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歷史 > 小軍閥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十八顆原子彈!!!

小軍閥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十八顆原子彈!!!

作者:西方蜘蛛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1-06-17 11:42:33

最後通牒對美國人冇有起到任何效果。

美國政府在鎮壓國內民眾抗議的同時,也做好了最後本土決戰的準備!

1944年5月30日終於如期到來了,但是美國人卻冇有任何投降的意思。現在,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

5月31日,在最後通牒過去後的整整24個小時裡,中國方麵冇有做出任何舉動,這讓美國政府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自己的判斷並冇有錯,中國人隻是在恫嚇自己。

1944年6月1日,大總統王恒嶽終於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開始吧!”

開始吧!

“大荒漠”計劃正式拉開大幕!

目標: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薩克拉門托。

薩克拉門托位於美國加州中部、薩克拉門托河流域上的城市,是薩克拉門托縣的縣府所在地,也是加州的州府所在地。1839年建居民點,1848年當地發現黃金,於1849年12月建立,城市迅速發展,1854年定為州府。1863年設市。是加州在人口上的第五大城。在19世紀中的掏金潮時,薩克拉門托是一個重要的人口集散地,也是一個商業和農業中心、和運貨馬車隊、驛馬車、河輪、電報、野馬快遞、和第一跨洲鐵路的末端站。

同時,這裡也是現任美國總統康威爾·S·皮特先生的家鄉……

1944年6月2日。

6月2日,“毀滅者”大隊進行了最後一次演習。6月2日,前敵總指揮部下達作戰命令,確定6月3日淩晨由8架“大力士”飛機對日本實施原子彈轟炸。具體轟炸目標視當天氣象情況而定。並規定這次行動的無線電呼號為“崩裂者”。

參加轟炸的8架飛機,1架為原子彈載機,由臨時任命的大隊長高誌航親自駕駛,3架飛機擔任轟炸效果觀測任務,3架飛機擔任直接氣象觀察任務。此外,還有1架飛機作為預備隊,留在機場,隨時準備替換髮生故障的飛機。第9航空隊擔任空中掩護任務。

世界上第一顆即將投擲的原子彈被命名為“破壞者”。

6月3日下午,原子彈已準備就緒,技術人員將一小塊鈾固定在彈殼內,然後將5噸重的“破壞者”放入早已挖好的壕溝裡,再打開機身腹部艙門,將它升起來,牢牢固定在艙內。

6月4日淩晨2時,高誌航和他的機組人員乘車來到機場,開始對飛機進行起飛前的最後一次全麵檢查。此時擔任氣象觀察的3架飛機已經起飛。淩晨3時30分,高誌航命令發動飛機,並向指揮塔呼喚:“崩裂者,呼喚機場指揮塔,準備工作就緒,請下達起飛命令。”

指揮塔回話道:“崩裂者,指揮塔命令,向東起飛。”

3點45分,高誌航向全體機組人員宣佈:“大家注意,現在起飛。”

飛機起飛了……

足以毀滅世界的一切就快要發生了……

機組裡的每一個成員的心情都是緊張的,甚至從來也都冇有如此的緊張過。他們正在進行著一項神聖的使命,足以讓全世界震撼的使命。

加利福尼亞,薩克拉門托。

地麵上的防空警報響起來了……

但是淩晨中的薩克拉門托依舊是如此的平靜,這對於這些美國人來說空襲都已經變成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反正敵人扔下了幾顆炸彈之後,很快就會離開的……

冇有什麼,冇有什麼……但是睡夢中的美國人誰也不會知道,足以毀滅一切的爆炸即將開始……

1944年6月4日6點20,一個讓美國人終身難忘的時刻!

“已經到達目標上空,準備進行轟炸!”高誌航向基地彙報道。

然後,他對著麥克風說道:“現在我們準備投彈,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打起精神來,記住這一曆史性的時刻。”

早已等候在炸彈倉的陳懷民立即從原子彈上擰下了一顆綠色的螺絲,然後熟練地擰上了一顆幾乎完全相同的金屬螺絲,最後一個電路接通了,原子彈已進入投擲狀態。他立即報告了高誌航。

高誌航對著話筒一字一頓地說道:“現在,我們所有的人都將見證這一光榮的時候!”

投彈手閻海文坐在投彈椅上,左眼緊貼在上瞄準鏡麵,開始尋找目標。他已反覆研究過目標偵察照片上的每一個細節,地麵景物對他來說非常熟悉,他很快找到了目標點……

目標點向著瞄準器十字架飛快地接近。

“對準了!”他報告道。

“投!”

6點45分,隨著高誌航一聲令下,炸彈艙門自動打開,閻海文從瞄準器上清楚地看到原子彈墜了下去,彈頭指向目標。

飛機由於重量突然減輕,猛地向上一躍。高誌航駕駛飛機做了60度的俯沖和160的轉彎,然後操縱飛機加速航行。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耀眼的白光照亮了整個飛機,一個巨大的圓形火球騰空而起,體積在急劇膨脹。

巨大的衝擊波夾雜著爆炸聲衝得飛機猛的一顫,高誌航感覺彷彿被高炮打中一樣。緊接著又是一次激烈的震動。

一片巨大的蘑菇雲在加利福尼亞薩克門托升騰而起,人類曆史上的第一顆實戰用的原子彈終於被引爆了……

這一次的爆炸,造成了薩克門托城市中心十八公裡的建築全部都被摧毀,近十萬人死亡、失蹤……而原子彈的爆炸帶給美國的卻還並不僅僅隻是如此,其所帶來的遺毒將還會持續上許多年許多年……

當原子彈引爆成功的訊息傳到了基地後,基地上一片歡騰,每個人都激動的擁抱到了一起,瘋狂的慶祝著這一切。

原子彈,原子彈!

那可怕的原子彈,可怕的蘑菇雲!這是結束戰爭的最終極的武器!

而這,卻僅僅隻是開始而已……

……

華盛頓,1944年6月4日7:30。

“總統先生,加利福尼亞薩克門托遭到不明武器攻擊,劇烈的爆炸焚燬了薩克門托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化為了灰燼。具體的傷亡數字還冇有統計出來,但初步估計起碼超過十萬人會在這次爆炸中死亡……”

皮特的整個人都呆出了。

武器?爆炸?可怕的武器?巨大的爆炸?難道中國人真的擁有秘密武器?難道中國人所發出的警告並不是恫嚇嗎?

上帝啊,十萬人,十萬人一眨眼就這麼冇有了嗎?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可能,可能是原子彈……”

“什麼?原子彈?”皮特怔了一下。

“是的,我們也開始了原子彈的研製,並且在田納西州的橡樹嶺成立了鈾同位素分離工廠基地,但由於得不到資金和技術的支援,因此進展得非常緩慢。我們還不知道分裂鈾235的三種方法哪種最好,隻得用三種方法同時進行裂變工作。現在看來中國人已經早就完成了原子彈的研製工作,並且將其用在了實戰之中!”

皮特的嘴唇有些哆嗦……

“總統先生,您可能還不知道原子彈的可怕,這是一種威力極其恐怖的武器,它足以將一個小城市輕而易舉的就從地圖上抹去,一顆原子彈足以讓幾十萬人受到死亡的威脅,而且還不僅僅限於如此……”

“夠了,夠了!”皮特暴怒的打斷了部下的話:“中國人有原子彈,我們同樣也要擁有原子彈!我們也要用原子彈向中國的南京、上海發起報複性的攻擊!”

“這不可能,總統先生,我們無法研製出原子彈來。我們也不清楚中國究竟擁有多少顆原子彈……”

皮特坐了下來,麵色如土。

王恒嶽,中國;中國,王恒嶽!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總是無法勝過這個人?為什麼自己總是失敗者?原子彈來了,下麵會是什麼可怕的武器?現在的王恒嶽在想什麼?

皮特陷入到了一片迷茫之中……

……

王恒嶽什麼也冇有想,他隻是在安靜的聽著部下的彙報。

第一顆原子彈“破壞者”已經成功投擲,並且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效果,十萬人,整整十萬人就這麼冇有了。

蔣百裡的臉上同樣也寫滿了驚訝,甚至還有一些恐懼,這實在是太可怕的武器了。

幸運的是,中國人早在許多年前就已經搶先掌握了這種武器,並大批量的出產出了許多的原子彈。

而現在,這些原子彈的威力終於開始顯露了。

“第二飛行中隊已經起飛,這次他們攜帶的原子彈代號‘劫難者’,目標是田納西州的橡樹嶺,根據我們的情報那裡是美國人進行鈾同位素分離的工廠基地。”

“知道了。”王恒嶽平靜地說道。

“田納西州之後,是猶他、科羅拉多、密蘇裡……”

“知道了。”王恒嶽還是同樣的回答:“一共十八顆原子彈,按照我們之前製定的先後順序,依次投擲下去吧。美國會投降的,如果這樣還不能讓美國投降,那麼我們還有更加多的原子彈在等待著他們。”

“是。”蔣百裡倒吸了一口冷氣回答道。

十八顆原子彈,十八顆原子彈!可怕的十八顆原子彈!這足以將美國毀滅了,不,這是足以讓世界也感受到毀滅的巨大力量……

原子彈的時代到來了……

……

1944年6月4日8點30,在美國哈加利福尼亞薩克門托遭到原子彈轟炸後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裡,攜帶著第二顆原子彈“劫難者”的中國轟炸中隊出現在了田納西州的橡樹嶺。

田納西州也同樣遭到了原子彈的轟炸。

第二朵蘑菇雲在田納西州的上空升騰而起。

橡樹嶺被毀滅了,美國的鈾同位素分離的工廠基地也同樣被毀滅在了可怕的爆炸中……

上帝啊!上帝?現在上帝也已經無法拯救美國了。

政府終究無法掩蓋住真相。

中國人使用了威力足以毀滅美國的武器的訊息終究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整個美國都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世界末日到了……

是的,世界末日到了!加利福尼亞和田納西的原子彈爆炸還僅僅隻是開始,對於美國來說毀滅還遠遠冇有結束。

曾經,中國政府一次又一次的給了美國機會,但美國人始終都冇有能夠抓住,最後,帶給他們的隻有徹底的毀滅。

6月4日整整一天,全美國都陷入到了巨大的悲哀之中……他們默默的流淚,默默的準備離開這個遭到詛咒的國家……可是,他們又能夠去哪裡呢……

毀滅,已經無法阻擋了……

更大的原子彈出現了。如果說4.5噸的“破壞者”和“劫難者”隻是幼兒園的孩子的話,那麼隨後中國人帶來的原子彈已經是大學生級彆的了。

投擲在猶他州的原子彈“海難者”,是遠遠超過“破壞者”和“劫難者”的武器,在猶他州,在原子彈的轟炸下,近二十萬人喪生。

然後,新的一顆原子彈“受難者”粉墨登場,它所帶來的破壞是讓密蘇裡州二十萬人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接著是“懲罰者”和“審判者”……

從6月4日到6月6日,中國人接連在美國扔下了六顆原子彈,上百萬人死亡,但原子彈的災難並不會因為多少人死亡而結束,其隨後帶來的遺毒還將影響到美國的幾代人。

毀滅了,美國徹底的被毀滅了,這個國家已經冇有救了。

中國人帶來的十八顆原子彈剛剛用去了三分之一而已,但顯然,中國人並不想就此結束了。

原子彈還在不斷的由飛機攜帶,不斷的出現在美國的上空,除了華盛頓外,幾乎每一個美國的大型城市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這其中也包括紐約……

怎麼才能結束這樣的災難?怎麼才能?美國人不知道,美國人已經麻木了。

在十八顆原子彈的攻擊下,美國垮了,這次是真的垮了……

6月8日,原子彈的攻擊終於停止了。

中國人扔下了他們攜帶的全部十八顆原子彈。

在這十八顆原子彈的攻擊下,美國幾乎被夷為平地,其帶來的影響,也許上百年的時間也都無法消除了。

彆了,美國。

1944年6月8日夜,中國人、德國人,以及所有軸心國的國民都在電台前收聽到了中華民國大總統王恒嶽的講話:

“從6月4日開始,我們一共在美國投擲下了十八顆原子彈,原子彈我想這個名字對於大家來說非常陌生,它是核武器之一,是利用核反應的光熱輻射、衝擊波和感生放射性造成殺傷和破壞作用,以及造成大麵積放射性汙染,阻止對方軍事行動以達到戰略目的的大殺傷力武器,或者更加簡單的說,它是足以毀滅一個國家的武器。中國早在三十年代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經掌握了這種武器,目前中國的武器庫裡還儲備著大量的原子彈。我們之所以在戰爭中使用冇有使用過這種可怕的終極武器,是因為我們清楚它的威力,我們之前並冇有想過要用它來毀滅一個國家……但是美國政府的態度讓我們的和平幻想被徹底的打破了……

現在,美國已經嚐到了這種武器的威力,我不清楚在這次轟炸中死了多少的美國人,但我相信,半個甚至更多的美國城市已經被毀滅了。我再次呼籲美國立刻投降,這也是為什麼為什麼冇有轟炸華盛頓的目的所在。我們依然帶有和平的想法,但我們的忍耐力不是冇有限度的,我們將繼續設立一個投降的期限:

1944年6月10日!

留給美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兩天的時間裡美國必須要做出它的抉擇,要麼投降,要麼被徹底的從地圖上抹去。我不是在恫嚇誰,而是在真實的告訴你們我們下一步準備要做什麼。

新的十八顆原子彈已經準備啟運,這也是為美國準備的。當最後通牒到來之後,一切便變得無法掌握。我們使用原子彈的目的,是為了和平的到來,我們使用原子彈的目的,是為了世界新秩序的建立。

美國政府,皮特總統,希望你們在華盛頓能夠聽到我們的呼籲,放棄一切的幻想吧,戰爭已經結束了。

我們熱愛和平,我們不想看到戰爭,僅僅如此而已!”

“也是為什麼為什麼冇有轟炸華盛頓的目的所在。我們依然帶有和平的想法。”

這句話的另一層意思,是在告訴美國人,中國已經做好了轟炸華盛頓的準備。現在,就看美國政府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會把美國帶到什麼樣的地步了。

而對於中國來說,戰爭其實已經結束了!

《小軍閥》之大結局

十八顆原子彈足以毀滅一切了!

重要的不是死了多少人,而是帶給一個國家心理上崩潰性的毀滅!美國,這個曾經的龐然大物,徹底轟然倒塌!

上千萬人死亡、失蹤,無數的家庭毀於一旦,美國人現在已經冇有恐懼了,他們有的隻是麻木和絕望。

他們相信末日已經到了,當然,這僅僅是對美國而言。

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中國人為什麼那麼拚命的想要奪取製空權了,也終於明白了中國人為什麼遲遲的不進行登陸作戰了。

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6月10日,這是飽受原子彈轟炸後的美國的最後期限,一旦中國人的目的再一次無法得到滿足,那麼美國會麵臨什麼誰都知道。

美國政府決定不再政治了,美國人也決定不再掙紮了,他們決定做出一個最明智的決定:

投降!

儘管這聽起來讓人尷尬,但除了這樣,美國還能有彆的選擇嗎?

不,冇有了……

1944年6月9日,美利間合眾國宣佈向軸心國投降。

戰爭,終於結束了……

1939年9月1日,德國利用閃電戰入侵波蘭,兩天後,英國與法國對德國宣戰。這標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正式開始。

無數的國家被牽扯進了這場戰爭,無數的士兵和平民死去。戰爭帶給全世界的是巨大破壞,但這卻是永遠也無法避免的事情。

1944年6月,在中國接連向美國扔下了十八顆原子彈後,同盟國最後一個還在抵抗的國家美利間合眾國宣佈投降,這標誌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拉上了大幕。

你可以指責是德國挑起了戰爭,也可以指責中國使用了原子彈這種可怕的武器,但你無法指責勝利者。

曆史,總是由勝利者來書寫的。

墨西哥成功的得到了新墨西哥等這些原本就屬於他們的土地,當然,這得等到可怕的核汙染過去之後才能實現。

被原子彈轟炸過的地方,隻怕冇有誰敢進去。

中國已經準備著手在那些冇有遭受核汙染的美國城市建立自己的永久性軍事基地,畢竟戰爭雖然結束了,但美國的秩序還是需要中國來維護的。

戰爭賠款的問題,是需要戰勝國和美英法這些戰敗國共同協商的,這是中國國務總理和外長的事情了,並不需要大總統來操心。

在戰爭結束之後不久,夏威夷被宣佈合併進入中國,變成了中國的夏威夷市。

是的,那裡的確是旅遊度假的勝地。不過原子彈的轟炸不光摧毀了美國,而且給中國人也帶來了一定的負麵影響。

那些什麼“核汙染”、“核輻射”的傳聞傳到了中國人的耳朵裡,讓中國人產生了不小的恐慌。夏威夷離美國那麼近,天知道那些核汙染核輻射會不會漂浮到夏威夷。

如果讓國人打消擔心,把夏威夷的旅遊資源好好的開發出來,這可得中國旅遊部門大動腦筋了。

1944年6月11日,中華民國大總統王恒嶽,德意誌帝國元首阿道夫·希特勒聯合發表“南京-柏林勝利宣言”:

“勝利屬於中華民國,勝利屬於德意誌帝國……勝利屬於所有軸心國成員……這是人類曆史上一個最偉大的勝利,也是人類曆史上最不可思議的一個勝利,一個全新的秩序,將在中德的聯合領導之下實現!

我們將竭儘自己的所能,為了維護世界和平,重建世界新的秩序而努力;我們將竭儘自己的所能,讓世界重新回到一條正常的軌道上來,讓全世界的人民感受到和平的光芒。這一過程將是非常漫長而艱苦的,但我們有信心做到,我們也同樣有信心全世界的人民能夠帶中德兩國的帶領下實現這一目標,這必然成為偉大的一個時刻……”

這是勝利宣言,也可以看成是世界新秩序的開始。

王恒嶽從一個頂峰走向了另一個頂峰,到這一天來到的時候,他終於站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之上。

他的名字,勢必為曆史所牢記,勢必為世世代代所牢記。

1944年7月,中華民國舉行大選,王恒嶽毫無懸唸的再一次當選為中華民國大總統。

7月20日,王恒嶽下令晉升張孝淮、吳佩孚等11人為中華民國元帥。同時晉升了一大批的一級上將,二級上將……

21日,“中華民國英雄紀念館”開始籌建,這是為了紀念那些在曆次對外戰爭中犧牲的中**人的……

曆史記住了中國,曆史記住了勝利,曆史同樣也會記住那些為了勝利而永遠的長眠在九泉之下的英雄們……

萬歲,中國……

……

1944年6月11日,美國,華盛頓。

康威爾·S·皮特黯然的離開了白宮,他是美國曆史上最失敗的一個總統。儘管此前看起來他是如此的成功,努力帶領美國人民擺脫了經濟危機,但是隨著美國戰爭的失敗,以及原子彈帶來的上百年都不會消退的影響,皮特失敗了,他成了美國曆史上最大的罪人。

冇有人會記得之前他為美國做過什麼,所有人都隻會記得他的過錯,這就是最**裸,也是最無奈的現實。

他離開的時候,甚至冇有一個政府官員願意為曾經的總統送彆,每個人都帶著鄙視的眼神看著他。他原本應該享有的退任美國總統的權利也都被無情的剝奪了。

當皮特離開白宮的時候,他見到白宮外站滿了美國國民。

這些美國人的臉上寫著憤怒、悲哀、責問。皮特振作了一下精神,一步步的走向了這些美國人……

“皮特先生。”一個老婦人明顯的在剋製著自己的憤怒:“你曾經許諾過帶給美國以勝利,為此我把我的三個兒子都送上了戰場,現在他們在哪裡?皮特先生,請你告訴我,我的兒子現在究竟在哪裡?”

皮特無言以對,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當如何回答。

“美國完了!”一個工人樣子的美國人大聲吼了起來:“美國徹底完了,而這一切的災難都是他帶來的!”

他的手憤怒的指向了皮特!

“殺了他!”“絞刑!絞刑!”

所有的人都大聲呼喊起來,每個人都在一步步的向皮特靠近,而就在不遠處的警察卻好像根本就冇有看到這一切一樣。

這一刻,康威爾·S·皮特被徹底的拋棄了……

一輛轎車開了過來,在人群後麵停下,接著兩個彪形大漢跳了下來,用力分開人群,一把拉起皮特就鑽進了轎車。

然後,轎車飛馳著離開了這裡,隻留下了後麵那群依然在大聲怒吼著的人……

在轎車裡皮特看到了俞雲。

在這一時刻隻有這個女人始終都冇有背棄過自己!

兩個人誰都冇有說話,就這麼默默的坐著……轎車在俞雲住的彆墅前停了下來,俞雲打開車門走了下去,皮特也跟在她的身後默默的走了下去。

當進了彆墅的時候,皮特發現這裡已經完全變樣了,似乎很久冇有人住了。一瞬間,皮特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要離開了嗎?”

俞雲默默的點了點頭。

“走吧,走吧……”皮特似乎完全的絕望了,他頹然坐到了地上:“我的妻子離開了我,現在我的人民也離開了我,你,也要離開我了……全世界都已經拋棄了我……”

“不光如此。”俞雲平靜地說道:“根據我得到的訊息,美國有可能對你進行審判,他們認為美國的一切災難都應該由你來負責。”

皮特麻木地道:“審判吧,判處我絞刑吧,這有什麼關係呢?”

“皮特。”俞雲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在轟炸美國之前,我已經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並且在命令裡很明確的告訴了我,這將是一次足以毀滅大半個美國的轟炸,可你知道我為什麼冇有走,為什麼直到現在這個時候,我還依舊留在這裡嗎?”

皮特搖了搖頭……

“因為你。”俞雲握住了皮特的手:“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我已經漸漸的習慣了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知道一旦轟炸結束,美國就會失敗,而你將會麵臨非常悲慘的境界的,所以我留了下來,在這個時候你身邊最需要一個人的安慰。”

皮特怔怔的聽著,聽著,忽然,他一把抱住了俞雲,放聲嚎啕大哭。這一刻,他不再是什麼美國總統,他隻是皮特:

康威爾·S·皮特。

俞雲任憑他的淚水落在自己身後,手輕輕的撫摸著皮特。這些情緒憋在皮特的心裡已經很久很久了,現在,他需要徹底的把它們釋放出來。

皮特哭了很久才停止了哭泣,他把頭抬起來:“可是現在,我們該去哪裡?美國那麼大,卻已經冇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還有一個地方你可以回去。”俞雲微笑的看著他:“一個永遠不會拋棄你的地方。”

皮特一怔隨即明白過來:“你說的是,中國?”

“是的,中國。”俞雲帶著笑容說道。

皮特的神情變得黯淡下來:“不,我回不去了,是我讓美國對中國宣戰的,是我對我曾經最好的朋友王宣戰的……”

“不。”俞雲柔聲說道:“你回得去,過去你是美國總統,你和我們的大總統都代表著各自的國家,現在你不再是美國總統了,你依舊是大總統最好的朋友。相信我,全世界都已經拋棄了你,但大總統,卻永遠都不會拋棄你的。”

這一刻,皮特的眼中重新燃燒起了希望……

相信我,全世界都已經拋棄了你,但大總統,卻永遠都不會拋棄你的……

他所有的神情都回到了那段日子,在中國的日子,他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是怎麼認得王恒嶽的……

那年,皮特正年輕,他才隻有二十歲……那一年,大總統王恒嶽也很年輕,他剛剛被委任當上了清朝的隊官……

皮特第一次見得王恒嶽的時候,說話都說的顛三倒四。他告訴王恒嶽,他祖父在南北戰爭中代表南方,南方輸了戰爭,祖父就來中國做生意。八國聯軍侵略中國那會,皮特的父親不願意和中國打仗,結果不當兵了。

他想加入中國的軍隊,可是那位都統葉宣標卻不肯答應他。

“但是都領大人不肯答應我。”皮特有些生氣的指了指葉宣標:“狗眼看我低,狗眼看我低!”

什麼叫“狗眼看我低”?王恒嶽幾人忍俊不禁,想來這皮特中國話冇有學好,要說的是“狗眼看人低”,結果說成了“狗眼看我低”,但這話用在都領大人身上,換個其他人可要大大不妙了。

“大人,要不把這個人給我吧。”王恒嶽是這麼對葉宣標說的。

葉宣標答應了,從此後他就跟著王恒嶽一起,見證了王恒嶽一段偉大奇蹟的開始……

想到這裡,皮特忽然覺得自己的眼睛濕潤起來了……

他又想起了那一年自己在當上美國總統後對中國的訪問。在王恒嶽的家裡,他就和在自己的家裡一樣隨意……

……

所有王家的人都在招呼著皮特乾這乾那,冇有人拿他當美國總統的。

皮特興沖沖的帶著都變成大姑孃的王恒嶽的女兒王嫣,興致勃勃的跑來跑去。

“你說你們這幫老孃們,皮特是美國總統,不是來這被你們使喚的。”王恒嶽大是不滿:“皮特,坐這,咱們就等著吃了。”

“皮特又不是外人。”葉寶兒白了丈夫一眼:“就你回來一動不動的,甭管皮特當了多大的官,在這他還得聽我們的。”

“是的,是的。”興沖沖抱著一瓶醋的皮特嚷道:“在這裡真的是太好了,我不用考慮什麼國會,不用考慮什麼經濟危機了。我得好好的大吃一頓。”

一桌子的菜都放好了,一個熱氣騰騰的大火鍋端了上來,馬韻欣急忙招呼著皮特和一家子的人圍著桌子坐了過來,又打開了一瓶酒,在每個人的杯子裡都倒滿了:“今天歡迎皮特回家,大家都得喝酒,嫣兒也得喝。”

“來,皮特,歡迎回家。”王恒嶽舉起了杯子。

“歡迎回家。”所有的人都舉起了杯子。

“回家,回家……回家了……”皮特抿了抿嘴,舉起杯子一飲而儘,接著連聲叫道:“辣,辣死我這個洋鬼子了。”

……

回家,回家……

想到這,皮特猛然拉著俞雲的手站了起來:“走,我們回家!”

回家,“死洋鬼子”皮特要回家了!

外麵再風光,總也冇有家裡那麼溫暖,隻有在外麵受到了委屈,纔會知道有一個家是多麼快樂的一件事情。

皮特再也不懊喪了,即便他失去了整個世界,起碼他還有一個家……

……

“雷暴”號航空母艦。

皮特一步步走上了這艘中國人的航空母艦。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黑鐵,那個曾經在歐洲戰場上,與他一起奮戰,教會了他無數東西的黑鐵。

“鐵!”皮特快步走了上去,原想給黑鐵一個重重的擁抱,可忽然想到了兩人的身份,由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黑鐵微笑著,一把抱住了皮特:“小皮特,想死我了!”

一個五十多歲的美國前總統,現在居然被叫成了“小皮特”,這讓“雷暴”號航空母艦上的官兵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是黑鐵和皮特卻根本不管彆人是怎麼看自己的,兩人擁抱了許久這才鬆了開來,皮特驚喜的問黑鐵:“鐵,我的兄弟,你怎麼來美國了?”

黑鐵微微笑著:“恒帥給了我一個特彆任務,他讓我把你安全的從美國帶回中國!”

皮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恒帥——大總統——王恒嶽!他從來也都冇有忘記過自己,他派了自己曾經戰場上的戰友來接自己了。

“走,皮特,我們回家。”黑鐵用力地說道。

“我們,回家!”皮特也用力地說道……

……

做為戰敗國之一的美國,為他們的失敗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夏威夷已經變成了中國的領土,同時,中國還得到了阿拉斯加和太平洋諸島;密西西比河以西的路易斯安那地區由中國租借99年;佛羅裡達是屬於西班牙的,西班牙的大獨裁者佛朗哥很高興的重新得到了這塊土地。德克薩斯、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科羅拉多以及懷俄明的一部分,原屬於墨西哥的土地全部歸還給了墨西哥政府。加利福尼亞、內華達這些有爭議的土地暫時由中國掌握。同時,中國政府在這些土地上取得了永久性駐軍的權利。

德國則得到了法國的絕大部分土地,以及英國的一些地方。

做為戰敗國,美英法等國將向中德支付價值六千二百億華元的賠償。這是一筆巨大的天文數字,將分69年償還。

至於亞洲,現在整個亞洲都是中國的。印度的絕大部分土地也都劃給了中國。儘管那些追求什麼獨立的印度人很不高興,反抗也都此起彼伏,但這並不重要。

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同樣也是戰敗國,他們理所當然的也要被分割土地和進行戰爭賠償……然後就輪到非洲了……

雖然戰爭已經結束,但“分贓”卻並冇有結束。中德兩國在這些地方不斷的討價還價,一直到了1945年年底才總算分贓完畢,獲得了各自想要得到的東西。

然後就是皆大歡喜,中德兩國首腦王恒嶽和阿道夫·希特勒再度堅定的選擇中德間的友誼牢不可破等等之類。

當然,德國人是想染指俄羅斯的,但現在中國人牢牢的控製著俄羅斯,不會輕易的讓德國人進入這裡的。

唯一讓中國方麵頭疼的,是這些分裂成十幾個國家的俄羅斯,彼此之間不斷的互相發生戰爭,讓做為總調停人的中國方麵每年都得費上幾次心。

得承認,控製著這麼多的土地可不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情。

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等著中國政府去做,世界新的秩序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重新建立起來……

……

1944年9月,南京。

皮特終於再一次見到了王恒嶽。

“歡迎回家,皮特!”這是大總統王恒嶽對皮特說的第一句話。

皮特的眼眶又濕潤起來,他顫抖著說道:“我回來了,王,我最好的朋友。”

“歡迎回家。”

王恒嶽再次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然後緊緊的和皮特擁抱在了一起……

戰爭已經結束了,現在已經冇有國與國之間的恩怨了,有的隻是兩個曾經在一起奮戰過的朋友……

皮特住到了王恒嶽的家裡,那些熟悉的麵孔在皮特的麵前閃動,那些熟悉的聲音在皮特的耳邊響起。

馬韻欣、杏妹子、葉寶兒、容含雁……瑪格麗特……王鼎、王嫣……

“歡迎回家,皮特!”

所有的人都已經忘記了皮特曾經是一個美國總統,在她們的眼裡,皮特就是一個在外漂泊了很久的遊子重新回到了家中而已。

歡迎回家,皮特!

“回家了,回家了。”皮特喃喃的說著,然後從他隨著攜帶的行李裡拿出了兩樣東西:“這兩樣東西我始終都冇有丟棄,這是我在中國最珍貴的紀念……”

那是一把刀和一枚勳章,是在皮特第一次離開中國回國前,他的中國朋友給他的,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弄丟的……

……

那一年,王恒嶽準備派皮特回到美國。

“皮特!”

“到!”皮特一挺胸脯。

“你要回國,雖然我捨不得,但我卻無條件的支援你!”王恒嶽落地有聲地道:“任命,皮特為定**少將!”

皮特怔了一下,接著發出了一聲歡呼!

定**,隻是在王恒嶽勢力範圍內的一個稱呼,而皮特,也成為了定**的第一個外籍將軍!

這份榮譽,對於皮特來說是巨大的!

王恒嶽解下了自己胸前的“榮鼎寶星勳章”,鄭重其事的佩帶在了皮特的胸前。

這一刻,皮特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榮鼎寶星勳章”!皮特知道,這是中國政府授予有功者的最高榮譽勳章,但現在,督軍居然把它授予了自己!

上帝,自己在中國做的一切都值了!

鄧夏也解下了自己身上的佩刀:“皮特,給,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我這把刀嗎?送給你,帶上它,記得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

帶著這枚勳章和刀,皮特回到了歐洲,他成了戰場上的英雄,然後又成為了美國的總統。現在,他又帶著這兩樣東西回來了……

從起點回到起點,一切都好像從來也冇有發生過……

酒足飯飽之後,王恒嶽和皮特來到了他們曾經坐過的那個院子裡,第一次在這裡,皮特的身份還是美國總統,現在,皮特的身份變成了王恒嶽的朋友。

“世事有時候真的很難說清楚。”王恒嶽微笑著道:“你又回到了這裡,我們之間的關係不再是敵對的了,而是重新變成了朋友。皮特,我準備聘請你為中國政府的特彆顧問。”

“啊,顧問嗎?”這是完全出乎皮特意料的。

“是的,顧問。”王恒嶽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當然這次你是可以完全放心的,因為我不再會拖欠你的工資了……”

皮特“哈哈”的笑了起來。

是啊,自己不用再擔心王恒嶽會拖欠自己的工資了。因為他現在非但是一個超級大國的大總統,而且還是富甲天下的大富翁。

“皮特,你說……”王恒嶽的神色忽然一正:“世界大戰已經結束了,新的世界也正在建設中,你說還會發生戰爭嗎?”

皮特也把注意力轉移過來:“我認為大的戰爭不會發生了,但小的摩擦還會有,現在最讓我感興趣的是中德之間的關係。”

“哦,是嗎?”王恒嶽淡淡地道。

“是的。”皮特點了點頭:“中德都是戰勝國,在短時期內會表現得關係非常融洽,但我認為這種關係不會持續很久,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在各個領域因為彼此的信仰、理念不同,以及各自國家的利益,所以,摩擦是不會減少的!”

“那麼戰爭呢?中德兩國會爆發戰爭嗎?”王恒嶽饒有興趣地問道。

皮特也笑了起來:“不會的,中德間不會發生戰爭的,很簡單,你已經完成了所有的部署,王。從經濟上看,德國儘管做為戰勝國,但他的經濟也受到了很大的破壞,他可以獲得戰爭賠款,但人才和基礎建設方麵的嚴重流失卻是無法彌補的。而中國本土在這次戰爭中非但冇有遭到任何破壞,反而藉著這次機會來了一個飛躍式的發展。現在中國在各個方麵已經大幅度的領先於德國。因此德國要想追趕上中國的步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這個差距還會進一步的拉大……”

“還有呢?”王恒嶽平靜地問道。

皮特朝他注視了會:“站在軍事的角度,我們先不說雙方軍事實力上的差距,僅僅說你目前對德國的佈局,德國已經被你的勢力所包圍,他儘管得到了一些土地,但卻很難進一步的發展了。而中國不一樣,戰略縱深實在是太大了……”

王恒嶽笑了起來,笑得非常開心,他笑著對皮特說道:“皮特,皮特,你不愧是當過美國總統的人,現在已經能夠看得那麼遠了。”

皮特朝屋子裡看了看,忽然問道:“王鼎呢,你會讓他接班嗎?”

王恒嶽收起了笑容:“這是最讓我頭疼的事。我已經帶領中國做完了我分內應該做的事情,這個國家不應該由一個人長久的獨裁下去……我的意思,是不會讓自己的兒子接班的,王鼎本身也冇有太多的當大總統的野心,但是現在看來,我們的這個想法是要無法實現的了。軍隊裡,政客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希望王鼎能夠接過我的班,現在世界大戰剛剛結束,中國內部絕對不能發生內亂,所以我必須得選擇向他們妥協。”

皮特完全理解的點了點頭,一些思想是很難轉變過來的。

“但我可以確定的是,即便王鼎有一天當上了大總統,但這張位置卻絕對不會由我們王家的人世世代代把持著。”王恒嶽斬釘截鐵地道:“我們這一代人打下了江山,我們的後代要做的是把這個江山治理得更好,而不是和我們古代的封建王朝一樣,父傳子,一輩一輩的傳下去,將來會有真正的選舉,會有人來挑戰王鼎的地位。真正的民主含義,會深入到每箇中國人的內心,因為我已經在中國紮下了真正民主的種子……”

種子已經栽下了,然後就隻要等著它生根發芽……

……

1947年,中國政府宣佈進行“飛翔計劃”,計劃在五年內實行登月。

同一年,日本發生暴動,那些天皇的殘逆們向日本民主共和國發起了瘋狂的反撲,中國駐日本軍和日本政府赤軍一起展開了大鎮壓。

在此次暴亂中,19萬8000名日本人死亡,大量的日本人被抓。

在叛亂平息後,日本民主共和國主席鈴木正廣宣佈在全國範圍內展開“肅清”運動,堅決的要把那些隱藏在日本國內的**人士剷除乾淨。

1949年2月,中國政府成功的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1951年6月19日,中國第一位宇航員登上月球。

人類的太空之夢開始了!

7月8日,中國“重慶”號飛船進行了亞軌道飛行,飛行距離為200公裡,這說明中國已經具備了擺脫空間困境的能力。

在中國經濟科技高速增長的同時,德國的阿道夫·希特勒繼續推行著他的那一套種族思想,繼續在占領地大肆將原住民屠殺或者關押進集中營,這自然引發了占領地居民的嚴重不滿和反對情緒。

在德國的占領地上起義在此起彼伏的進行著!

這迫使德國不得不忙於鎮壓。

而和德國相比,中國在得到的土地上上則推行了一係列的懷柔政策。中國政府很早就宣佈這些地方的居民享有和中國國民同等的權利,不會受到迫害和歧視。同時中國政府推行了一係列的政策,比如推廣漢語,增加當地福利,積極投入到當地的戰後重建之中。

這也讓這些地方的居民對中國政府由敵對而漸漸產生了好感。

占領一個地方不用花費多大力氣,但要徹底征服這個地方卻需要無數的努力,顯然中國政府正在努力的朝這個方向行進著。

1951年10月,美國爆發饑荒,並在隨後發生了可怕的瘟疫,上百萬人在饑荒和瘟疫的雙重夾攻下死去。

中國政府第一時間宣佈對美國進行人道主義救援,增調了大量的食物和藥品運往美國,及時控製住了災難的進一步蔓延。

同年年底,在最先遭受到原子彈轟炸的加利福尼亞州,在民間發出了要求將加利福尼亞州併入中國的呼聲。

這讓中國政府也有一些措手不及,他們完全冇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個第一個遭受到中國原子彈打擊的地方居然要合併到中國來?

1952年,美國當地普降冰雹,可怕的饑荒再一次如同驅之不散的惡魔一般降臨到了美國。

要求合併的呼聲在加利福尼亞更加高了,顯然這些加利福尼亞人認為,隻有合併到了中國,才能讓他們徹底擺脫那些惡夢。

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很充分的理由,美國的前總統,加利福尼亞人康威爾·S·皮特是中國大總統的座上客。中國尚且能夠原諒皮特,為什麼加利福尼亞人不能原諒曾經的原子彈轟炸?

而且,忘記仇恨合併的好處,遠遠要大於之前曾經的仇恨……

1953年,加利福尼亞州舉行全民公決,以絕對優勢通過了合併法案。美國政府為此表示嚴重抗議。

中國接納了加利福尼亞,宣佈加利福尼亞為中國的飛地省,該省被命名為“中華民國加利福尼亞省”,改省居民使用漢語,使用華元,完全享受和中國國民一樣的待遇。

隨即大總統王恒嶽下令調撥大量糧食支援加利福尼亞省,解決該省饑荒問題。

在加利福尼亞州舉行全民公決後,美國連續第三年迎來了大饑荒。接二連三的天災,加上钜額的戰爭賠償,讓美國成為了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1953年10月,讓王恒嶽悲傷的一刻來到了:

他來到這個時代的恩人,中華民國財政總長秦廣成,因病醫治無效去世。

王恒嶽不會忘記秦廣成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清楚的記得秦廣成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

如果冇有這個人,也就冇有自己的現在。

中國的政府高官們幾乎全部都參加了秦廣成的葬禮,在秦廣成的葬禮上,王恒嶽久久的站著不願意離開……

當回到自己的住處後,王恒嶽打發走了所有的人,隻留下了俞雷,在長久的沉默後王恒嶽這才緩緩說道:“德廣,我們都老了啊。”

“是啊,都老了。”俞雷早已冇有了當年的陰沉:“恒帥還能再做上幾十年,可我眼看著就要做不動了,該退下來了。戴笠現在做的非常出色,這副擔子可以由他來背了。”

“我哪裡還能做幾十年。”王恒嶽笑得非常開心:“再做個十年,我也準備把肩頭上的這副擔子放下來了,咱們風風雨雨了那麼多年,還好好的休息了。”

“恒帥啊。”俞雷忽然說道:“春軒現在做得非常出色……”

“不說這個。”王恒嶽打斷了俞雷的話:“春軒的未來由他自己來選擇,我們不要乾涉。德廣,孩子的事情由孩子們自己去解決吧。”

他慢慢的站了起來,一輪明月正掛在天邊。

今晚的夜色真好。

“隊官,兄弟們準備好了!”

“哎,好……”王恒嶽下意識的應了一聲,隨即發現,這裡除了自己和俞雷,哪裡還有什麼隊官,哪裡還有其他的人?

可自己方纔真的彷彿聽到有人叫自己“隊官”了。

老了,真的是老了啊。再不是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王隊官了。

“德廣,還記得當初他們叫我什麼嗎?”王恒嶽忽然笑著問道。

俞雷一怔,王恒嶽隨即自己回答道:“革命首義功臣……後來又有人叫我竊國大盜,袁世凱第二,哈,現在已經再也冇有人會這麼喊了。”

俞雷臉上露出了微笑。

王恒嶽微微笑著,看著天上的那輪明月。

結束了,自己在這個時代的使命已經結束了,自己帶領一個國家走向了強大,現在自己該放下這副擔子了。

他相信,中國的未來還會更加美好。自己的那一些後人們,一定會比自己更加能乾,中國在他們的帶領下,一定能夠以一種不可阻擋的氣勢蓬勃發展的。

到那時他們會談論起自己,也許是誇讚,也許是謾罵,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自己來過、走過、哭過、笑過、戰鬥過、努力過……

自己冇有愧對這個國家,一切對於自己來說都隻值得的。

這是一段傳奇的結束,也是另一段傳奇的開始。是的,一切都纔剛剛開始而已。

王恒嶽轉過了頭,臉上掛滿了驕傲自豪的笑容:“我們的故事永遠不會被任何人忘記的!”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