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我老婆是女學霸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這話充滿了套路(加更,50/63)

起初,

張海國自認為已經非常安全了,畢竟他可是屬於陪同人員,包括這件事情在醞釀之際,還細心地勸阻過...然而萬萬冇有想到,最後的結果是這樣,自己一個局外人,又一次被捲入了矛盾的漩渦中。

不過一想到林帆是柳鐘濤的女婿...突然覺得這似乎很正常,這不就是翁婿倆的常規手段嗎?

當然,

自己也不能替他們兩人背黑鍋。

與此同時,

柳雲兒、夏梅芳以及童姨,三人看著林帆...各自的表情有點古怪,張海國指責柳鐘濤,柳鐘濤指責林帆,林帆指責張海國...這究竟是什麼關係?原來所謂的鐵三角,是這樣的鐵三角?!

最後,

柳鐘濤正靜靜地看著林帆,眼神中散發著某種光芒!

對於林帆,

柳鐘濤隻有兩個字可以形容——賢婿!

他...

竟然冇有坑自己!

講道理,

本來柳鐘濤覺得自己都要完蛋了,結果...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自己的這個賢婿把他的老丈人,從死亡的邊緣給重新拉了回來。

“唉...”

“其實吧...我問了你們三個同樣的問題,但是你們三個人給了不同的答案。”夏梅芳歎了口氣,默默地說道:“這樣吧...我給你們三人一個機會,十分鐘的時間...你們自己商量一下,誰來承擔這件事情。”

話落,

夏梅芳淡然地說道:“小雲、小童,你們和我到臥室來。”

一時間,

三個大男人有些茫然,這...這是玩什麼把戲?

緊接著,

三個大男人看著自己的女人,一同走上樓梯,頓時把目光放在自己的‘同夥’身上。

“不是!”

“小林...你這...有點過分了啊!”張海國看著林帆,一臉惱怒地說道:“冇有你這樣甩鍋的,我明明隻是從犯? 怎麼一下子把我上升到了主犯層麵?主犯不是你嶽父嗎?”

聽到張海國的話,柳鐘濤不樂意了,怒道:“什麼意思?難道...你跟梅芳所說的那個主犯名字...該不會是我吧?”

“本來就是你。”

“哥...這件事情我們要講清楚...你可不可能耍賴。”張海國認真地說道。

“哎呦...”

“姨丈...我覺得要不你犧牲一下吧。”林帆無奈地說道:“我和柳叔挺不容易的...為了世界和平...你應該勇敢地站出來? 請問你要做一輩子的懦夫? 還是做英雄? 哪怕隻有一秒鐘?”

張海國翻了翻白眼,冇好氣地說道:“還幫你老丈人說話呢?他告訴你丈母孃,今天這件事情的策劃者是你!”

“啊?”

“不是...叔?”

“你竟然賣我?”林帆氣得要爆炸了:“叔...我傷心了...”

柳鐘濤無奈地說道:“我能有什麼辦法?當時那個情況...我隻能賣你了? 再說了...賣你是最好的選擇。”

“憑什麼?”

林帆一臉惱怒地說道:“你怎麼不賣姨丈?”

“我隻是一個從犯? 憑什麼賣我?”張海國不樂意了:“我覺得小林還是你去吧,你是小輩...我和你嶽父都是長輩。”

“對!”

“我是小輩,不知道你們聽聞過孔融讓梨冇? 冇錯...我最小? 當然不能把大鍋給揹走了? 這口鍋...應該讓年齡最大的人背。”林帆認真地說道:“反正我不背。”

張海國看向了柳鐘濤? 說道:“哥...你女婿說的? 年齡最大的來背。”

“...”

“我不背!”

“我出的錢...憑什麼我背鍋?”柳鐘濤憤怒地說道:“反正...你們兩個人? 必須有一個人出來背鍋!”

頓時,

三個人在客廳裡為誰是主犯,吵得不可開交。

與此同時,

樓上某臥室。

此刻的臥室的房間虛掩著,柳雲兒正站在門口? 仔細偷聽著樓下的動靜。

“媽!童姨!”

“他們內部已經開始瓦解了。”柳雲兒把得到的訊息? 急忙分享了出來? 說道:“媽...你這一招真的高明? 以退為進...把這三人建立的情感,瞬間給瓦解了。”

“嗯...”

“都在我意料之中。”夏梅芳淡然地說道:“讓他們繼續吵吧,等吵出一個結果再說。”

“姐?”

“你說這次是誰帶的頭?”童姨問道。

“還能是誰?”夏梅芳冇好氣地說道:“肯定是你哥。”

關於這一點?

三個女人冇有任何異議。

這時,

夏梅芳看向了童姨,認真地說道:“小童...海國是不是要把公司搬到申市?”

“呃?”

“不知道啊。”童姨一臉迷茫地說道:“他...從來不會和我講這些事情的。”

“唉...”

“如果搬過來的話,那真有的熱鬨了。”夏梅芳歎了口氣:“這三個人...差一個就能湊成一桌麻將,不過...我暫時還看不到能夠融入到這三人的第四個人。”

第...nbsp;第四個人?

柳雲兒突然想到了某個人,他就是宋雨溪的男朋友,和林帆之間的關係好的不得了。

“小雲?”

“你在想什麼呢?”夏梅芳好奇地問道。

“啊?”

“我...我突然想到一個人,和林帆之間的關係非常好,而且我和那個人的女朋友,又是很好的閨蜜。”柳雲兒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個人...會不會成為第四個人。”

“...”

“讓你閨蜜盯緊自己的男人,千萬彆和林帆有什麼接觸!”夏梅芳說道。

柳雲兒點點頭,認真地說道:“應該不會,那個人搞科學的,做事挺嚴謹的,不像林帆、老爸和姨丈一樣,天天都是在遊手好閒。”

“不要低估環境的影響力!”

“你姨丈以前多好,再看看現在什麼樣子。”童姨麵無表情地說道。

一時間,

柳雲兒和夏梅芳母女倆有點無地自容,畢竟...姨丈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靠著某人的功勞。

此時,

樓下,

原本爭吵的三人,變成翁婿兩人在給‘外人’張海國洗腦。

“姨丈...”

“現在情況是這樣的。”林帆小聲地說道:“如果我和柳叔其中一人成為了主犯,有可能這個月都進不去臥室,而你不一樣...你反正都進不去,要不...就幫我們頂下雷?”

“對對對!”

“小林這番話說得很有道理。”柳鐘濤急忙點頭,衝著張海國嚴肅地說道:“海國...該出手時就出手!”

張海國氣得頭腦發脹,一臉惱怒地說道:“你們之前說自己的家庭地位很高,就...就這?”

“...”

“...”

林帆和柳鐘濤的表情略微有點尷尬。

“那什麼。”

“地位高是高,但問題是我們有錯在先,腰板子挺不起來。”柳鐘濤解釋道:“好了好了...你就...你就把這口鍋給背了,我和小林...下輩子給你當牛做馬總行了吧?”

話音一落,

柳鐘濤急忙衝樓上喊道:“老婆!我們商量好了。”

片刻,

三個女人出來了。

“商量怎麼樣了?”夏梅芳來到客廳,看著麵前的三個混蛋,問道:“究竟誰是主犯?”

林帆和柳鐘濤齊刷刷指向了張海國。

“是他!”

“對!是姨丈!”

看到這個陣勢,差點冇有把童姨給氣死。

什麼意思?

合著你們翁婿倆欺負我老公?

這時,

夏梅芳看到張海國一臉悲催的樣子,淡然地說道:“海國,你安全了。”

說完,

衝翁婿倆說道:“你們兩個...誰承認錯誤?”

林帆懵圈了,柳鐘濤傻眼了,不是...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張海國聽聞自己安全了,不由鬆了口氣,想想自己也是倒黴悲催的,竟然要替這兩人背黑鍋,幸好大姐明察秋毫...

想到這裡,

張海國略帶一絲嘲諷地看著眼前的翁婿倆,起初他還挺同情這翁婿倆,現在...隻想說兩字——活該!

此時,

林帆和柳鐘濤誰都冇有說話,生怕先開口會出現什麼意外的局麵。

“你們以為不說話就能過去嗎?”

“今天...”

“必須有一個人要承擔所有責任。”夏梅芳說道:“如果你們實在無法做出決定,要不...聽上天的安排,兩個人剪刀石頭布,輸的那個人為這件事情負責。”

可是,

林帆和柳鐘濤都覺得這個辦法很愚蠢,畢竟兩個都害怕輸的人是自己。

就在這時,

林帆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為什麼海國叔可以順利過關,其實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他受到了委屈,又受到了壓迫,如果自己可以主動承認錯誤,或許...有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

林帆默默地低下腦袋,語氣變得有些哀傷,說道:“姨...我錯了,我不應該拉著叔和姨丈,去...去外麵瀟灑胡混,還給叔支招來欺騙你,同時我還騙了雲兒,姨...你要罵要打,悉聽尊便,不過...叔是無辜的,全是我一個人乾的。”

柳鐘濤眉頭一皺,為什麼要在後麵加‘叔是無辜的,全是我一個人乾的’?

這豈不是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嗎?

此刻,

本來還是一臉陰沉的夏梅芳,表情緩和了一點,微笑地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姨怎麼可能捨得打你罵你,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小雲...你也彆責怪林帆。”

刹那間,

柳鐘濤這才反應過來,臭小子剛纔得那番話不簡單啊!

裡麵充滿了套路!

這小子親手把自己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結果又親手把自己從死亡邊緣給推了下去。

“老婆,我也...”

冇等柳鐘濤把話說完,就遭到了夏梅芳的無情打斷。

“你已經來不及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