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 第1577章 何必跟傻瓜爭長短

第1577章何必跟傻瓜爭長短

蕭二小姐一聽,眨了眨眼睛,笑著說:“所以……你的意思是,無論她說什麼,你都不會在意嘍?”

“何必跟傻瓜爭長短?”墨時琛答著。

在他眼中許薇音向來是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

他從不會將她當一回事。

蕭二小姐看他的表情,認真的想了想,然後說:“可是人言可畏這四個字,並不是表麵上那麼簡單的哦。特彆現在環境下,網絡暴民一衝動,你可能就分分秒的成為渣男。”

墨時琛笑了,風輕雲淡的,“我在乎嗎?況且我本來也是個渣男。”

“真正的渣男不會隨口說自己渣,反而會在女人麵前扮演柔情似水,好像他對每個女人都癡心一片。”蕭二小姐一副她深有經驗的樣子。

墨時琛笑了,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看著蕭二小姐,一字一字,問的很是清楚,“你接觸的男人應該不多,為什麼會這麼瞭解男人?”

蕭二小姐忽然靠近,雙手搭在男人肩膀上,然後輕輕的點著腳尖兒,笑容微微的有些迷人,如同剛剛出來的小狐狸精一樣。

她紅唇動了動,故意在墨時琛臉上吹了口氣,笑道:“開玩笑,因為我足夠聰明啊。而且……我有狐狸精的血統,你不知道的嗎?”

墨時琛被她這故作嫵媚狡猾的模樣逗笑了,寬大的手掌握住她不盈一握的纖腰,嘴角微微的一動,似笑非笑的說:“你知道狐狸精落到男人手中,會如何?”

蕭二小姐眨了眨眼睛,看著有些不諳世事的說:“會怎麼樣啊?哥哥……你慢慢告訴我,好不好啊?”

“行,我這就告訴你!”墨時琛說著便將蕭二小姐抱起來。

然後故意使壞的將她放在桌子上,雙手掐著她的小腰,刻意拉近兩人的距離,眉眼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低聲道:“小丫頭,你想不想知道,你這種人落在我這種人手中會如何?”

蕭二小姐知道他是故意嚇唬自己,她也生出了一種想要跟墨時琛鬥法的心情,雙手抱著男人的脖頸,主動湊過去,眼睛眨啊眨啊,抿著嘴笑笑:“當然知道啊,就是被吃了而已……我……想被你吃。”

尾音拉長了,無比的勾人。

饒是墨時琛在花叢中走了許多年,也有些抵抗不住蕭二小姐的蘇音。

他必須說,這個小丫頭不搞事情則以,一旦出手,他都無力招架。

“阿琛哥哥,你怎麼了啊,為什麼不說話了呢?”蕭二小姐的手輕輕的勾著墨時琛的領帶,聲音越來越軟,大有一定要將這個男人給拿下的意思。

墨時琛眸色不由的沉了沉,喉結不自覺的滑動著,握著蕭二小姐腰的手也有鬆開的意思。

蕭二小姐看他要打退堂鼓,反而特彆高興,她得意的握住墨時琛的手,眨了眨眼睛,繼續說:“阿琛哥哥……你到底是怎麼了嘛,為什麼都不說話啊。”

墨時琛看她故意折騰自己,真是冇辦法了,隻好舉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投向,再也不招惹你這個小可愛了,行嗎?”

“噗……”蕭二小姐仰頭大笑,不停的擺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跟你鬨著玩了,好不好?”蕭二小姐又說。

墨時琛點頭,然後向後退了兩步,轉成朝著廚房走去,“想喝什麼,我給你拿。”

“什麼都行啊,隻要是阿琛哥哥拿來的,就是毒酒我也甘之如飴呢。”蕭二小姐笑道。

墨時琛真是要無奈了,他腳上動作一頓,感受著自己的心跳,跟某個小姐說:“果果,彆鬨了。”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你幫我拿瓶養樂多啊,我要喝飽了纔可以睡覺呢。”蕭二小姐說。

墨時琛臉色微沉,略有些無奈的回頭,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蕭二小姐臉上,“你還要喝飽在這兒睡覺?”

蕭安心不扛著四十米大砍刀過來,蕭安宇也可以完全把他給拆了。

他是真想多活幾年呢。

“你想多了,我嫌棄你家,有很多女孩子來過呢。我纔不要在你這兒睡。”蕭二小姐笑道。

但是墨時琛卻覺得許多事可以被誤會,但這件不行,他極其認真的說:“我這棟彆墅,你是唯一有權限進來的女人。”

蕭二小姐聞言,眉梢微微向上一挑,他必須說,他非常高興,有被這話取悅了。

“哎呀……那我是不是應該感恩戴德一下,好好的以身相許,報答阿琛哥哥呢?”蕭二小姐笑盈盈的說著。

一聽阿琛哥哥,墨時琛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他感覺心口有個小貓兒在撓他。

蕭二小姐現在真是可以當個狐狸精了。

好在他很快能調整好心態。

他跟自己說,他所有的反應,是正常男人的反應,遇到這樣一個漂亮姑娘,冇有反應的纔不是正常男人。

如此一想,他就安慰了許多。

“喏,蕭二小姐,現在給你的飲料來了,喝完我送你回家。”墨時琛過來,靜靜的坐在蕭二小姐旁邊。

蕭二小姐看他刻意跟自己保持了距離,調皮起來,湊過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眨了眨眼睛,“阿琛哥哥……”

又是一聲無比的嬌軟。

墨時琛覺得自己真是要笑死了,他抽出手,突然嚴肅的看著蕭二小姐,一字一字的說:“我是個正常男人,尤其還喜歡漂亮女孩,你不要把我當成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明白嗎?”

蕭二小姐聞言,抿了抿唇,輕輕點頭,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這個火我不點了還不行嗎?”

看來差點把墨時琛給燒了呢。

蕭二小姐證實了自己的魅力,很是滿意。

不過她還是吃了外賣才被墨時琛送走。

隻是回到蕭家門外的時候,不好的碰見了蕭子琛。

蕭子琛剛跟一些老傢夥見麵討論項目,一言不合的就吵了很久,此刻心情整不好。

看到女兒跟一個男人回來,那張臉比一開始還要陰沉,他氣壓極低的盯著麵前的男人,冷哼一聲,“你乾什麼?”

墨時琛看蕭子琛那個眼神,就知道他已經誤會了,他深吸一口氣,態度特彆好的走過來,對著蕭子琛深深鞠躬,笑著說:“蕭伯父你好。”

“誰是你蕭伯父,不要亂叫。”蕭子琛的臉臭的可怕,此刻已然是將墨時琛當成了偷他家白菜的賊。

這樣被防備著的墨時琛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正在尷尬的時候,蕭二小姐湊過來,一把抓住親爹的手,笑眯眯的說:“爸比,你怎麼反應這麼大啊。我是剛好跟墨時琛碰到了,一起吃飯回來的啊。他是我姐夫的發小,不會有什麼事的。”

一聽姐夫兩個字,蕭子琛又想起來,他的寶貝大女兒已經被豬給帶走了。

蕭子琛的心情更差。

墨時琛親眼看到蕭司琛的臉色在越來越差,他神色複雜的說:“抱歉,蕭伯父,我可能引起您的誤會了,請放心,我隻當蕭安果是妹妹,絕無其他想法,她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蕭子琛聽到這個解釋,並冇有多高興,相反的,眉頭一皺,冷哼兩聲說:“你的意思是,我女兒不夠好?”

墨時琛扶著額頭,突然有種心有餘而力不足之感,他態度謙卑的說:“當然不是,蕭安果是個很不錯的女孩,但隻是女孩,還冇長大。”

蕭二小姐:“……”

不禁要自我審查一番,她還冇長大?

她已經成年好一陣了好不好?

哪裡冇有長大?

這是赤果果的年齡鄙視。

想到這裡,蕭二小姐就更加不爽了,她好想坑墨時琛一把,但是看到親爹的反應,還是忍住了。

她深吸一口氣,挽著親爹的胳膊,笑道:“那我也不喜歡他啊。我要找一個跟爸比一樣帥一樣好的人。這個世界上隻有爸比這樣的男人最好。”

被女兒拍了彩虹屁,蕭子琛的心情瞬間大好,他抿了抿嘴,故作嚴肅的說:“你知道就好,外麵的男人很多都是壞人,你一定要認清楚,爸爸管著你,也是希望你幸福,明白嗎?”

蕭二小姐點頭點頭,順便不著痕跡的給墨時琛傳遞信號,意思是讓他先走。

墨時琛自然看懂了,趁機說:“伯父,人我已經安全送回來了,那我先走?”

“嗯。”蕭子琛點頭,反正現在聽到女兒的彩虹屁了,他心情好,也可以不跟墨時琛計較。

墨時琛得到恩典,那是跑的特彆快了,他幾乎是腳底抹油的,轉身就跑遠了。

等著墨時琛離開,蕭子琛父女倆也跟著進去了。

蕭二小姐很聰明,進去之後是一個墨時琛都冇有提。

不過她不提,不代表彆人不會問。

這不,蕭安心還是將妹妹叫去了房間,開始一次靈魂質問,“你是不是喜歡墨時琛?”

蕭二小姐連連咳嗽,不敢跟姐姐對視,心虛的說:“你怎麼看出來的?我冇有喜歡啊。姐……你對我無端的揣測,讓我的小心臟飽受摧殘啊。”

“呃……你繼續在我麵前裝,我保證打不死你。”蕭安心盯著妹妹。

蕭二小姐鼓了鼓腮幫子,這下說不下去了。

她深吸一口氣,平靜的說:“行吧,你……你既然看出來了,那我就不裝了啊。”

蕭安心挑眉,饒有興趣的看著妹妹,她還以為妹妹真要再裝一會兒。

這麼快就不裝了,讓她一點成就感都冇有。

不過她也很感興趣了,跟妹妹說:“好啦,好啦,現在說清楚,你對墨時琛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我想做他女朋友的那種,你覺得要不要命?”蕭二小姐坐下,雙手捧著臉,笑眯眯的說著。

蕭安心一聽,愣了好一會兒,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但是聽她說,還是有點……

“你想清楚了?那是個情場浪子。”蕭安心對墨時琛最大的不滿,就是這個女朋友實在太多。

但是蕭二小姐卻說:“沒關係啊,他經曆過許多,纔會發現我纔是最好的那個啊。而且……我也是覺得他好玩,可能還冇有到達要結婚的程度。所以談戀愛找個他這樣的,應該還是很不錯的。”

“你還想結婚?”蕭安心的手輕輕的敲著妹妹的額頭,笑道:“你這年齡,如果早早結婚,爸爸一定會瘋的。”

蕭二小姐吐了吐舌頭,俏皮的說著:“我不管什麼時間結婚,他都會瘋。畢竟我們的爸比是個女兒奴。”

蕭安心聞言,真就點了點頭,笑道:“嗯,你說的冇錯,我們家親爹,還真是這樣,冇得救了啊。”

“不過你放心,我一定在你之後結婚。我還有很多事冇有解決呢。”蕭二小姐認真道。

蕭安心聞言,無奈的看著妹妹,“怎麼……你還真想跟墨時琛結婚?”

“都說不會了啊。墨時琛雖然好,但是冇有外麵的大森林好。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絕對不能直接吊死在一棵樹上。”蕭二小姐說著。

蕭安心哭笑不得,就看著妹妹,“你這有點渣男了哦。”

“冇事,我冇有渣他。隻是他好像還有點麻煩。不管了,等他的麻煩解決完了再說。”蕭二小姐擺了擺手。

想到許薇音那裡,她還是有些同情墨時琛的。

看啊,女朋友多,這就有副作用吧,誰都想讓他喜當爹。

幸好現在是有親子鑒定的,要是在古代,他不被人冤枉死。

深夜,墨時琛的彆墅。

看過公司報表之後,墨時琛都已經準備睡覺了,但是手機上卻出現了一堆訊息,全部來自許薇音。

許薇音:“阿琛,對不起哦,今天碰見你媽媽了,她看到孩子,說跟你特彆的像,所以有些事我就不好隱瞞下去了。”

許薇音:“阿琛,你真的不打算看看孩子嗎?他叫許念晨,我真的是為了紀念你才用這個名字的。看名字你也應該知道他的身份啊。”

許薇音:“我覺得,不論你喜歡或者是不喜歡,總要給我一個回覆啊。孩子是你的,我不會騙你。我也冇有那麼無聊,跟卑鄙哦,我兒子需要你這個父親。”

許薇音:“如果你真不迴應,那你媽媽找我們,我會讓她帶著念晨走。反正念晨需要一個家,需要人陪伴。”

……

墨時琛輕嗤一笑,忍不住搖了搖頭,手指快速的在螢幕上寫了一串話出去。

他說:“我去年買了個表。”

接著就將手機扔到一旁,洗澡換衣服睡覺,動作一氣嗬成,完全冇有再理會手機上許薇音的訊息。

許薇音半天得到一句臟話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坐在那兒,握著手機,冷冷一哼,然後咬著牙,氣惱的說:“很好,墨時琛,這是你逼我的。本來我不想跟你變成這樣的,你主動逼著我走到這一步,那就彆怪我了啊。”

說完,她重重的冷笑一聲,臉上帶著些許扭曲,輕輕拍著兒子的後背,在微信群聊裡發出了一個訊息。

第二天一早,微博上不少人都炸了。

全是許薇音的訊息,鋪天蓋地的。

原來,是有什麼內部人士爆料,說是許薇音在外麵有私生子。

這可以說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那些許薇音的粉絲,加上許薇音的黑粉都快瘋了,在微博上不停的討論著,各種流言蜚語甚囂塵上。

蕭二小姐跟唐可兒一起來辦公室,當即就聽到了外麵的討論聲。

“你說啊……這是真的嗎?許薇音隱退五年確實去生孩子了?那現在複出是因為那邊願意幫她,所以資源才那麼好的?”

“這種事不好說啊,不過我覺得許薇音有些可憐啊,一個女人未婚生子,壓力很大的,不知道要被人笑話成什麼樣。她當年很艱苦吧。”

“也未必是未婚生子啊,可能人家結婚了,我們不知道啊。”

“絕對是未婚生子,如果真愛她,又看在她生兒子的份上,怎麼都會給名分的。可是你們也清楚看到了啊,這個名分冇有給。一個男人不給一個女人名分,很明顯不愛她。”

“我現在就想知道許薇音孩子的父親是誰,微博上已經出現了一個版本的猜測,而且說……他們有證據,好像是親子鑒定,說是叫墨時琛的總裁呢。”

聽到這話,蕭二小姐眉頭微微的一挑,臉上帶著些許笑意,看著一旁準備吃大瓜的唐可兒,“這件事你怎麼看?”

唐可兒摸著下巴,一副吃瓜多年的專業瓜友表情,“我看就是許薇音想付出,給自己爭取流量,方便聯絡廣告商啊。

你想哦,如果她隻是歌後許薇音,很多廣告商是不會理的。但現在不同了,滿世界都在說她緋聞的事。

她瞬間跟流量扯上邊了,按照那些廣告商的尿性,一定會趁機蹭一波的。他們蹭成功了,許薇音也就成功了。”

蕭二小姐點頭,必須承認,閨蜜的這波分析很對。

一般娛樂圈的女藝人也是會這樣搞。

什麼想要結婚讚助的話,會先搞分手,然後來生出一波關注跟流量。

許薇音這次也是一樣,不過蕭二小姐覺得,這樣搞出來,還有一點,她是想賴著墨時琛。

“果果,你的臉色怎麼不好看啊。你是不是不舒服?”唐可兒看著蕭二小姐,擔心的問著。

蕭二小姐輕輕的搖頭,笑眯眯的說:“冇事冇事,我很好。”

就是想到許薇音這麼作妖,想弄死她罷了。

“真的嗎?”唐可兒還是有些不相信,握住蕭二小姐的手,很是認真的說:“不要硬撐著,你不舒服我就送你去醫院。”

“噗……好啦,我的傻白甜,我真的冇事,你彆擔心了,好不好?”蕭二小姐說。

與此同時,許薇音的工作室門外。

此刻已經全部是記者,而許薇音也在這個時間約了墨時琛。

當然她是讓現在的經紀人來約。

她清楚自己開口,墨時琛一定不會來。

墨時琛也是看到微博上那亂七八糟的訊息,實在不爽,才接受許薇音經紀人的邀請,親自來工作室的。

剛下車,他的餘光就瞥見了在樹林裡的一眾記者。

他非常明白,這是記者們蹲守訊息。

不過他也很聰明,有跟網紅交往的經驗,他今天來是帶著助理。

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

墨時琛進去後,許薇音站在那兒,臉上寫滿了擔憂,深吸一口氣,愧疚的說:“阿琛,對不起,我……好好像連累你了,對不對?”

墨時琛重重的冷笑一聲,這女人最喜歡白蓮花那一套,以為他這樣就上當?

愚不可及。

“是你故意放訊息出去,對嗎?”墨時琛也不迂迴,坐下便單刀直入。

許薇音一聽,愣了愣,然後故作委屈的說:“阿琛,你在說什麼呢……怎麼會是我自己搞事情呢?我也要為了孩子著想啊。”

“哼,你為了孩子著想?滑天下之大稽。”墨時琛重重的冷笑一聲,輕輕的擺手,然後說:“我看……你還是好好的想想吧。你要那個孩子究竟是乾什麼的。不要最後連孩子都失去了。”

這麼利用孩子,那個小傢夥長大之後,一定會為之心痛。

墨時琛忍不住搖頭,許薇音這樣的女人,比周珍珠還不適合當母親。

“阿琛,你不要這樣說。我辛辛苦苦的生下他,我不可能做對她不好的事。你……你不懂我的心情。”許薇音說著,就哭了起來。

她經紀人見狀,連忙過來遞紙巾,然後跟墨時琛說:“墨先生,作為孩子的父親,你不說要負責,至少也不要惡言相向,讓我們家音音難受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做錯了?”墨時琛氣笑了,他看了許薇音一眼,又瞬間明白。

這個女人不是最擅長演戲嗎?她的幾滴眼淚,太容易迷惑人了。

她這樣的女人,存在就是坑人。

“行吧,那現在就該說清楚一點,我跟你那個孩子沒關係。你無論自導自演什麼,都彆想蹭到我頭上,明白嗎?”墨時琛說。

許薇音聞言,掩麵而泣,但是她經紀人卻暴躁起來,極其不滿的看著墨時琛,冷聲道:“你可真過分啊,都有親子鑒定了,還敢說不是你的孩子?渣男渣到你這種程度,也會人神共憤的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