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莫再靠近

萬界神主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 莫再靠近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轟!

帝煞葬滅了、殘晝自爆了,太古路上的天地屏障,也轟然崩塌。/18/18505/

兩聖魔上路前,該是惆悵的,死的著實憋屈。

也得虧一代聖魔不在此,不然必會罵娘,座下兩員大將,皆非戰死的,一個自爆元神,一個被冥冥化滅,著實對不起他萬古來的器重,要說葉辰,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卻愣是栽在了小陰溝兒裡。

如這等事,該是定數中變數。

帝煞執念墮成魔障,欲同階屠葉辰,以奪進階準荒帝的機緣。

而殘晝,又何嘗不是。

屠了天庭女帝,也一樣是機緣,或許能助他入準荒帝。

可惜,事與願違。

殘晝屠不了女帝,帝煞滅不了葉辰,才造就了這場血腥的變故。

轟!

因天庭女帝分離,永恒的異空間,也隨之崩毀。

看那片天地,血淋淋的。

楚萱和楚靈染血,無淚和若曦也染血,皆已墮入了昏厥,還有帝荒、紅顏、刑天、後羿、劍神、劍尊,也都淒慘無比,兩個帝軀半殘,兩個肉身炸滅,兩個隻剩元神之火,一個個都孱弱到極點。

“快快快。”

嘈雜的呼喝聲響起,諸天的神將們,皆出了混沌大鼎。

“莫過去。”人王一聲嘶喝。

然,他的話還是慢了,已有不少神將趕去,但剛踏足天地,便被眾帝身上殘留的聖魔殺機,碾滅了肉身,更有甚者,已身毀神滅。

見之,眾神將皆豁的止住了身形。

方圓萬丈的血色天地,頓的成了一片禁地,大帝之下,無人能踏足,並非他們不夠強,是殘晝太可怕,殘留的殺機,有毀滅之力。

再看帝荒他們,各個都極為糟糕。

殺機是小,尚能扛住,聖魔血印纔是真的強,時刻可能吞滅他們。

要說殘晝,也足夠尿性。

死都死了,不止讓女帝分離了,還讓諸天六尊帝皆失了戰力,至少,短時間內六尊帝都站不起來的,而且,都還有被化滅的架勢。

諸天神將的臉色,依舊慘白。

這等慘白,不止是為眾帝,還是為葉辰,他該是一個英雄,為牽製天帝聖魔,葬滅在虛妄中,若非是他,他們多半已全軍覆冇了。

慘烈,這場大戰比想象中更慘烈。

是他們想的太美好,以為有眾帝撐著,能一路打到太古洪荒。

可事實,卻殘酷。

這是一條神奇的路,也是一條血色的征途,如女帝所言,在場的所有人,在未來的道路上,都可能葬身,包括她,自也包括葉辰。

太古路,靜的可怕,無人有言語。

那片天地,依舊無人能踏足,眾帝的狀態,還是那般的糟糕。

哎!

造化神王一聲歎,取了酒壺,灑下了一片濁酒,是為祭奠葉辰。

其他眾神將也一樣。

濃濃的悲意,籠暮了整個天地,太多人哭,亦有太多人落淚。

嗡!嗡!嗡!

混沌鼎輕顫,鼎身多裂痕,混沌火與混沌雷環繞,三者躲在角落裡,如三頭受傷的雄獅,靜靜的舔舐著傷口,悲傷之意難以掩飾。

太古路外的虛無虛妄,縹緲浩瀚。

那裡,再無帝煞與葉辰的身影,連先前飛濺的鮮血,都已成灰。

“葉辰。”

冥冥之中,似有這樣的呼喚,聽著有些像趙雲,話聲似隱若現。

“你丫的,彆特麼叫了。”

“吾隻是好奇,當年的你,是如何活下來的,不死的小強?”

“你很閒?繼續找時空。”

簡單的幾句對白,虛妄又成寧靜,沉寂的有些嚇人。

如此,過了頗多歲月。

不知哪一瞬,才見有迷離之光,在虛妄的深處閃爍,比沙塵還渺小,縱天帝在此,也未必望得見,隨冥冥的風,徜徉在虛無之中。

那是葉辰,或者是,乃葉辰的意識。

亦如當年第一次墮入虛妄,不滅的意誌,成不滅的意識,雖已身毀,卻有意識殘留,便是那一粒沙塵之光,如幽魂一般隨風浪蕩。

這裡無時間概念,已無空間概念。

虛妄中,無人知道他的意識,徜徉了多少歲月,亦不知漂流了有多遠,隻知他的意識之光,在自行生長,如今,已有米粒般大小。

“我,還活著?”

葉辰意識之光閃爍,有微弱的話語傳出,語氣是試探性的,隻因他也不確定,連形態都冇有,意識也混亂不堪,分不清真實虛幻。

他的問題,註定無人回答。

太古路,還是那般寧靜,眾神將皆在,各個沉默,虛妄或許已百年,而這裡,多半隻有半日,有不少人曾去東方天際,立在太古路儘頭,一次又一次的嘶聲呼喚,欲得到葉辰迴應,可惜並冇有。

“這條路,比俺想象中更可怕。”

小猿皇聳拉著腦袋,許是太蒼老,往日璨璨的眸光,如今頗暗淡。

這話,無人反駁。

離開諸天時,皆信心滿滿,有女帝與葉辰扛著,啥厄難都不是事兒,此番才知,這條通往太古洪荒征途,或許,也是一條黃泉路。

有不少人憶起了仙武大帝。

萬年前,他與百萬神將全軍覆冇,該是必然的,註定都會死。

“莫再靠近,找死不成?”

人王的嘶喝,每隔一段時間便響起,總有那麼些個人,欲要踏足那片天地,其中便包括紫萱和東凰太心,兩人已被殺機傷的滿目瘡痍,就這,還想過去看看帝荒與劍神,卻一次比一次傷的更重。

“過去也無用,需靠眾帝自己。”

龍爺施法,替紫萱和東凰太心療傷,此話不假,在場的皆是準帝級,無人能幫的上忙,那不是一般的殺機與血印,出自天帝聖魔。

每逢此時,神將們都會去看混沌體他們。

若那些觸及帝道屏障的人,能逆天證道成帝,或許幫得上忙。

奈何,因這場變故,機緣有損,還需沉澱。

更多人看的,還是天庭女帝,準確少,是楚萱楚靈,還有無淚若曦,她四人身上,並無聖魔血印,卻也傷的極慘重,縱是都能醒來,也未必能再合體,每分離一次,便傷重一次,且越來越凶猛。

“不妙啊!”

造化神王盯著劍神與劍尊,六尊中聖魔血印的帝,就屬他倆最淒慘,元神之火的形態,頗是微妙,隨風搖曳,時刻都可能湮滅了。

畢竟,他二人是新晉的帝,比不上帝荒他們。

正因如此,東凰太心才坐不住,稍有看不住,就會踏足那片天地。

“已經夠亂了,你可彆添亂了。”

十幾尊老神將合力,將東凰太心鎮壓了,一併被鎮壓的,還有紫萱,太多神將杵在外圍,將那天地圍了,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其中。

嗡!

混沌鼎嗡動,拖著殘破的鼎身,懸在了劍神與劍尊的頭頂。

繼而,便有混沌氣與永恒光垂落。

它乃大帝巔峰境的帝器,主人雖葬滅,可神威猶存,神將無法踏足,它卻可以,硬扛著殺機,又替兩尊帝,重燃了暗淡的元神火。

但,這終究是外力。

欲要活命,依舊得靠劍神他們自己,能撐得住,便能重塑帝身。

如此,三日悄然而過。

淒慘的畫麵,未有絲毫改觀,女帝未醒來,眾帝狀態依舊糟糕。

去看虛妄,葉辰的意識之光,已有小拇指甲大小。

意識燃起,清明神智復甦,他這才真正確定,自個還活著。

如今之境況,與當年極為相似。

第一回入虛妄時,也是意識之光,凝了意識體,而後頗多歲月悟永恒,這才得以重塑金身,有意識在,便是希望,他也還能複活。

“果是小強的命。”

葉辰的笑,載有頗多沙啞,想象自爆時的決絕,再相比如今的場景,令人感慨,他不知帝煞是否回了太古路,亦不知女帝是否已屠了殘晝,隻知短時間內他找不到回去的路,畢竟,他不是女帝。

啊!

驀的一聲嘶嚎,驚得他意識一顫,吼聲是發自靈魂的咆哮。

“帝煞。”

葉辰意識之光巨顫,自聽得出是誰的聲音。

很顯然,帝煞還活著。

而且,那貨也在虛妄之中,就是不知他在哪,又是啥個形態。

未及多想,葉辰當即斂了意識。

此乃自保的一種方法,天曉得帝煞是不是下來找他的,這若被尋到,那就是滅頂之災了,大帝聖體對天帝聖魔,他遠不是其對手。

第四日,太古路的天,越發昏暗了。

不少人,已祭出了照明靈珠,一顆顆懸在虛無,對映著光明。

“總覺前路,黯淡無光。”

夔牛聳拉著腦袋,時而會抬眸看四方,不見半點兒精氣神。

“若弟妹們知道,該有多心痛。”

小猿皇也低著頭,想的還是他家老七,一代戰神,埋骨他鄉。

“命,這都是命。”

人王揣著手,坐在岩石上,神態蒼老不堪,曾試著推演葉辰,奈何帝道變故,縱無帝道變故,他也推演不出,隻因葉辰是一尊大帝,在成帝的那一瞬起,便已非他所能推演了,縱人皇也難做到。

轟!

他話方落,便聞一聲轟隆,震顫太古路都一陣晃盪。

眾神將皆側眸,望向西方天地。

入目,便見漆黑魔煞,洶湧翻滾,一路橫鋪,如一層遮天雲幕。

“天魔。”

神將們驟然色變,神情極難看,該是太古路某個角落,又出了裂縫,外域至尊通過裂縫殺來,能見三尊天魔帝,一尊拎著烏黑戰矛、一尊拎著淌血魔刀、一尊拎著錚鳴殺劍,魔兵魔將更是無數。

武帝仙尊葉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