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醫路坦途 > 第1536章 不敢哭,打針呢!

醫路坦途 第1536章 不敢哭,打針呢!

作者:臧福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1-13 07:08:08

飛往茶素的飛機上張凡坐中間,靠窗戶的是王亞男,另外一邊是一個肚子如待產孕婦的西亞漢子,坐在這位身邊,張凡算是能驕傲一把了,自己比他白!

來回的機票都是三乙醫院給訂的,雖然回去的時候,時間改了好幾次,可三乙院長這邊一句不耐煩的話都冇說,而且走的時候,雖然知道的晚,可人家還是想辦法給張凡買了兩張頭等艙的機票。

就著,還頗不好意思的說,知道的時間晚了,如果能早一點,頭等艙的機票還能多幾張!很是客氣的。

張凡飛刀的時候,從來不坐頭等艙。這個不光是張凡的習慣,而且也是行業內部不成文的一個規定。

不過不遵守的也很多,比如有的醫生,技術不知道到底如何,可出行真的是牌麵很大,非頭等艙不坐,接機非豪車不行。

真的,雖然他是去給人做手術的,可這種毛病,間接的等於給患者雪上加霜。

真正有品行的醫生,就和普通人一樣,甚至都不帶講究的,飛機普通艙就行,接機能有個帶路的就成,穿著打扮你都看不出來,人家是華國頂級醫生。

有人不行,覺得水平如此高了,應該怎麼怎麼樣,其實瞅瞅餐車裡睡覺的鐘老頭就明白了,有時候,當有些東西達到一定層次的時候,真的對身外之物會淡漠的。

也就是醫院出錢,不然張凡也會推掉的,這玩意就和破了的套套一樣,不管窟窿有多大,隻要有了,就會失去它的底線。

頭等艙張凡讓給了王紅和年紀大的護士,護士冇什麼說的,這次出來,雖然不是器械護士,可張凡上了手術檯,台上的時候歸張凡負責,台下的時候就是人家負責了。

真的是全力以赴的,深怕出點差錯,都每一週的時間,老護士看著比以前更蒼老了。

至於王紅,主要是這傢夥為了給張凡撐麵子,收拾的和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一樣,讓她坐在自己身邊,張凡覺得有點太吸引眼球了。

等飛機稍微平穩以後,幾個醫生如同同時上了發條一樣,全都躺在在座椅上呼呼大睡起來,連一點的醞釀都不需要,躺下就著。

特彆是王亞男,不光流口水,竟然還帶著打鼾,坐在一邊的張凡雖然冇流口水,可打鼾還是有的,主要是航空公司太尼瑪會做生意,椅子弄的窄小,躺下有點憋屈,不過就這樣,也冇影響張凡他們睡覺。

蘭市直飛茶素的飛機是個過路飛機,是從魔都過來的,飛機上各種南方口音很多。

邊疆各個口岸的生意,說實話,當地商人的體量在魔都江浙一帶商人麵前,就和過家家一樣。

比如茶素這邊偏西南方向的一個斯坦國,盛產錫製裝飾品,比如花瓶了、盤子了,然後鑲嵌上各種的便宜寶石,看著比托塔老李那個塔都名貴。

結果江浙一帶的某個做罐頭皮的村長來一看,這尼瑪這玩意太好做了,然後不得了,直接就弄的這個斯坦國傳統手藝人上了吊。

江浙的這個東西,比他們的便宜不說,質量還好,而且更絢麗,放在太陽底下,五彩斑斕的,直接就是出世的寶貝。

有頭腦還能吃苦,飛機的頭等艙裡,就坐著這麼一位女老闆。穿著什麼的都不用說了,手一伸手錶都是滿鑽的,弄的王紅不停的拉自己的衣袖。

頭一抬,脖子裡的珍珠項鍊,明晃晃的,就像是沙悟淨的項鍊一樣。不過手是看不成的,雖然各種的首飾,可粗糙的就像是個漢子的手。

雖然各種的保養,但仍舊能看的出來,早些年是乾了不少重活的。

比較了半天,人家手上的那塊手錶估計就能讓王紅破產,不過王紅就是微微有點萎縮了一下,然後忽然覺得自己是乾部,還是副處級!這一下,就找補回來。

不知道怎麼的,兩個人上了飛機就相互暗暗較量,也是奇了怪了。

女老闆帶了兩孩子,大的約莫三四歲,小的約莫一兩歲。小的頭上帶著降溫貼。估計是感冒了,女老闆好像也感冒了,鼻子囔囔的和空姐要體溫計。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江浙一帶的商人,真的能吃苦。

要是張凡,估計最少也要等自己身體好了或者孩子身體好了纔會出發,錢總是賺不完的。

大一點的孩子好像冇事,比較淘氣,跑來跑去的,讓王紅皺著眉頭很是不高興。

空姐還微笑的勸說著讓孩子坐好,讓家長看好,女老闆嘴裡答應著,可也冇怎麼行動。

就在這個時候,飛機顛簸了一下,孩子撲通一下,摔倒了。

空姐著急了,不過女老闆也冇當回事。

結果,孩子大哭,然後等大家看過來的時候,發現孩子嘴角上殘留著一個白色的金屬小圓球。而且嘴唇上還有破碎了的體溫計。

女老闆一看,嚇壞了。

王紅一看,也嚇壞了,體溫計破了。

女老闆剛要抱著孩子,王紅立刻起身,喊道:“低頭,你彆動!”

然後快步的跑到孩子麵前,一把捏開孩子的嘴,血液混雜著玻璃,女老闆一看王紅捏著自己孩子的嘴,剛要過去撕吧的時候,王紅喊了起來。

“張院,張院,孩子嘴裡進汞了,口腔也有創麵,張院,張院,彆睡了!”

張凡被王紅大聲的喊叫聲給驚醒了,其他幾個醫生也被驚醒了。

“劫O機?”聽不懂話語的西亞男子立刻吸著肚皮,縮在一起好顯示自己冇錢又老實。

張凡起身隔著西亞男子就跳了出來,然後兩三步的就跑到了孩子麵前。

“我是醫生!快,雞蛋、吸塵器,許仙,器械!”

周圍的好奇的旅客們探頭看著,有的人嘴裡唸叨著:“這也是個吃貨啊,孩子嘴都爛了,他還惦記著吃雞蛋!”

旁邊的人白了他一眼,好像再說,“不懂彆嗶嗶!”

“我們機艙裡麵冇有雞蛋!”年輕的長腿空姐都快哭了,這叫什麼事情啊!

女老闆反應過來了,當張凡喊雞蛋的時候,她就怒了,尼瑪什麼醫生,江湖騙子把,現在要個妹子的雞蛋啊。

她剛要抓著張凡的時候,許仙哢哢哢,打開瞭如同手提箱的器械盒,啪的一下,箱子打開再一合攏,一個簡易的小手術平台就出現了。

當看到盒子裡麵,各種長長短短的啞光器械,女老闆知道,這個真的是醫生。

“怎麼了,孩子怎麼了?紮的厲害嗎?”

“紮的不厲害,可溫度計裡有水銀!”

一箇中年空姐,估計是帶班的領導,拿著簡易吸塵器趕來過來。

“把周圍快速吸一下,誰有雞蛋?生雞蛋!”張凡一邊說,一邊開始戴橡膠手套。

許仙也快速的配合,一邊接過張凡的手,繼續捏著孩子的嘴,讓孩子低頭,一邊拿出棉球。而王紅也很迅速的進入了護士的位置,藍色的洞巾快速的鋪在孩子的臉上。

小男孩,本來嚎啕大哭,可看到亮晶晶的各種鉗子,然後嘴又被許仙捏著,再一看,張凡都把鉗子和鑷子拿出來了,連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了。

碩大的眼睛就是一種驚恐,他知道,這幾個是醫生,不敢鬨的,再鬨要被打針的,所以除了眼睛使勁的想看看自己的媽媽以外,竟然是超級的配合。

家家戶戶都有溫度計,老式的玻璃溫度計,這個一定要小心,不要給孩子玩。水銀這玩意吞入少量都不怕,去醫院,醫生能想辦法給你弄出來,可怕就怕這玩意被呼吸進入肺部或者入血。

張凡他們為什麼這麼緊張,因為孩子口腔被劃破了,一但水銀進入血管,那麼就是大麻煩。

打過點滴的人都知道,空氣要排出去。其實少量的空氣入血管問題不大,可稍微一過量,就能形成空氣血栓,這玩意進到那,那就堵。

比如進入大腦,腦梗!進入心臟,心梗,進入肺部,肺栓塞,這都是要命的事情。

而水銀呢,這玩意可比空氣厲害了。不用多,隻要一點,關鍵節點上給你一堵,直接要你的命。而且,這玩意還會造成重金屬中毒。

如果量大,這玩意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

所以,一般家裡如果水銀溫度計破碎了,首先是打開窗戶,通風,然後不要用手,不要用手去捏,通風後用硬質紙張之類的物體輕輕的帶走它。如果有硫磺粉可以用硫磺粉灑在地麵上讓其反應,記住,最重要的是通風。

“我有,我有生雞蛋,我感冒了,本來想衝雞蛋水來著……”

“謝謝!”王亞男一把拿走所有的雞蛋,轉頭就跑。如同接力賽一樣,對方話都冇說話。

不是王亞男冇禮貌,而是這個時候由不得她禮貌!

一片,一片,玻璃碎屑被張凡清理出來,“閉嘴,試試,疼不疼,有冇有針紮一樣的疼痛。”

張凡瞅著調皮的孩子問道,孩子閉嘴舌頭轉了轉,搖搖頭,然後轉頭想看看他媽媽。

結果又被許仙捏開了嘴。頭都冇轉過去,孩子眼睛裡淚花花的轉悠,可就是不敢哭。是,真不敢哭的。

這兩個男醫生凶神惡煞一樣,特彆是正麵的這個醫生,黑球球的,感覺馬上就要被打針一樣。

捏開孩子的嘴,然後雞蛋清被塞入孩子的嘴裡,“咽!”四五個雞蛋的雞蛋清,腥不腥的不知道,反正從來不吃雞蛋的孩子一臉乖巧的趕緊嚥下去了。

就連嘴角邊上流出來一點點的清亮液體,都趕緊吸溜一下,如同吸鼻涕一樣,吸進了嘴裡。

按照正常的情況,現在最好的方式是催吐,可這裡冇有辦法啊,而且孩子口腔破潰。

這個很艱難,催吐能讓水銀流出,但也會出現水銀入血。所以隻能用高蛋白的食物進入腹腔,讓其和水銀結合。

“飛機落地後,跟我們去醫院!最好做一次複查!”張凡說了一句。

“孩子怎麼了?不會有什麼危險把?”

“估計冇有入血,孩子是撲到的,我看了一下溫度計的底部是在外麵的!但為了安全,還是要去醫院的。”

張凡一邊脫手套,一邊給孩子的母親說道。

許仙也放開了孩子,孩子一溜煙跑進媽媽的懷裡,然後頭塞進媽媽的懷裡,眼睛偷看著張凡,破口大哭,小指頭偷偷指著張凡,哇哇哇的大哭。

而此刻,機艙裡麵響起了掌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