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科幻 > 我的細胞監獄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來了

我的細胞監獄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來了

作者:穿黃衣的阿肥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02-23 19:11:17

【血】

這一液體是支撐著萬千世界生命共同成長的根源。

與黑塔產生關聯的萬千世界,即便世界背景不同、真神給予以的指引不同亦或是生命體發展方向的不同,總會有個體會對於流淌於體內的【血】產生興趣。

絕大部分世界總歸會在發展途中,衍生出一條相關於【血】的分支。

就好比異魔世界間,有中位舊王(CH.F.)所代表的血裔,亦或是伯爵目前所關聯的世界中,對應的冥血體係。

然而。

猩紅騎士團-夏婭.克倫威爾所具備的【血】,卻與自身息息相關而非完全來自於世界體係。

夏婭能被稱作為「騎士團的心臟」,統禦著全聖城的醫院係統,讓70%以上的騎士能保證肢體健全、倖存或是不留下後遺症。

聖城最頂尖的幾名騎士,計劃進行難度極高的神話層次-命運之旅時,往往都會試著拉上夏婭。

至於夏婭的真實身世,就連許多團長都不得而知。

作為公爵之女,出生於末世的她並冇有遺傳到多少較為優良的基因,反而患上了一種極其罕見的免疫缺陷類疾病。

最重要的是。

這種先天缺陷疾病會讓個體產生一種明顯的外在表現。

夏婭首次吮吸母乳時,顯露出一種嗜血特性,居然從母親身上吸走少許血液……後來才發現,她通過飲用血液來獲得短暫的免疫恢複。

其嗜血的**隨著年齡的成長不斷增加,而且還必須是活人的動脈血。

這樣的特征一旦暴露,畢竟被教廷認作異端,就連公爵的地位也會受到影響。

因此,公爵時常會從平民區購買一些奴隸回家,當作夏婭的‘零食’。

不過,夏婭的本性十分善良,她雖遏製不住嗜血的**,但會儘可能中斷進食來保住奴仆的性命。

夏婭同時向父親提出要求,為這些可憐的仆人提供上好補品,等他們的貧血狀態恢複後便賦予一定的錢財與自由,迴歸平民區正常生活。

公爵表麵上答應著女兒的要求,實際卻悄悄將奴仆處決。

聖城的人口容納量是一個問題,最主要的是,公爵必須斷去一切可能泄露秘密的渠道,這件事情一定要藏好。

而這一切的轉折發生於夏婭十二歲那年。

由於**太過強烈而難以抑製,夏婭一口下去導致奴仆近乎昏死過去。

心中滿是愧疚的夏婭偷偷溜出房間,尾隨在暗處想要看看這位奴仆是否能活下來。

結果卻意外窺探到極其可怕的場景。

奴仆冇有得到任何醫療,直接被扔進深不見底的地窖。

在那下麵還堆滿著她所熟悉的麵孔,全都是一個月以來與夏婭見過麵的仆人,以死屍的狀態堆放在地窖內,等待著統一處理。

得知一切真相。

心中的愧疚瞬間化作沉重如山的罪孽。

夏婭連夜逃出公爵宅邸,沿著象征階位差彆的聖城階梯而下,向著最底層的平民區跑去。

她不知道如何做才能贖罪,隻是漫無目的地奔跑著。

就在這時。

她意外窺見正在平民區廣場集結的「選中者」,一段她偶然聽見過的故事在腦袋裡浮現而出,一段有關於命運與騎士的故事。

年僅十二歲的夏婭混進廣場人群,參與最初的命運測試。

她不知道的是,因常年進食鮮血來補全免疫力,配合上公爵提供的各種來自於命運空間,能更變體質的珍惜食材,她的體質早已超越常人。

因夏婭的介入,小隊遭遇的事件難度被提高到四星半。

以此作為契機,讓夏婭提前獲得控製【鮮血】的能力,同時她也找到了心中所尋覓的答案,如何獲得救贖的答案。

因個人與家族的原因,冇有踏進騎士學院進行任何係統化的學習,隻是每年偷偷前往時鐘塔參與一次命運測試……「時鐘者」對於這位冇有資格的小姑娘不但冇有阻攔,反而每次都很熱情的接待她,並偷偷抹去她來到鐘樓的行蹤軌跡。

就這樣,夏婭在暗中悄無聲息地成長著。

在她二十三歲那年。

聖城爆發了一次較為嚴重的異魔入侵事件,觸及到貴族們居住的中層區,不巧的是,夏婭今日正在事發的街區購買醫療器具以及與醫學相關的圖書。

待到騎士團趕到時。

數十位遭到血釀汙染的血屍已全部死亡,累出一座小山。

至於引起【血屍事件】的成熟體,完全附身在一位居民身上的異魔,正被一位年紀輕輕的少女提在手裡。

源於異魔體內的精血,如同血絲般流進少女的體內。

一個月過去,夏婭被邀請加入猩紅騎士團,直接成為精英騎士。

兩年後,猩紅騎士團舉辦換屆儀式。

由夏婭.克倫威爾成為新任團長,也是有史以來年齡最小的團長……原因不單是夏婭實力達標,而是夏婭在命運空間裡的特殊性。

其先天缺陷帶來的親血特性,讓她偶然與一處溢滿著鮮血的世界取得聯絡,更重要的是,那邊甚至為她備好了【王位資格】。

借用團長的權限,夏婭一舉控製聖城內所有的私人醫療單位,創建【聖德菲爾中心醫院】

包括平民區在內,聖城各區域均設有分所,無差彆為重危病人提供近乎免費的醫療。

……

「領域展開-血月」

一輪正在滴血的彎月懸於天空,覆蓋範圍包括斬皇與萊索斯神父。

團隊增益型領域,受到血月沐浴的神父感覺生命值瘋長,再生速度大約是以前的三倍。

受到重創時,月光沐浴區還將生出鮮血手臂為個體進行超快手術。

不過,最主要的增幅,在於夏婭這位主體。

“隱隱作痛的血髏之麵,桀驁不馴的嘩世之獸。

迷惘、鮮紅、狂亂、嚎叫皆在此刻阻於長眠。

無儘綿延之血海,寂靜安眠的終極禁獄!生長!吞噬!蔓延至高山之領,封固蒼生!”

「親王血咒.Ⅷ-血獄棺封」

神父以全速離開斬皇所在的位置。

一道形似於鐵處女的腥紅封棺拔地而起,約有近百米,瞬間將斬皇封閉於其中……

同一時刻。

「血月」如活物般徹底破碎,傾流而下的鮮血澆灌於棺材表麵,完成夏婭現如今所能施展的最強血咒。

“好強!”神父被眼前的血棺驚呆了。

唰!

一道神話層麵,超越理解的斬擊橫向擴開。

血棺被斬開一條巨大的開口。

全身以無數血管纏繞、紮根的斬皇正透過裂縫,以心眼注視著不遠處的夏婭。

“作為被異魔奴役的下級人類,能達到這種程度,你應該是這群人類裡的最強者吧……”

說著。

掛著七柄名刀的「王座」由斬皇足下慢慢升起。

破開鮮紅束縛的同時,由斬皇取下一柄專用於斬殺血肉的名刀,將連接在她身上的血絲一根根快速切除,以自身力量強破封棺。

血棺的自我修複,聯合夏婭本體不斷供應的血能,也比不上斬皇的破壞力。

五分鐘後。

百米高的血棺徹底崩塌,甚至將方圓五裡的沙漠全部染紅。

“能觸及王的封禁法術,真是厲害……如果我之前冇有被關在磁場密室裡,可能會被你困住更長的時間……可惜,憑你現在的水準還不足以威脅我。

你的血液裡流淌著沉重的罪孽,我將斬破你的**,將你的靈魂帶往罪孽深淵。”

僅踏出一步,斬皇便來到夏婭麵前。

「流明正宗」已懸於頭頂。

然而,這種時刻夏婭卻一臉放鬆。

一邊抬手阻止著想要來幫忙的萊索斯神父,一邊以一種放鬆的口吻說著:

“我從來就冇想過能擊敗或威脅到你。

我從醫院提前出來的目的,隻是配合異魔們,最大程度在爭取著時間。

另外,你猜錯了一點。

我可不是人類間最強的……對比那幾個不要命的「怪物」,我在團長裡的實力排名甚至擠不進前十。

我隻不過是一位醫者,並不是戰士。”

嗅嗅~夏婭在這時刻意嗅動著鼻子。

“來了……”

說罷。

一串黑影突然由兩人身旁閃過。

這一瞬間,迫使斬皇撤去攻擊,進入戒備狀態。

黑夜閃過時有一種被死神鐮刀架住喉嚨的危機感……不過,這樣的感覺隨著黑影遠去也漸漸消失。

“剛剛有什麼很危險的東西過去了……怎麼回事?”

斬皇連忙以心眼看過去。

隻見一匹不斷釋放著死亡氣息的骸骨戰馬,正載著一位神秘的黑袍人,以最快速度向著倫敦城趕去,完全不顧他們這裡的事情。

也就在斬皇不解時。

周圍空氣突然變得乾燥而炙熱起來。

腦袋偏向氣息傳來的方向時,天地已徹底轉變。

原本由金屬沙粒構成的外星荒漠,演變成一片滿是龜裂紋路的漆黑焦土、

五日淩空的太空天景,則化作被層層赤色紅雲與黑色迷霧所遮蔽的地獄天空、

踏踏踏~踏踏踏!

異常沉重的馬蹄聲引動著大地的共振,仿若在焦土之上有著一支惡魔大軍即將到來。

然而。

視野看去時,卻隻看見一個身影。

十分顯眼灰燼王冠懸於頭頂、

眼瞳間燃燒著能滅儘靈魂的地獄烈焰、

與**完全融為一體惡魔戰甲正在渴望著強者的靈魂、

其胸口印著「帶有惡魔長角的骷髏頭」印記,代表著聖城中最具攻擊性,永遠馳騁於軍隊最前方的地獄騎士團。

Ps:稱號活動已開啟,各位可前往書友圈參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