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該感謝你

萬界神主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該感謝你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8-18 17:19:02

太古洪荒轟隆。://

皆因葉辰與紅顏,龍鳳翱遊九霄,璨璨的金輝,灑滿昏暗天,每一縷金光,都好似刻滿了希望。

虛妄中的動靜亦不小。

帝荒的天帝劫,勾勒了雷霆之海,曾經的聖體最強,於劫中涅槃,黃金的身軀,金剛不壞。

“壓製弱了。”

太多帝輕喃,感受頗真切,無論是葉辰蛻變,還是紅顏與帝荒進階,都可視為聖體一脈的集體涅槃。

如此涅槃,冥冥中自有一種力量,衝擊天道,致使上蒼對眾生的禁錮,又鬆動不少。

再看一代聖魔,猙獰不堪,代表了天道,他的神態便是天道的寫照,因聖體一脈涅槃蛻變,波及了它所謂的主宰。

“證道。”

轟隆中,一聲狼嚎響徹。

其後,便是帝劫,惹九天雲動。

乃小靈娃。

自來太古,便鮮見他人影,今日機緣足夠,一舉衝破了屏障。

世人望去時,他不再是小人的模樣,顯了霸王龍的真身,巍峨如山的身軀,儘顯王八之氣,一路沐浴帝道雷霆,逆天而上,一聲聲龍吟,震得蒼穹巨顫。

他的證道,也得益於聖體一脈。

並不是說聖體不涅槃,他就無法成帝了,隻不過,葉辰他們集體蛻變,將他證道成帝的步伐,推快了一分,冥冥禁錮削弱,機緣也足夠,在一瞬間,逆天破關。

吼!吼!

小靈娃之後,又有兩道龍吟聲,一為霸王龍皇,乃小靈娃這一世的老爹,霸王龍身龐大如山。

機緣這等事兒,真真說不清。

如小靈娃與霸王龍皇,一個老爹,一個兒子,兒子竟比老子先證道。

聽另一道龍吟,乃暴龍皇,論輩分,小靈娃還在喚其一聲二大爺。

“養眼。”

頗多神將聚首,前往觀看,遠遠便見三頭巨龍,位列虛無三方,正在雷海中鬨騰,一個比一個霸道。

還未完,還有帝劫。

看東方蒼緲,一道紫衣人影已沖天而上,腳踏仙海,頭懸異象,奧妙的天音,響徹了一方天地。

乃崑崙神子。

先前機緣破損,如今重歸圓滿,因壓製和禁錮削弱,也破入了帝境。

轟!轟隆隆!

西方的天穹,動靜也不小,是華山神女,與崑崙神子不分先後,也踏出了那一步。

“真不愧兩口子。”

崑崙老道嘖舌,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多日未見兩人,一出來便是帝劫。

相比那倆後輩,他就差點兒火候了,煉丹他在行,在悟道方麵,與那來妖孽,尚有頗多差距。

不過,他也望見帝道門了,若在丹的領域,悟的足夠深,若機緣也足夠,也是能逆天證道的。

轟!

崑崙老道話方落,轟聲又起。

還是帝劫。

此番渡劫者,古天庭的人都認得,天界天庭的人,也都認得,是曾經的主宰。

冇錯,是玉帝。

身為第四批來太古的神將,他也趕上了這場機緣,逆天證了道。

“老實說,看他依舊不爽。”

僅剩的三嶽掌教,在一處紮堆兒,揣手的揣手,捋鬍鬚的捋鬍鬚,曾經在天界,可是死對頭,縱是大聯合了,想想當年的事,還是頗多芥蒂。

事實上,玉帝已非當年的玉帝,被化了天魔血脈,便相當於一個輪迴,前塵往事,已記不得多少。

“長臉。”

神尊的腰背,挺直了一分。

他這一生,隻收過兩個徒兒,且一為穹蒼,另一個便是玉帝,了,此番在看,他也算是帶出倆至尊的人了。

看穹蒼,難得微笑。

論天賦,玉帝是高過他的,若非當年戰亂,又怎會等到今日。

還好,帝位來得晚,但並未缺場。

“證道。”

嘶嚎聲不絕。

世人聽聞時,又有兩人衝入天穹,其一牛魔王,其二蛟龍王。

這倆把兄弟,也足夠長臉,曾在外域入侵時戰死,後複活來此,沉澱頗多時日,終破了帝道。

“不錯。”

夔牛帝與龍帝皆捋了鬍鬚,笑的喜笑顏開,真若論出處與傳承,牛魔王與蛟龍王,是屬牛族和龍族的,有莫大的淵源。

相比他倆,洪荒族的帝,就顯得蔫不拉幾了。

整個洪荒族,都被踏平了,再有更多人成帝,也不會有他們家的人。

為此,先前葉辰帶瑤池過來時,眾洪荒帝的臉色,都個頂個的黑。

聖體家的媳婦,真真大手筆啊!一個後輩都冇給俺們留下。

轟!轟隆隆!

一人蛻變、兩人進階、八人證道,都趕在了同一日,已有好多天冇這般熱鬨了,轟隆聲震的整個太古洪荒都晃盪。

嘖嘖嘖!

最近一批到的神將,咋舌不已。

想想在諸天,見一場帝劫何其艱難,來了太古洪荒,不止三天兩頭的見人證道,而且還是紮堆兒的。

如這等盛況,在諸天是不可能出現的,一場場帝劫,真如一場場大戲,每一個證道者,都會是歲月的舞台上,最出色的演員。

“老道,此番若與天開戰,蒼生有幾分勝算。”

不少神將望向天庭的帝。

“一分都冇。”

天庭至尊的回話,出奇的一致。

“這。”

眾神將張了嘴,集體吞了口水,這麼多準荒帝,這麼多天帝,這麼多大帝,一分勝算都冇?

必敗無疑。

若讓眾帝再補一句,必是這四字。

諸天有荒帝,對方也有,且是三尊。

諸天有準荒帝、天帝、大帝,對方一樣有,論數量,絕對碾壓蒼生。

真正戰過,才知天的可怕,如他們這些,皆那一戰的殘兵敗將,十成的戰力,被滅的隻剩不到一成,若非女帝絕地進階,為蒼生力挽狂瀾,早在上個紀元,便已全軍覆冇了。

至今日,每逢憶起,還心有餘悸。

未曾參與過,便不知戰的有慘烈,除卻女帝,無人能獨善其身。

準荒帝又如何,不知戰死了多少尊。

必敗無疑。

若由女帝來回答,也定是這句。

身為荒帝,她最清楚。

世人隻知古天庭一挑三域,卻鮮有人知曉,對方參戰的至尊,還遠非全部的戰力。

不說其他,就說天魔荒帝和厄魔荒帝,他二人,根本就冇有真正到達戰場。

若那一戰,三尊荒帝皆在,所謂的蒼生,根本就冇有翻盤的機會,更莫說後世的萬古天局了。

昔日,葉辰在祭壇的猜測,並不全對,縱當年她有聖體血脈,一樣贏不了。

戰天,不是一人就能做到的,無對等的力量,還是屠不了天道。

“吾,該感謝汝。”

女帝時而會緬懷,多有這句話,無人聽的到,除卻一代聖魔。

冇錯,該感謝那尊大魔頭,若非他自詡強大,不等其他兩尊荒帝真正降臨,便提前開了戰,哪會有如今的延續。

所以,那一戰天庭明麵上敗了,實則是慘勝,未能滅了天不假,卻為後世留下了有生力量,在苟延殘喘中,牽製了天道兩個紀元。

“爾等,必敗。”

聖魔獰笑,暴虐不堪。

當年天庭戰的慘烈,戰力隻剩不到一成,但三域不一樣,可無限延續,整體戰力猶存,說是更甚上個紀元,也並不為過。

聖體證道了又如何,成了準荒又怎樣,這個宇宙,容不下第五尊荒帝。

待天魔衝七煞顯化世間,憑諸天此時的戰力,是擋不住天道鐵蹄的。

吼!

萬眾矚目下,葉辰起了身,一步跨出,入了虛無虛妄。

九日時間頗短暫,去虛妄更實在,外界一日,其內約莫百年。

他懂的道理,紅顏自也懂,瞬身消失,再現身,已是虛妄深處。

盤坐之前,還不忘看了一眼渡劫的帝荒,雷霆的劫已消散,此刻渡的乃法則身的劫,一眼望去,不知多少法則身,有她的,有葉辰的,也有列代至尊的,強如帝荒,都戰的血骨崩飛,聖軀不止一次被拆。

如此,虛妄更熱鬨。

兩方異象橫生,龍盤旋九霄,鳳凰浴火重生,加上帝荒的劫,真一副美妙畫麵。

俯瞰太古洪荒,場麵也夠宏大,八場帝劫,八片雷霆海洋,如八顆明珠,鑲嵌在了昏暗天上,看那威力,一個更比一個霸道。

這,也僅是一個開端。

第二日,帝劫的大戲,繼續上演,乃天界天庭的一個老仙尊,被困在準帝巔峰,已有無儘歲月,終是在遲暮時,踏出了那一步。

“證道。”

接下來的一聲狼嚎,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乃麒王那貨,本是一頭驢,還是一頭頗上進的驢,體內有一縷洪荒麒麟的血,至今才完美契合,看似不著調,實則天賦妖孽。

“吾心甚慰。”

洪荒祖龍帝揣著手,頗看好那頭驢,雖化了人形,可那張臉,還是那般的長;那倆大門牙,還是那般的板正。

“吾心甚慰。”

人皇也捋了鬍鬚,說的並非麒王,而是第三個引來帝劫的人。

那是一個大鬍子老道,乍一看凶神惡煞,乃斬妖除魔的燕老道,真正論起傳承,屬他周天一脈。

“他能證道,著實意外。”

太虛龍帝唏噓。

頗多至尊也都一樣,看燕老道的天賦,其實並不妖孽,真正逆天的,是他的氣運,斬妖除魔,該是他另辟的蹊徑,積攢的是冥冥氣運,多年厚積薄發,恰逢機緣,才使他一朝破關。

一日下來,又添三帝。

對此,列代至尊已習慣了。

太古洪荒無大帝級烙印壓製,或許也有,但跟擺設冇啥區彆。

真正的壓製,是荒帝級彆。

自然,也得益於聖體一脈,禁錮被極大程度的削弱,天時地利先天占儘,看人和便好。

說到人和,第三日的帝道神罰,纔是真的團結,有九人齊沖天,且生的一模一樣,且都逼格晃眼,或者說,是他們那張臉,便代表了逼格。

冇錯,是葉辰的九尊道身。

還真是親兄弟,帝劫都一塊來的,趕上了機緣,集體證了道。

“已是顛覆人生觀。”

看著已降下的九場天劫,至尊們多唏噓,算上葉星辰,葉辰曾經的十尊道身,竟都成帝了,想想他們當年,證道何其艱難,情何以堪哪!

比起眾帝,身在太古洪荒的神將們,纔是真的尷尬,特彆是第一批來的。

真特麼奇了怪了,成準帝巔峰很多年,來太古洪荒也頗久了,在天時、地利占儘的前提下,就是尋不到機緣,看他人證道,好似都很輕鬆,到他們這,一個個比登天還難。

這等事,老至尊們能給出很好的解釋。

帝之下,活的久了,有好處,自也有壞處,特彆是在古老時代,便自封的那些。

論好處,是道蘊沉澱;

論壞處,指的是烙印。

若說諸天的帝道烙印,是一種毒藥的話,那他們,便是中毒頗深的那種,太古洪荒無大帝級烙印壓製不假,但他們自身,卻有諸天列代至尊烙印壓製的痕跡。

一般而言,如這種人證道,要比後世難上不少,可一旦成帝,卻會比普通的大帝要強上很多,因為他們成帝前,受的壓製更多。

當然,逆天如造化神王、驚豔如羽化仙王那些,自不在此列。

“長臉。”

盤膝閉眸的葉辰,隔著虛無,望了一眼太古洪荒,能見九尊道身,也不枉他還他們自由之身。

所以說,做老大做到他這個份兒上,真真值了,衍生了十尊大帝,走哪都尋不出他這般人。

若帝尊醒著,會比他更欣慰。

葉辰衍生出了十尊帝。

而他,卻是衍生出了葉辰,論逼格,還是他的最晃眼。

“成了。”

葉辰一笑,自十尊道身那收眸,望向了太古玉女峰。

葉靈已自內走出,一步步扶搖直上,直至縹緲最峰巔,嬌小的倩影,也映出了絕代風華,像極了她的孃親。

除此之外,還有她老爹傳承的某種氣質,那是正兒八經的真傳。

“他家,都是帝了。”

至尊們乾咳,這個他家,指的自是葉辰,聖體家的媳婦、兒子、女兒、道身,都已是至尊了。

女帝曾有一瞬抬眸,難得露了一抹母性的溫柔,乃楚萱和楚靈的。

轟隆聲震天。

十場帝劫,驚世駭俗。

然,這依舊不是終結。

以準荒眼界,俯瞰整個太古洪荒,俯瞰在此的所有神將,會有更多驚喜,觸及帝道者,可不是一兩個。

用不了多久,日日都會有帝劫,新生的大帝,會在日後大決戰中,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