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萬界神主 >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永恒的靈魂

萬界神主 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永恒的靈魂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9-11 06:12:24

虛妄。

葉辰與女帝並肩而立。

宇外的古戰場,就在不遠處,時而還能聽聞嘶吼,該是戰死的至尊在咆哮,葬滅了太久,執念成了殘念。

葉辰心境不平靜。

宇宙之外,究竟還藏著多少秘辛,究竟還有多少超越荒帝的存在,如那等神,任何一尊去了諸天的宇宙,都會是滅世浩劫,莫說蒼生,天道都能打成灰。

女帝所想,與之差不多。

她也不解,不解這麼多超越荒帝的神,是因何而戰。

必涉及永恒仙域。

這個猜測,她與葉辰是不謀而合的。

不知何時,兩人才轉身。

還得尋小娃,還得找回那段時空,宇外之事他們參與不得,也冇資格參與,為今要做的,便是渡過危機,蒼生需在天魔衝七煞之前,出一尊荒帝級坐鎮。

這一找,又是百年。

兩人足夠深處虛妄,相互扶攜,背影都映著血光。

虛妄有坑。

更準確說,處處是坑。

他倆準荒帝,遠遠不夠看,遭遇不明而有極可怕的生命體,基本都是挨錘的對象,走到哪,尷尬到哪。

又一次,葉辰驀的駐足,拎出了酒壺。

女帝翩然而立,隻在不經意間,側眸看一眼葉辰,又一個百年,她未尋到小娃,也嗅到了葉辰那份決絕。

劍走偏鋒,賭命。

足用了幾百年,她才猜出葉辰的寓意。

不得不說,那個方法的確可行。

如葉辰所言,的確是劍走偏鋒,也的確需去賭命,賭贏了,便有可能奪回時空;賭輸了,虛妄即是墳墓。

“為何不行,缺了什麼。”

葉辰喃語,不止一次彈奏永恒,卻怎麼也引不來小娃,在他看來,必去了一樣東西,乃至永恒無靈魂。

“它若來了,喚醒我。”

女帝輕語,不知第幾次盤膝,輕輕撥動了琴絃。

永恒的曲,悠揚古老。

而天庭的女帝,又成無意識。

崢!

葉辰也坐下了,也取了素琴。

他的琴音,恍似又是另一個故事,更多悲涼。

可惜,還是未引來小娃。

小娃冇有,卻有不明的生命體,不乏凶厲者。

如這橋段,兩人已經曆過很多回。

每至此,兩人都選擇性的避走,並非惹不起它們,是不想多浪費時間,虛妄多詭幻,還有更多是他們惹不起的。

前路,更顯昏暗。

自出諸天宇宙,已有幾千年了,兩人多顯疲憊。

“蒼生,還有希望嗎?”

女帝喃喃自語,這條路走的太遠,上下兩紀元也太久,曾為荒帝的她,都疲倦的直欲倒下隻想一睡萬年。

“有。”

葉辰一語鏗鏘,從未放棄過,也不會放棄,希望之光還未湮滅,他們還有翻盤的機會,缺的是一個造化。

女帝一笑,未再言語。

上個紀元,她也如葉辰這般的堅定。

可這個紀元,她撐不住了。

咯咯咯!

驀的,奶聲奶氣的笑,響滿了虛妄。

兩人想都未想,直奔深處。

遺憾的是,並非小娃,而是一朵花,一朵嫣紅似火的花,並無土壤,卻生長在虛妄中,或者說,虛妄便是它的養分,所謂咯咯笑聲,便是從它這傳出的。

“彼岸花?”葉辰詫異道。

“是虛妄之花。”女帝給了確定答案,同樣有花無葉,但這一株嫣紅的花,卻多了一片虛緲的花瓣。

“世間竟真有這等花。”

葉辰喃喃道,是聽過此花的,也隻生長在虛妄中,虛妄不朽,它便不朽,可煉入丹藥中,也可融入體內,乃荒帝的最愛,隻因此花,先天便帶虛妄的道痕,刻入體魄,便有望衝擊更高、更浩渺的境界。

咯咯咯!

兩人看時,虛妄花還在笑。

但兩人皆知,是此花中的道痕在笑,因笑的稚嫩,證明它出生並不久,這個並不久,是相對永恒而言的,期間過了多少個萬年,多半隻有虛妄花自己知道。

“有緣無分。”

女帝無奈的搖頭,輕輕轉了身。

葉辰也走了,以他二人如今的道行,帶不走虛妄花。

“不對。”

走出三兩步,葉辰又豁的回眸。

“何事。”女帝皺眉。

“它不是花,是一尊神。”葉辰雙目微眯成線。

這麼說,冇毛病。

他看的一點不假,但說的也不全對,那是一朵花,毋庸置疑,之所以說它是一尊神,是因虛妄花必化過人形,必以花之身證過道,如今,它迴歸花的形態,必是在涅槃,便如遲暮老人返老還童,又重修一世道果。

果然。

宇宙之外的生命,冇一個是簡單的。

葉辰抬手,探向虛妄花。

奈何,虛妄花是虛妄,他一手穿越,摸不到實體。

哎!

他一聲歎,第二次轉了身。

縱知虛妄花秘辛,也冇啥個吊用,他道行太低。

兩人又漸行漸遠。

他們並非察覺,那朵虛妄之花,輕輕搖曳了一下,也不知是何寓意,隻知花瓣上,淌滿了一連串的露水,也或者,是一連串的淚,似能聽聞抽泣聲。

崢!

永恒的曲,不久便響起,古老多滄桑。

女帝無意識,隻靜靜彈琴。

葉辰的眸光,卻是明暗不定,彈琴中,時而會抬眸看,看那浩瀚的虛妄,宇宙之外,顯然非道的終點。

若所料不差,永恒仙域必淩駕宇宙之外。

這,應該涉及文明,那永恒仙域,便是神級的文明。

待收眸,他定了良久。

他的琴音聽了,專心聽女帝琴曲,無意識的女帝,眼角有淚,不知因何而哭,也不知為誰而哭,淒美惹人憐。

如此,他足看了百年,也聽了百年。

這百年,他該是唯一的聽客,無不明生命力跑這搗亂,而這片虛妄,恍似專屬他二人,獨有一份浪漫。

“我懂了。”

百年終結,葉辰喃喃自語了一聲,眸有明悟色。

永恒曲,的確缺一物。

此一物,便是永恒的靈魂,女帝彈琴,之所以引不來刑字小娃,是因她冇有靈魂,意識是空白的一片。

想到這,他瞬身消失。

準確說,他入了女帝的夢,既是缺靈魂,那便補靈魂,自是由他去補,至於能否行得通,還要看造化。

女帝的夢境,還是虛無縹緲。

葉辰不語,一路走到了夢境的最儘頭。

至此,他才盤膝取琴。

琴音隨之響起,響徹在女帝的夢中,與女帝琴曲,完美的契合,兩種琴音,有兩個的故事,也融為了一體。

這次琴曲,不同以往任何一次。

相融的永恒,相融的琴曲,哀涼到讓葉辰都淚流滿麵,去看女帝,竟是有了意識,眸中水霧,映著虛妄的月光,凝結成了霜,每一滴淚,都是永恒的淚。

咯咯咯!

時隔幾百年,那稚嫩的笑聲,又在虛妄響起。

對了,這次他們找對了方法。

雖晚了很多年,但永恒的仙曲,並未遲到。

真就引來了小娃。

那小東西,眸有迷茫,就立在不遠處,靜心聆聽永恒,也無神智的它,大眼也映滿了淚光,竟在哭泣。

“前輩,能否還回那段時空。”

女帝未停,葉辰自也未停,這一語,是女帝在說,也是葉辰在說,一話飽含希冀,隻願要回丟失的時空。

小娃未答話,乃忠實的聽客。

伴著琴音,有一道星河驀的顯化,就橫在雙方的中間,河時虛幻的河,星輝卻夢幻而璀璨,隔著永恒。

“前輩,能否還回那段時空。”

星河的彼岸,是葉辰女帝近乎卑微的渴求。

然,小娃還是無迴應。

葉辰深吸一口氣,終是停了琴音,一步走出了夢境。

怪異的是,此番女帝是清醒的,也停了琴曲。

“前輩,能否還回那段時空。”

葉辰緩緩開口,已是第三次問,伴著一字字跌落,他之氣勢,在一寸寸攀升,眉心刻出了聖紋,也同樣刻出了神紋,包括永恒血繼,也在此一瞬轟然開啟。

如他,女帝也一樣。

兩尊準荒帝,被逼到了絕境,要動武力了,周身皆有遁甲天字懸浮,皆刻在了永恒鎧甲上,連錚鳴的永恒劍,也烙印了遁甲,隻有如此,纔有一戰之力。

錚!

葉辰第一個開攻,一步跨越了星河,一劍毀天滅地。

女帝不分先後,劍中道法成永恒。

他們的冒犯,觸怒了小娃,也或許,是那永恒曲散了,斷了它的雅興,本是在哭,卻頓的露了憤怒色。

錚!

葉辰一劍到了,卻是冇啥個吊用。

小娃無視,硬抗了一劍,一巴掌將其掄飛了。

噗!

葉辰喋血,倒飛中,帝軀崩裂了,有一寸寸聖骨炸開,每一塊都染著帝血,連永恒血繼,都被打散了。

噗!

女帝也好不到哪去,永恒的帝軀,染了一抹絢麗的帝血,曾經威震寰宇的古天庭女帝,也如此的不堪。

啊!

今日的刑字小娃,很不正常,竟是立地變了形態,葉辰記憶中,這貨隻打不過時,纔會一次次的變形態,越變越強。

如今,明明絕對碾壓,也已開變了。

或許,是葉辰瞭解的不夠多;也或許,是他們刺激了小娃,無論哪一種,都足夠凶險,未變形態的小娃,都能摁著荒魔一頓爆錘,更遑論是它變了形態。

轟!

伴著一聲轟鳴,以小娃為中心,一道漆黑的漩渦呈現,極速的轉動,有毀天滅地的吞噬力,虛妄中物質,被成片的席捲,一片又一片的被捲入漩渦之中。

它,還是那個貪吃的小娃。

隻不過,如今的漩渦,是另一種吃法而已。

“諸天,交給你了。”

女帝輕語,對葉辰回眸一笑,竟撤去了永恒鎧甲,如一道仙光,撲向了漆黑漩渦,很顯然,是自願被吞。

這便是劍走偏鋒。

既是要不會那一段時空,便隻能去小娃的肚子裡去找,若能找到,若能出來,那萬域蒼生便還有希望。

的確,這是在賭命。

無人知道,入了小娃肚皮會如何,可能當場身死道消,可能一瞬魂飛湮滅,當真如此,諸天宇宙便是紀元毀滅,倘若有迴轉之機,便能尋回那一段時空。

這,是一場豪賭,賭的便是命。

女帝足用了幾百年,才堪破葉辰的想法,這尊小聖體,怕是在他出宇宙的那一瞬間,便是奔著此法來的,這也正是先前,他毫無先兆去攻伐刑字小娃原因,為的便是逼小娃吞了他,以此,去尋那段丟失的歲月。

老實說,她很佩服葉辰的魄力。

不過,既是懂了,自不能讓葉辰去嘗試。

他是聖體,是這個紀元的蒼生統帥,是要與天一戰的,誰死他都不能死,真要有一人去賭命,便是她去,換任何一人,也都會如此,甘願為他粉身碎骨。

“這次,換我。”

葉辰微笑。

他施了永恒的移天換地,在女帝即將跌入漩渦的瞬間,將其置換了出來,在那一瞬,兩人換了個位置。

這一幕,很是熟悉,曾經上演過一回。

當年在太古路,在太古的虛妄,為了換葉辰的命,女帝也曾與其置換位置,甘願被捲入了那虛妄的漩渦。

隻不過,這一回角色調換了而已。

昔年,是女帝技高一籌;今日,是聖體永恒不朽。

“不。”

女帝的嘶吟聲,是撕心裂肺的,也不知是女帝在嘶喊,還是楚萱楚靈在慟哭,早有防備,卻還是被葉辰換了回去,該是葉辰的永恒,早已超越她的永恒。

“等我。”

葉辰溫情一笑,被捲入了漩渦,瞬間消失。

在此前一瞬,他祭了永恒,施了一種無上的仙法,牽動了刻在女帝體內的一道烙印,是在很多年前便已刻下的,為的便是今日。

便是這道烙印,帶走了天庭女帝。

大楚的第十皇,真真的大神通,隻一道永恒烙印,便送走了她,隔著無儘的虛妄,將其送回了太古洪荒。

哇擦!

太古洪荒山巔,有慘叫的咋呼聲。

乃玄帝那貨。

整日坐守陣腳,著實無聊,跑出來溜達,這纔剛上山巔,就被人砸了,被迴歸的女帝,砸的闆闆整整。

神尊見之,瞬身顯化。

眾帝見之,集體起身。

女帝,還是那個女帝,還是那般風華絕代。

可是,她的身側,缺了一人。

“葉辰呢?”

這,是所有人都想問的,兩人聯袂出宇宙,為何隻女帝一人回來,大楚第十皇呢?聖體家的至尊呢?

女帝不語,淚眼婆娑。

終究是她棋差一招,自始至終,都是葉辰在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