,跌到諸天的外域至尊和魔兵魔將,倒是不少,卻從不見一個諸天人跌回去,或許他們曾尋到過裂縫,可惜運氣不佳,未跌到諸天來,卻跌去了外域。

在這看臉的時代,運氣很重要。

再說他第一世,縱太古路上無外域至尊,他也到不了太古洪荒,隻因這條路是斷的,無天庭女帝,誰來都不好使。

“小娃,你是從裂縫進來的吧!”

九天神王開口,又看葉辰。

“如前輩所說。”葉辰笑著點頭。

九天神王則一聲歎,裂縫他自也見過,也見過人進裂縫,進去便杳無音訊,可能回到了諸天,可能在通道中被禁忌之力毀滅了,也可能跌到了天魔域或厄魔域。

不過,先前從太古洪荒出來的眾神將,大多還是被滅在了太古路,他是其中較幸運的那個,這截太古路上,無太多外域至尊,至少,並冇有天帝級和帝道聖魔。

微風拂來,神王嘴角又溢鮮血。

不止如此,他那染血的長髮,也一縷縷化作了雪白,看樣子,已是壽元無多。

可以這麼說,若非體內太古洪荒的力量,在暗中撐著,他多半已成歲月塵埃。

這麼多年,不知戰了多少場,那股力量,已消耗殆儘,他的大限也將迎來儘頭。

“前輩,且先睡上一段歲月。”

葉辰終是收了手,卻使出了帝道仙法,將九天神王封印了,可不能讓這尊神將老死了,需尋到太古洪荒,才能解封。

將神王放入大鼎,他循著一方找去。

他並不知這裡,是第幾截太古路,隻知這片天地,無比浩瀚,真太遼闊了。

是他小看了這條路,本以為從裂縫進來,便能尋到帝荒、紅顏和刑天,可事實上,欲找他們仨,會比登天還難,除非接續太古路,遺憾的事,他無那個神通。

而他此時此刻的處境,就有些尷尬了,貌似已被困在了這截太古路,去不了太古洪荒,也回不了諸天三界,能找到裂縫自然好,從裂縫穿梭回去也自然好,但若瞄不準,跌去天魔和厄魔域,會更尷尬。

古天庭女帝不讓他過來,是極正確的,那娘們兒好似早知太古路的狀況,來了太古路,就很難回去了,而且,時刻都有被滅的可能,他第一世便是很好的例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