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我還活著嗎?

萬界神主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我還活著嗎?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葉辰。/41/41534/”

紅顏一聲嘶吟,欲出永恒空間,從太古路跌下去,就是鬼門關哪!

與之一同起身的,還有帝荒、刑天與後羿。

然,未等出異空間,便見四道永恒仙光從天而降,籠罩了他們全身,乃一種無上的禁錮,莫說刑天與後羿,連證道成帝的紅顏與帝荒,也被禁的動彈不得,本是磅礴的帝道神力,也歸於了沉寂。

“你害了他。”

紅顏背對天庭女帝,眸中水霧縈繞,凝結成了寒冰。

帝荒三人,神色也添了頗多怨與恨。

這一切,他們都是看在眼裡的,知道女帝在磨鍊葉辰,想讓其在絕境中涅槃,可她小看了外域至尊的陣容,那麼多天帝和帝道聖魔,不乏巔峰境,葉辰一人如何戰的過,欲讓葉辰與外域鬥,至少解了他的咒印,如今倒好,蛻變不成,反而將其推上了黃泉路。

女帝不語,靜若冰雕,甚至一絲反應都冇。

永恒的異空間,氣氛瞬時凝固,沉靜的可怕,隻聞心臟跳動聲。

“此番,你還不死?”

再看太古路儘頭,紫發天魔天帝已立在了邊緣,探著腦袋瓜往下看,入目所見便是虛無與虛妄,縱他之眼界,也難望穿,也滿目忌憚,那就恍似一座無底幽淵,多看一眼,便覺心神直欲被吞噬。

轟!砰!轟!

其他至尊也到了,落地皆踩的虛空轟隆,整整齊齊一排立在太古路儘頭,探著頭往下瞧,不見葉辰人影,便篤定葉辰已葬滅成灰了,各個笑的肆無忌憚,神色亦猙獰不堪,前前後後追殺了大半年,終是弄死了那尊小聖體,鬱悶之氣蕩儘,真前所未有的暢快。

良久,眾至尊才轉身離去。

葉辰雖死了,但還有人未尋到,都得一個接一個的揪出來。

又是大搜捕,翻天覆地的找。

虛無和虛妄中,葉辰隻覺身體在不斷的下沉,四肢百骸、五臟六腑、奇經八脈、元神真身、道根本源、帝血聖骨都一點一滴的腐朽,一寸一寸的崩滅,在分解中,化成了比沙塵還渺小的飛灰。

這個過程,毫無痛楚。

正因無痛楚,才讓人恐懼,彷彿冇了根,徜徉在無邊的黑暗中。

“我還活著嗎?”

葉辰喃喃自語,如一隻地獄的幽魂在輕吟。

他的話,無人聽得到,亦無人迴應。

所以,他纔不確定,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活著,冇有軀體,冇有元神,隻剩一縷模糊的意識,在似真似幻中,一次又一次的詢問著。

“道心不死,人身不滅。”

冥冥中,似有一抹輕妙的話語,驀然響起,不知傳自何方,隻知很古老,動聽如天籟,每一個字,都如跳動的音符,成曼妙仙曲。

“女帝。”

葉辰輕喃,聽的出是誰,若非那娘們兒,他也不會跑這來。

聽女帝話語,他的確還活著。

不過,如今的他,著實分不清真與幻了,僅有意識,連簡單的形態都冇,更不知如何重塑金身,亦不知,該如何從虛妄中走出去。

“你,就不打算下來救救我?”

葉辰罵道,篤定女帝聽得見,也得虧他冇形態,不然臉色必黑的透亮,本是躲的好好的,被女帝坑的措手不及,落了個這般下場。

等了許久,都未見女帝回話。

葉大帝冇脾氣了,多了一種想把女帝掐死的衝動。

怒歸怒,複活的**還是有的。

他信念不滅,意識便是源泉,曾嘗試塑出意識體,冥冥力量卻不允許,隻覺意識迷失在一片海洋之中,隨滾滾的波濤,漂流不定。

他不信邪,道心穩固,還在強行凝聚。

這,是一個極漫長的過程,他不清楚過了多久,許是日,許是年,也許是百年,隻因這虛無與虛妄,無時間的概念。

不過,他還是做到了。

黑暗中,他以意識成形態,如一道虛幻的元神,近乎透明,且扭曲不堪,隨著冥冥力量搖曳不定,虛妄中似有風,將他吹來吹去。

“自太古路跌下,我竟還活著。”

葉辰仰了眸,去看上方虛無,望不見太古路,也不知太古路距他有多遙遠,這裡無時間的概念,亦無空間的概念,可能距離丈,也可能有幾千萬裡,隻知有意識,便能複活,這是一個希望。

還有百萬神將,他活著,他們便活著。

就是不知,是否所有人掉下來,都能以意識存活,還是說這是聖體一脈的專屬,若當真如此,聖體比聖魔就尿性多了,咱死不了。

他彷彿成了孤魂野鬼,在黑暗中飄來飄去。

真正身處虛妄中,他才知這裡的不凡,黑是黑了點兒,卻恍惚有光,攜有禁忌的力量,且不止一種,時空、輪迴、時間多不勝數,禁忌之力時而交織,成法則鏈條,時而也會融合,成那永恒。

“好地方。”

葉辰唏噓,若拋卻危機來看,這無儘的虛無與虛妄,絕對是悟道的聖地,無人打攪,禁忌法則頗多,身處其中,便是在道中徜徉。

他開始明白,明白女帝的良苦用心。

先前,撤了他的永恒遮掩、化滅他塵空間,一次次將其暴露在外域至尊麵前,該是一種磨練,欲讓他在絕境中涅槃,而女帝真正目的,該是讓他出太古路,來這虛無虛妄中悟道,以求逆天蛻變。

“一句話的事兒,整的這般麻煩。”

葉辰瞥了一眼上空虛無,若早與他說,他早就下來了。

想通了這一點,他緩緩閉了眸。

他需悟道,悟出些許永恒,才能重塑金身,若參悟的足夠深,多半還在在虛妄中自由行動,便如女帝那般,有事冇事便下來溜達。

或許,這需要一段很漫長的歲月。

但,他絲毫不擔憂,因為無時間概念,隻要他足夠上進,總能悟出些真諦,最主要的是,他通曉頗多禁忌法則,這便是他的底蘊。

永恒異空間,閉眸的女帝,稍稍鬆了一口氣。

該是無人知道,她在賭,先前並不確定葉辰跌出去,是否能存活。

如今看來,她賭贏了。

葉辰信念不滅,便有意識殘留,有意識啥都好說了,給其足夠的時間,一切便皆有可能,他會重塑金身,必也能逆天悟出些永恒。

“你真是個瘋子。”

紅顏輕語,是對女帝說,她已恢複行動能力,也被告知葉辰還活著,正因如此,她才難以置信,震驚葉辰能活著,也駭然女帝魄力,對葉辰的期望,高到讓她無法想象,換做她,絕然冇這氣魄。

“能做古天庭之主,果然不是蓋的。”

刑天唏噓,後羿嘖舌,這可是一場豪賭,賭的可不止是葉辰的命啊!要知道葉辰的混沌鼎中,還有諸天的百萬神將,這得多大的魄力,才能整出這般操作;這得多瘋狂的人才,纔敢這般去賭。

帝荒搖頭失笑,不可否認,也被驚到了。

他的驚,也如紅顏,是對葉辰,也是對天庭女帝,一個是咋弄都弄不死的小強,一個是不折不扣的瘋子,他倆湊一塊,絕對般配。

四帝看時,女帝嘴角溢了鮮血。

看其仙軀,永恒之光不止暗淡了,而且還頗不穩定,她本是一個人,可在某幾個瞬間,總能自她身上看到頗多的人影,有楚萱楚靈,也有無淚若曦,那是一種分離的征兆,看的四帝都皺了眉頭。

女帝分離了不要緊,下麵的事兒,可就難辦了。

尷尬的是,他們都幫不上忙,不知女帝的問題,究竟出在哪。

此刻看女帝神態,多了一抹痛苦。

她的狀態她知道,難以維持合體的原因有很多,楚萱楚靈是一方麵,萬古前的暗傷是一方麵,一代聖魔先前的詛咒,也是一方麵。

“吾倒要看看,是汝先到太古洪荒,還是本座先衝破封印。”

冥冥中似有獰笑,隻女帝聽得見,滿載著無上魔力,禍亂著女帝心神,狀態本就不佳,因這魔性無比的陰笑,其臉色更顯蒼白了。

女帝不語,竭力維持合體的某種平衡。

至於太古洪荒的危機,隻能寄希望於諸天列代至尊,願他們能撐住,隻要能扛到援軍的到來,那古老的光明,便能重新灑滿人間。

話分兩頭,虛妄中的葉辰,不知飄向了何方。

意識的形態體,讓他無法抗拒冥冥中的風,吹到哪便飄到哪。

“毀滅中崛起,破後而立,永恒成真。”

葉辰的喃語,乃無邊黑暗中唯一的聲音,外界太古路方纔半日而已,這裡已不知過了多少歲月,在這裡悟道,得了太多禁忌真諦。

說話間,又有一道光飛溢,擊中了他的意識身。

他喜出望外,每有此時,必有機緣,那不是普通的光,有禁忌奧義,至於能悟出多少,看他天賦,光會融入他意識,其內有法則。

待他再開眸時,太古路又過一日。

這一日,外域至尊如發了癲狂,真就是一寸寸找尋,兩個人影兒都未尋見,你說活生生的幾個人,咋就找不著嘞!如似人間蒸發。

“永恒,果是奧妙。”

後羿深吸了一口氣,在異空間,能清晰望見外界,已有不止一撥至尊,路過這片天地,看了又看,就是無察覺,一個個麵目猙獰。

“得她能穩住才行。”

戰神說著,看了一眼天庭女帝,她若分離了,這所謂的永恒異空間,那就是一個擺設了,一旦無遮掩,必有一場無比慘烈的大戰。

還好,女帝穩住了,極儘維持平衡。

而帝荒,看的則是紅顏,通體金光燦燦,縈繞的聖魔氣息,正逐漸的褪去,或者說,她已漸漸同化了聖魔血脈,蛻變成了一尊聖體,無儘歲月來,身體本有的缺憾,終是得以癒合,再無那詬病。

“比半魔半聖時強多了。”

後羿自外界收眸,也定眼瞧看紅顏,至少,能輕鬆將他打趴。

同為聖體的帝荒,感受最真切。

先前半魔半聖,反而不精粹,徹底成聖體,其本源之浩瀚,更甚他一籌,真要鬥戰,他未必拿得下紅顏,兩血脈同化,便是涅槃。

紅顏已開眼,美眸金光四射。

伴著一口濁氣吐出,聖魔的血煞被完全摒除,似水的眸,演儘了道蘊,也曾修禁忌法則,且不止一種,交織成一種類似毀滅的道。

“多謝。”

紅顏的話,是對女帝說,若無女帝相助,她多半還需千百年去同化,先前半魔半聖,當為不倫不類,一半聖魔血脈,非但無聖魔優勢,反更像一個禁錮,如今徹底成聖體,血脈本源皆極儘昇華。

女帝並未迴應,或者說,無暇他顧。

她每次開眸,看的皆葉大帝,這時代三尊聖體,最看好的還是葉辰,開創先河的荒古聖體,有一種威勢,是紅顏和帝荒比不了的。

此刻再去看葉辰,真真紮眼。

看其意識體,有多種禁忌法則環繞,並非實質,乃似隱若現的那種,道的天音響徹,古老而悠遠,連他自個聽了,都覺頗多玄奧。

可惜,他還是無法重塑肉身與元神。

怎麼說嘞!他也不想重塑,肉身、元神、乃至血脈,都會是一種桎梏,那桎梏便如一個牢籠,還是意識體最純粹,似能參悟更多。

“三千年了,可有悟到永恒了。”

女帝的話驀然響起,依如記憶裡那般美妙,如動聽的仙曲。

“三千年?”

葉辰挑了眉,就聽前半句了,後半句壓根兒冇聽。

“約莫估計,隻多不少。”

“這也太。”

葉辰扯了扯嘴角,此處無時間概念,自不知過去多久,亦不知女帝是用何種方法計算,不過女帝的話他信,貌似也冇騙他的必要。

至此,他纔想起了女帝的後半句。

在這不知名的三千年間,他倒是悟了不少法則,卻冇悟出過永恒。

女帝再未說話,也無半點兒提示。

葉辰收眸,又被風吹的飄向遠方,繼續悟道,便如當年尋思證道成帝,他還是在一條昏暗的路上,靜靜摸索,女帝也未給他指明方向,畢竟,她的永恒不是他的道,終點或許相同,路卻不一樣。

其後多年,他都在沉澱心境。

悟了足夠多的法則,皆已歸於混沌道,他年,必會修成永恒。

武帝仙尊葉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